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立法會法律顧問致函保安局 質疑逃犯條例修訂或違《基本法》


立法會高級助理法律顧問曹志遠致函保安局,要求政府就《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作出逾20項澄清,包括修訂加入特首發證明書作「特別移交安排」,政府如何履行《基本法》第64條、對立法會負責;特首的決定會否遭到司法覆核挑戰;《逃犯條例》政策原意是排除中國,政府提出修訂是否改變做法等。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形容,立法會法律顧問提出法律及政策上的問題較少見,相信今次是看到《逃犯條例》存在一些大漏洞及問題,若通過修例,後果將影響深遠。

曹志遠(左)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的法律顧問。資料圖片

立法會高級助理法律顧問曹志遠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的法律顧問,在周二(4月30日)、草案委員會第二次會議當日,他向保安局發出9頁信函,要求政府就條例草案逾20項內容作出澄清,不遲於5月14日回覆。

曹志遠隸屬立法會秘書處法律事務部。法律事務部負責向立法會及其轄下委員會提供獨立的法律意見及支援,部門由法律顧問馮秀娟掌管,直接向行政管理委員會負責,在專業範疇上獨立於秘書處其他部門。

特首證明書或違《基本法》

曹志遠信中指出,根據現行的《逃犯條例》,藉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下達命令,香港可以與未有制定雙邊引渡協議的司法管轄區實施移交逃犯的「臨時安排」(ad hoc arrangements)。然而,保安局卻表示現行操作在台灣殺人案並不可行,他要求當局解釋為何不可行。

對於條例草案加入由特首發出證明書,從而作出「特別移交安排」(special surrender arrangements),曹志遠要求當局澄清特首的決定會否遭到司法覆核挑戰、有關特別安排是否會大致符合現行的《逃犯條例》,以及特首會否就其發出證明書的決定提供理據。

曹志遠質疑,特別移交安排不必經過立法會審核,有別於現行制度的臨時安排,他要求澄清政府如何履行《基本法》第64條、對立法會負責,例如立法會是否會獲告知有關特別安排。他又關注到,當局提出特別移交安排,對於現行制度下的臨時安排有何意味,臨時安排在修訂後是否變得多餘、沒意義。

逃犯條例草案提出由特首發出證明書,從而作出特別移交安排。曹志遠要求當局澄清特首的決定會否遭到司法覆核挑戰。資料圖片

質疑修訂不符政策原意

曹志遠提到,立法局在回歸前、1997年1月14日審議《逃犯條例》草案時,草案委員會主席曾經向政府查詢刪除條文括弧內「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任何部分除外」等字眼的影響(若刪除上述字句,《逃犯條例》就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任何部分),當時首席助理保安司及副首席檢察官回應指,條例草案的目的是把當時以英國所簽協定為基礎的各項安排本地化,而當時的安排並不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刪除上述語句意味條例草案會超越本地化的範疇,草案條文因而須作重大修改。當時會上亦有提及,廣東與香港正在商議兩地的移交逃犯事宜,有關安排會另外立法以作規定。

曹志遠續指,《逃犯條例》的政策原意是排除中國,並預計香港日後與中國另行制訂正式的引渡安排。他要求政府澄清是否要改變做法,以草案中的「特別移交安排」,取代正式引渡協議,來處理中、港之間移交逃犯安排。如有所改變,他要求政府交代原因。

他又引述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1998年一份會議文件指,香港與內地制定移交逃犯安排時有5項指導原則,當中一大原則是顧及「一國兩制」原則和兩地法律及司法制度上的差異。他要求政府澄清該5項原則是否適用於政府現時建議的《逃犯條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的修訂。

香港與內地制定移交逃犯安排的指導原則

(1) 我們採用的辦法必須符合《基本法》第95條的規定。該規定訂明,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與全國其他地區通過協商和依法進行司法方面的聯繫和相互提供協助。

