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0周年】港大專生五四聲援北京學運 「我們都是炎黃子孫」


100年前,一場反帝、反封建的五四運動,令德先生(民主)與賽先生(科學)成為中國知識分子高舉的旗幟。100年後的今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

30年前的八九民運,正值五四運動70周年。1989年5月1日,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簡稱「高自聯」)籌委會成員、學運領袖王丹宣布發起五四大遊行,呼籲全國學生罷課。王丹宣讀的《告香港同胞書》,更將相隔2000公里的香港青年連結,觸發香港大專生遊行,聲援北京學生。

1989年5月2日,高自聯向中共政府呈交請願書,提出12項對話條件,要求國務院在5月3日中午12時前回覆,但國務院發言人袁木拒絕與學生對話;5月4日,數十萬名北京學生、市民遊行至天安門,全國各地均有學生響應。

當年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成員陳清華記得,5月4日是港人支援北京學生的一個重要日子,「香港好耐無咁多學生示威,當日早上7點幾由中文大學,行到浸會、城市理工、理工,幾千人搭船過海。」陳清華認為,5月4日的遊行是將《告香港同胞書》演變為行動,喚醒更多香港人及後支援北京學運。

署名「香港各校學生支援大陸學生爭取民主運動聯委會」在1989年5月4日登報紙廣告,回應《告香港同胞書》聲援北京學運,當中提到:「我們都是炎黃子孫,都希望我們的民族繁榮富強。我們堅決響應你們的呼籲,更好的聯手起來,為振興中華大業而並肩奮鬥!」

王丹在2012年出版《王丹回憶錄:從六四到流亡》一書憶述:1989年5月1日早上,高自聯與北大籌委會聯合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呼籲全國總罷課以及要求政府立即與學生展開對話,他又宣讀了《告全國同胞書》、《告香港同胞書》、《告全國高校同學書》等一系列公開信,根據《蘋果日報》報道,《告香港同胞書》全文如下:

「親愛的香港各界同胞們:以悼念和評價胡耀邦同志的逝世為起點,與先前的北京高校學生民主運動,已經在大陸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強大聲勢,得到了全國各界人民廣泛的理解和支持,也引起了世界輿論的深切關注。

我們這次民主運動,旨在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加快政治和經濟改革步伐,反對腐敗,重申自由,表現了中國知識分子強烈的參與意識和民主建設熱誠,學生們不僅對政府在十年改革中的失誤提出了批評,而且對政府工作提出了合理的建設性意見,表達了億萬人民要求進一步鞏固並推進民主和改革事業的強烈呼聲。

但是,政府從一開始,就對同學們的民主要求不予理睬,拒絕與學生進行平等對話,並且利用新聞工具對學生運動加以歪曲,致使矛盾擴大,民主運動規模進一步擴大,在全國人民的民主呼聲中,政府仍繼續對學生們的民主行為採取不明智的敵對態度,嚴重傷害了廣大學生和全國人民的愛國憂國之心,引致了人民強烈的不滿。

香港的同胞們,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我們都希望我們的民族繁榮富強,我們正在進行的運動,是加快中國民主化建設,建立完善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部分,也是實現祖國統一大業的一部分。我們希望,在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祖國之前,大陸的民主政治建設,和經濟體制改革,能有一定程度的進展,以便使我們更好的聯手起來,為振興中華大業而並肩奮鬥,目前,在關係到民主前途和命運,關係到民主法治建設發展與停止的重要時刻,我們熱切希望,各界有識之士,能夠正直的行動起來,聲援和支持我們,共同為中國的民主建設作出貢獻,特別是在美國正直的愛國中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讓我們團結起來,將民主運動,進行到底。

為民主而奮鬥的首都大學生」

5月2日,高自聯向國務院信訪局提交請願書,提出12項對話的條件,並要求國務院在5月3日的中午12時前回覆,否則保留5月4日遊行示威的權利。

1989年5月3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回應學生提交的請願書。網上圖片

5月3日,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召開記者會,表明拒絕與高自聯學生代表對話。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資料室主任、副研究館員甘粹撰寫的《北大魂:林昭與「六.四」》中刊載了袁木和記者的對答。袁木說:

我上次與學生對話時就說過,政府願意在不同層次,不同範圍內,通過不同渠道與各種不同觀點的同學對話。這種對話是為了溝通思想,增進了解,以利於促進問題的解決,而不是政府與學生之間不同對手的談判。昨天部份學生的『請願書』中對對話提出了一系列先決條件,而我早就說過,對話應建立在相互信任和誠懇的基礎上,不應有先決條件。
把由學生經過民主、合法程序選舉出的組織排除在外,而由非法成立的學生組織來參加對話,這是不合情理的,而且『請願書』提出如此苛刻的條件,並限期答覆,還說如不按期答覆,就要繼續遊行示威,這是最後通牒式的請願,是帶威脅性的。
學生後面有極少數人在出主意,這些少數人主要不是學生,但也不排除極個別的學生。舉例說,被中國政府宣布為反動組織,現在美國的『中國民聯』的一些成員,就扮演了這樣的角色。
1919年「五四運動」,北京的天安門前,發起抗日示威遊行。網上圖片

同一天,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發表五四講話,呼籲示威學生回到校園,「身在穩定之中,有時不大覺得穩定之可貴,但是,如果一旦失去穩定,就會痛悔莫及!我們渴望辦成的事,就一件也辦不成。」、「廣大群眾包括廣大學生希望推進民主政治,要求懲處貪污腐敗,發展教育和科學,這也正是我們黨的主張。中國共產黨之心,是同人民之心、青年之心連在一起的。」

