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的六四故事】我是記者程翔 - 共產黨不惜殺十萬人 換二十年穩定


1989時任文匯報副總編輯程翔訴說八九民運與中國開放改革的前因後果,五月李鵬宣布戒嚴令後香港文匯報社論開天窗的剎那人性光輝;分析八九民運的敗與成。

【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計劃
Facebook: http://bit.ly/facebook-64-follow
YouTube: http://bit.ly/youtube-64-subscribe

我是以文匯報副總編輯身份
到北京工作
其實是無意中碰到這事件
因為之前本來是準備採訪
台灣財政部長來北京開會
參加國際金融工作會議
到北京不久便發生胡耀邦逝世事件
接著整個學運就此發生
所以我一直留在北京直至六月三日

我看六四事件
是將它放在整個中國改革開放
整整十年的時空來看的
如果你將眼界縮短在
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引發學運之後
你可能會不太明白
很多東西不明白不能了解
又或是責怪學生是否太激進
為何不與當局作出妥協
可是你若將它放在
整個中國改革開放的環境來看
你便可看到這一場運動
幾乎是必然發生
即一場屠殺必然發生
我認為整個鎮壓
根本就是反對開放改革的人
一場嚴重的反撲
當時大家的焦點在於會否動武
我說一定會動武 為甚麼
你必須從共產黨的性格來看
共產黨(元老)每人都是身經百戰
當時老軍頭王震說
你要奪取我的政權嗎
拿二千萬人命來換吧
動不動便說殺人死人
更說 不惜殺你十萬
換取二十年穩定
他們心態就是如此

從報業史角度來說
以開天窗的形式來表達
對強權的抗議 不滿與讉責
這做法非常少有
當時這社論是怎樣出台的呢
北京天安門民運聚集起來時
許多人 包括內地的人大代表
教授 香港許多人
海外許多華人 知識分子
也呼籲中共當局和平解決這次問題
誰知當局的決定
完全違背了所有中國人的意願
他們在五月十九日開了一次
黨政軍幹部全體會議宣布戒嚴
他們的舉措
與全世界華人的要求背道而馳
所以大家非常憤怒
當時文匯報社長李子誦提出
以開天窗形式表達不滿
大家對此均表示同意
至於內容寫甚麼字
則有兩個版本
曾敏之副總編輯建議用「痛心疾首」
李子誦社長建議用「夫復何言」
新華社當時由張浚生負責
文匯報及大公報等的審稿工作
他挑選了「痛心疾首」
張浚生雖然是共產黨員
但在那一刻他也閃現了一些人性特質
可是很快的
因為鄧小平在六月九日接見戒嚴部隊
向全世界宣示
此事由我負責 為我所主導
事情便完全改變
所有左派人士便完全改變態度
張浚生否認自己與痛心疾首社論有關

八九民運在中國來說可謂是失敗了
運動被鎮壓下去
民運人士四散東西
很難再凝聚起來
所以在中國來說是失敗
但是一定要看到八九民運
在促進蘇聯東歐解體中起了間接作用
大家知道整個蘇聯東歐的崩潰
開始於柏林圍牆崩潰
柏林圍牆崩潰
是因為萊比錫的一場群眾運動
在萊比錫的群眾運動聚集時
中國派姚依林副總理前往東德
向東德領導人昂納克提點
認為應該採取天安門的鎮壓方式
將萊比錫的群眾運動鎮壓下去
昂納克亦已做好準備
當他們的部隊包圍在廣場上的群眾時
群眾們高舉坦克人的照片
然後叫道 不要忘記天安門
不要忘記天安門
此事記載在一本書中
當群眾以天安門鎮壓那種殘酷
來提醒東德軍隊
不要再重覆屠殺
東德軍隊受到感染
他們沒有動武
當軍隊不動武
群眾運動便好像雪球般
越滾越大
所以說天安門的失敗
並不是全然失敗
它促進了整個蘇聯東歐
共產主義集團的崩潰
這是它最大的成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