(2) 任何移交安排必須以香港特區的法例作為依據。

(3) 任何移交安排必須獲得香港特區和內地接受。

(4) 任何移交安排都要顧及一國兩制的原則和兩地法律及司法制度上的差異。移交安排既要防止罪犯逍遙法外,又要保障個人權利,須在兩者之間取得平衡。我們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簽署的移交逃犯協定內所載的慣常保障,包括雙重犯罪、指定罪行、不得再移交第三個國家的保障、死刑以及一般豁免涉及政治罪行和政治迫害的保障,會是有用的參考資料。

(5) 任何移交安排必須符合《基本法》第19條的規定。該規定賦予香港特區法院審判權,審理所有在香港特區內干犯的罪行。但我們也要承認, 在某些情況下會出現兩個地區都同時具有司法管轄權的問題。我們的移交安排亦應訂一些原則去處理這種情況下的移交,以及如何決定移管跨境罪案。

根據立法會文件,香港與內地制定移交逃犯安排的5大指導原則,包括顧及「一國兩制」原則和兩地法律及司法制度上的差異。資料圖片

此外,現行《逃犯條例》附表1訂明,條例涵蓋46項罪行類別,但條例草案建議的特別移交安排將其中9項商業活動相關的罪行剔除。曹志遠請政府解釋以什麼準則決定將哪些罪行納入或排除於修訂。

曹志遠指,根據《逃犯條例》第25條,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藉命令修訂附表1(即條例涵蓋罪行類別),他要求當局澄清,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對於附表1的修訂,是否亦會自動擴展至特別移交安排的適用範圍,換言之,特別移交安排涵蓋的罪行類別有機會隨著附表1的修訂而增加或減少。

特別移交安排人權保障未明

曹志遠提到,《聯合國引渡示範條約》訂明,被要求引渡的人沒有或不會得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所載的刑事訴訟中的最低限度保障,是拒絕引渡的強制性理由。香港與紐西蘭、捷克、南非等移交逃犯協定,更對拒絕移交逃犯有額外的保障及理據,例如被要求引渡一方可因應個案或違反國際條約、不符人道考慮等,而拒絕引渡要求。曹志遠要求當局澄清修訂下的特別移交安排是否有相關保障,或有拒絕移交逃犯的額外保障及理據。

保安局1999年呈交立法會的文件,提到逃犯交付拘押程序的證據要求,包括要求方提出的證據必須是按照香港的證據規則可以被接納的、逃犯可提出證據證明他並非移交要求中所指出的人等。曹志遠亦請政府釐清該些原則是否適用於修例後的特別移交安排。

郭榮鏗:法律顧問看到大漏洞
區諾軒:促政府認真盡責回覆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立法會法律顧問較少提出法律上、政策上的問題,但今次他們做了,相信是看到《逃犯條例》存在一些大漏洞及問題,並認為政府在修例時沒有做好諮詢,未有考慮到很多法律政策的問題,若通過修例,後果將影響深遠。

議會陣線成員區諾軒回應指,曹志遠信件部分提問與他2月中去信保安事務委員會的內容相若,惟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一直避而不答。區表示十分歡迎法律顧問的查詢,亦促請政府認真盡責回覆。

區諾軒關注到,法律顧問就草案建議加入「特首證明書」程序提出3個問題,包括:一、「特首證明書」關卡會否引起司法覆核;二 、由特首決定發證明書的理據;三、特首證明書是否符合《逃犯條例》第3(9)條的要求。他表示同意法律顧問的憂慮,即「特首證明書」關卡客觀上會令《逃犯條例》原有程序無意義,亦會剔走立法會監察角色的程序。

保安局:草案無牴觸《基本法》

保安局晚上回應傳媒查詢指,立法會查詢是法案委員會準備審議工作的一般正常程序。局方正擬定詳細回覆,將於本月14日前交予條例草案委員會。

保安局表示,《基本法》第64條訂明特區政府須遵守法律,對立法會負責,即執行立法會通過並已生效的法律,定期向立法會作施政報告,答覆立法會議員質詢,局方認為條例草案並無牴觸有關條文。

保安局又指,當年訂立《逃犯條例》,目的是要把港英年代沿用的引渡法例作出本地化立法。回歸前《逃犯條例》條文訂明不包括中國在內,這個情況在條例本地化的過程中並無處理,而非刻意在立法時才把中國剔除。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