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兩個同案犯的《大屠殺》


30年前的6月4日凌晨,天安門大屠殺發生,一個叫戴邁河(Michael Martin Day)的加拿大青年從北京來到四川我家。我們一塊製作了長詩《大屠殺》朗誦磁帶,用一台體積很大的「康麗牌」收錄機。那時我不會喝酒,但戴邁河與地下詩人李亞偉喝了很多烈酒。

加拿大青年戴邁河和筆者。照片由筆者提供

在收音機短波傳出的槍聲和慘叫中,我朗誦了三次,戴邁河和李亞偉砸了酒瓶和酒碗,我們喊了很多次「我抗議」。還在磁帶封面寫了《抗議的時代》。我們將同一段朗誦和音樂反覆碾錄,以製造片頭和片尾的回音效果。開頭題辭為:「謹以此詩獻給法國大革命200週年;謹以此詩獻給中國五四運動70週年;謹以此詩獻給六三慘案的死難者。」

後來這盤《大屠殺》磁帶流傳到中國20多個城市。有30多個傳播者被逮捕和審訊,其中6人被關押兩年以上,戴邁河被當作「間諜」驅逐出境,我作為首犯,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刑4年。

30年後的5月7日傍晚,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附近的聖約翰大教堂,人道中國和美國筆會聯合舉辦天安門大屠殺紀念,登台朗誦和歌唱的有見證人王丹、方政、張伯笠、馬建、周鋒鎖等等。我和戴邁河將同台,一塊用英文和中文朗誦長詩《大屠殺》,並交替以西藏轉經鉢、洞簫、姆指琴、算盤、人聲作為背景和前景。按照中國法律,這是相隔30年的2次「共同犯罪」,情節惡劣,量刑從重。

親愛的朋友們,《吆屍人》《上帝是紅色的》《為了一首歌和一百首歌》及《子彈鴉片》的讀者們,請到場支持我們,拒絶遺忘。

2019年4月30日

網絡照片

長詩《大屠殺》附錄:

謹以此詩獻給法國大革命200週年;
謹以此詩獻給中國五四運動70週年;
謹以此詩獻給六四慘案的死難者。

而另一種屠殺在烏托邦中央進行,
總理一傷風,人民必須咳嗽,戒嚴令一次次下達,
老掉牙的國家機器壓向膽敢反抗疾病的人們,
手無寸鐵的暴徒成千上萬地倒下,
職業殺手披掛鋼鐵在血海裡游泳,在緊閉的窗戶下縱火,
用死姑娘的裙子擦軍用皮靴,他們不會顫抖。
這些沒有心臟的機器人不會顫抖!
他們的電腦只有一個程序,一道漏洞百出的公文
代表祖國屠殺憲法!
代替憲法屠殺正義!
代表母親嗆死孩子!
代表孩子雞姦父親!
代表妻子謀害丈夫!
代表市民炸燬城市!

