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的六四故事】我是記者梁慧珉 - 六次流彈在我身邊擦過


 

1989時任香港星島晚報記者梁慧珉憶述當年以相機和錄音機紀錄軍隊入城、市民擋車、開槍鎮壓、子彈殼為證、協和醫院大量屍體;須還當年反官倒反貪腐的學生一個公道。

【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計劃
Facebook: http://bit.ly/facebook-64-follow
YouTube: http://bit.ly/youtube-64-subscribe

我當時是星島晚報記者
從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五日
整段期間我都在北京採訪
在採訪民運的記者當中
我的採訪時間相當長
更目睹了當時的開槍屠城
六月三日晚上十一時
我已經到了復興門外大街
似乎很太平的樣子
到處擺滿小攤檔
突然一個曳光彈放出來
我眼前全是手持盾牌的軍隊
很多裝甲車
當時大家知道大軍準備進入天安門
所以他們開始燒車企圖阻止軍隊進城
可是燒車換來的便是開槍鎮壓
我拍到士兵怎樣開槍
亦見到身邊無數市民中槍倒地
我不單拍照 我還記得
當時我認為 如此震撼的場面
我講未必有人相信
所以我還用錄音機全部錄下來
似乎是坦克
很危險呀,很危險
它們沿途不斷發射不明槍彈
市民很勇敢
他們走到軍車外撿子彈殼
他們說要留下血證 撿回血證
我當然也不例外 撿了幾顆子彈殼
凌晨三時復興門採訪完了後
我到了軍事博物館附近的方陣
其實當時已進行了血腥屠殺
看見市民和學生
在一個與軍隊相隔150尺的方陣裡
大叫 法西斯主義滾出去
突然 距離我三尺以外有一名男子慘叫
原來他被流彈射中
我當時非常傷心
但我只是跟學生們說 我是記者
換來的是一群學生把我圍住
把我抓著 很激動的對我說
我們死傷慘烈 你們一定要向外公佈
這個政府 鄧李楊集團已向學生開槍
我說 我會的
其實我在方陣裡逗留超過一個半小時
在這一個半小時內
先後目睹六次流彈在我身邊周圍擦過
每次流彈都會令學生或市民慘叫
接著血流披面 甚至整個腹部中槍
血不停 不停的流
早上六、七時我到協和醫院
還未抵達主樓 在露天的地方
非常震撼,我看見很多屍體
屍身有很多很大的彈孔
血肉模糊 有的死不瞑目
更震撼的是 有些屍體拳頭緊握
我不知道他們是因為掙扎而握拳
還是他們跟自己說這一刻我不能死
要繼續堅持下去
這份震撼的感覺
當時我看見 不懂得害怕
只感到十分悲憤
我要將悲憤化為力量
將事件報導出來
我認為近幾年學生越來越冷淡
有時候還會反問我
老師,為甚麼要平反六四?
六四離我們那麼遙遠
你認為北京政府還值得我們去相信嗎?
其實也應該要淡忘吧
為香港自己做好便可以
我覺得非常失望
為什麼?六四是反映一件事
一群很有理想的學生反官倒反貪腐
希望中國富強 走向民主法治自由
他們希望中國未來應該往這方向走
中國不好 香港也好不到哪裡去
若有年輕人說 不應再追求六四平反
跟我們無關
我認為他們看漏了
看得太簡單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