1989年,有大字報貼出「隆重紀念五四七十周年學生會活動」。網上圖片

1989年5月4日、五四運動70周年,全國30個城市有130所高校、逾數十萬名學生響應呼籲上街,據當天的無綫電視新聞報道北京情況,估計人數超過30萬人:

「群眾舉行紀念五四大遊行、要求民主自由,他們後來在天安門集會,學生代表宣布明天的北京高等學校全面復課,不過他們仍然會爭取與政府對話。」;

「學生今天打起的旗幟,主要是要發揚五四民主與科學的精神,他們一批一批很有秩序走入天安門廣場,估計人數超過30萬人」、「高自聯常委吾爾開希在學生聚集好之後,發表新的『五四宣言』。」

「(吾爾開希說)『同學們、同胞們,現在我們在這富有象徵意義的天安門下,請我們再次為民主、科學、自由、人權、法治,為中國的富強共同探索、共同奮鬥吧。』」

同一時間,趙紫陽會見了亞洲開發銀行理事會成員,發表了的「亞行講話」,趙紫陽回憶錄《改革歷程》提到:

我接見亞行代表時就學潮問題發表了一篇講話。這篇講話稿是根據我的意思,由鮑彤起草的。我在這篇講話中指出,學潮問題要在冷靜、理智、克制、秩序的氣氛中,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指出這次學生對黨和政府是既滿意又不滿意,他們絕對不是要反對我們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求我們把工作中的弊病改掉。我還說,這麼大的學潮,難免有人企圖利用,但中國不會出現大的動亂。

 

1989年5月4日,香港有13所大專院校學生,分別從他們所屬學校出發遊行,先在中大起步,再走到九龍多間大專院校,最後在中環遮打花園聚集,聲援北京學生,有報道形容遊行「埸面壯觀」、「秩序井然」、「參加人數之眾多,算得是近年本港所罕見」。

 

當時的學聯成員陳清華向眾新聞憶述,有部分學聯代表其實早於4月20日已經開始與北京學生聯繫,赴京參與悼念胡耀邦集會等活動,而5月1日北京學生的《告香港同胞書》是正式向全港市民作出呼籲,將兩地人民連結。香港學聯秘書長陶君行亦在同日召開了記者會,提出以下三點:

1. 正面回應、呼籲香港市民聲援北京學運、支持北高聯《致香港同胞書》的爭取民主精神

2. 宣布5月4日進行五四「院校串連」遊行,及

3. 宣布成立《學聯中國民主基金》

1989年5月4日,香港大專生發起「院校串連」遊行,由中文大學出發,途經幾間院校,有數千名學生參與。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陳清華記得:「香港當時氛圍,市民嘅反應開始有,但未去到好廣泛(支持北京民運),五四係個分水嶺。」

學聯籌備五四大專生遊行,仿傚北京學生的遊行方法,途經各間院校。「香港好耐無咁多學生示威,早上7點幾由中大行到浸會、城市理工、理工,幾千人搭船過海。」陳清華認為,5月4日的遊行是將《告香港同胞書》演變為行動,喚醒了更多香港人參與。他意想不到人數之多,記得當中包括:導演岑建勳和徐克、記者協會主席劉慧卿、珠海書院講師黃毓民、商人鄭經翰等。

岑建勳在2011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憶述5月4日的情況:「89年5月4日,『學聯』在遮打花園搞集會,莫昭如約了我和當年搞五四班老鬼(71 年我們在皇后像廣場搞『五四活動』,結果警方拘捕了一班人),先在富麗華酒店咖啡室聚舊,之後就行過去參加集會。學聯叫我哋當年搞五四的找個代表上台,我給推了上台,我說,你哋比我哋強,惟是唱歌不夠我們強。我就和老吳(吳仲賢)即場唱了國際歌,用不着看歌詞。那是我十多年來第一次出現和學運有關的活動。」

1989年5月5日,《華僑日報》報道香港大專生的五四遊行。網上圖片
1989年5月5日,《華僑日報》報道香港大專生遊行。網上圖片
香港學生曾在1989年5月4日在報章上刊登廣告,聲援北京學運,措詞激昂。資料圖片

「香港各校學生支援大陸學生爭取民主運動聯委會」在1989年5月4日登報紙,刊登以上廣告支援學運。陳清華說,有關廣告不是由學聯發出,但顯示了當時部分香港學生,回應了北京學生的《告香港同胞書》。廣告提到:「我們都是炎黃子孫,都希望我們的民族繁榮富強。我們堅決響應你們的呼籲,更好的聯手起來,為振興中華大業而並肩奮鬥!」

回到2019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周二(4月30日)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要求「當代中國,愛國主義的本質就是堅持愛國和愛黨、愛社會主義高度統一。新時代中國青年要聽黨話、跟黨走。」陳清華批評中共一直淡化「五四運動」:「改為青年節,淡化咗科學民主精神,淡化得可怕,習近平叫年青人聽黨話、跟黨走,用內地的講法根本係背叛,人哋講科學係要批判,民主係有選擇、有聲音。」

30年前香港學生支援北京學運,充滿愛國情懷。30年後的今天,不少年輕人提出香港要與中國民主切割,陳清華卻不同意:「習近平好成功將中共等於中國,中國人等於中共人,但唔係個個都係咁。」回想當年和今天的對比,陳清華說:「係,我見到而家啲學生對六四未必好關心,但又未去到早幾年咁直情話『唔關我事』,所以我覺得轉變中,趁仲有機會發聲,要講真話俾多啲人知道真相。」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