開槍!開槍!向老人、向兒童、婦女開槍!向學生、工人、教師、攤販開槍!掃射!掃射!瞄準那些憤怒的臉、驚愕的臉、痙攣的臉、慘笑的臉、萬念俱灰和平靜的臉掃射!盡情地掃射!那些潮水般湧過來又轉瞬即逝的臉多麼美麗!那些即將上天堂和下地獄的臉多麼美麗!美麗,把人變成怪獸的美麗!引誘人去糟踏去誣衊去佔有去玷污的美麗!幹掉一切美麗!幹掉鮮花、森林、校園、戀愛、吉它和過於清純的空氣!幹掉那些想入非非的念頭!掃射!掃射!好過癮啊!就像吸一次大麻、上一次廁所,在兵營裡亂搞一次叫老婆的玩意!掃射!掃射!掃射!好過癮,好過癮啊!打穿腦殼!燒焦頭皮!讓漿汁迸出來。靈魂迸出來。濺向立交橋。門樓、欄杆!濺向大馬路!濺向天空變成星星!逃跑的星星!長著兩條人腿的星星!天地顛倒了。人類都戴著亮晶晶的帽子。亮晶晶的鋼盔。有支軍隊從月球裡殺出來,掃射!掃射!掃射!多好玩啊!人類和星星一起倒下。一起逃跑。分不出彼此。追到雲上去!追到地縫和皮肉裡去掃射!把靈魂再打一個洞!把星星再打一個洞!穿紅裙子的靈魂!系白腰帶的靈魂!穿球鞋做廣播體操的靈魂!往哪裡跑!我們要把你從泥土裡挖出來,從肉上扯下來。從空氣和水中撈起來。掃射!掃射!好過癮!好過癮啊!屠殺在三個世界進行。在鳥翅,魚腹,微塵裡進行。在無數座生物鐘裡進行。跳吧!嚎吧!飛吧!跑吧!你越不過一道道火牆。游不過一灘灘血。好過癮!自由好過癮!掐死自由好過癮啊!權力永遠會勝利。永遠會一代又一代傳下去。自由也會死灰復燃。一代又一代死灰復燃。像黎明到來之前那一丁點光亮。不。沒有光亮。在烏托邦的中央永遠沒有光亮。我們的心一團漆黑。又黑又燙,像一座焚屍爐。一點點燒燬死者的幻象。我們會存在的。統治我們的政府會存在的,白晝快結束了。好過癮!好過癮啊!劊子手還在嚎叫!孩子。渾身冰涼的孩子,手握石塊的孩子,我們回家吧。嘴唇蒼白的姑娘,我們回家吧。肝腦塗地的兄弟姐妹,我們回家吧。我們無聲無息地走。在離地面三尺高的路上走。一直朝前、總會有安息的地方。總會有聽不見槍炮聲的地方。我們多想躲進一根草莖。一片葉子。叔叔、阿姨、奶奶、爸爸、媽媽,家還有多遠?我們沒有家了。誰都知道,漢人沒有家了。家是一個溫柔的願望。讓我們死在願望裡!掃射吧掃射吧!讓我們死在自由。正義、平等、博愛、和平這些縹緲的願望裡!讓我們變成這樣一些願望。站在地平線,引誘更多活著的人去死!下雨了,不知是雨滴還是透明的灰燼。媽媽你快跑!兒子你快跑!哥哥你快跑!弟弟你快跑!小兔崽子,你快跑啊,咱們哥倆只能死一個。劊子手不會手軟!劊子手,仁慈的仁慈的劊子手,放過這些婦女和孩子,放過這個婦女和孩子,給漢人留下一個種,就一個種。求您啦,劊子手!你不會手軟嗎?更可怕的白晝要來了。掃射!掃射!掃射!好過癮!好過癮呵……

哭吧哭吧哭吧哭吧哭哭哭哭哭哭哭吧!
趁你還沒有被圍殲,趁你還剩下吃奶的力氣,哭哭哭吧!
讓你的哭聲遺棄你,融入廣播、電視、雷達,作為一次次殺戳的見證
讓你的哭聲遺棄你,融入植物、半植物和微生物,
開出串串白花,年復一年為逝者致哀,為你自己致哀
讓你的哭聲被篡改,歪曲,被聖戰的叫囂淹滅。
屠夫們從城東來,從城西來,從城南和城北來
金屬頭盔閃閃發光。他們合唱著——
太陽從東方升起,太陽從西方升起,太陽從南方和北方升起……
腐臭的酷夏,人與鬼合唱著——
你不要到東方去,你不要到西方去,你不要到南方和北方去。
我們置身於光明卻人人都是瞎子
我們置身於大道卻人人都不會走路
我們置身於喧嘩卻人人都是啞巴
我們置身於焦渴卻人人都拒絶喝水
不識時務的人,四面楚歌的人,企圖射殺太陽的人!
你只有哭,你還在哭,你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哭!
你被悶死,曬死,你渾身起火!但是你哭著
你登台表演鬧劇,你被遊街示眾,但是你哭著
你的眼球爆炸,燙傷了圍觀的群眾,但是你哭著
你懸賞自己,偵破自己,陷害自己,
你說你錯了,這個短命的時代全錯了!但是你哭著
你被跺成肉餅,你哭著
肉餅被踩成肉末,你哭著
一隻狗舔光了肉末,你在狗肚子裡哭著!哭哭哭著!
在這史無前例的屠殺中只有狗崽子能夠倖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