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如何看香港的前景


梁家傑最近在城寨接受了湛國揚的訪問,兩人都對一個問題表達了疑惑:中共和特區政府,在中美貿易談判這麽緊張的時候,硬推「逃犯條例」,不就等於多給美國一個機會抨擊已處於弱勢的中共?一旦中共可以以各種罪名把身處香港的人引渡回大陸受審,美國就更有理由取消香港政策法,這不單會損害中共權貴在香港的利益,還會導致中共失去香港這個寶貴的對外窗口。

我本來也有同樣的疑惑,但4.28大遊行的一個細節給我的疑惑提供了答案:當天參加遊行的「社會主義行動」發言人林先生,告訴美國之音,單是在香港遊行抗爭是不夠的,「需要聯繫到中國內地的抗爭,因在中國內地是個沒有民主、對人權有更大的打壓的一個地方。如果我們需要贏,一定要跟他們一起聯繫起來。」(註:林先生的採訪從以下影片8:30起可以看到)

「社會主義行動」發言人林先生。網絡照片

林先生雖然年紀小,但他的覺悟,不就是中共要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的原因?這也是中共通過香港的司法制度炮製佔中九子的原因!隨著大陸經濟持續下滑,中共將難以靠利益來維持它的合法性。中共最近連清華校園裏王國維的紀念碑(上面刻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都要用圍板蓋起來,又怎能不害怕香港僅存的自由風氣會影響到內地?所以它要打壓香港,讓香港人恐懼!從中共的角度來看,比起失去政權,失去香港的特殊地位只是小事一樁。

還記得嗎?去年一場《孤星淚》在上海上演後,觀察遲遲不離場,賴在劇院即興地合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合唱的視頻傳開了,有網民指出這首歌有廣東話版本,香港雨傘運動時被改編成《問誰未發聲》,然後另有網友把中文歌詞貼出來——這就是中共所怕的,香港人的抗爭精神感染到大陸人。

網絡照片

同樣,大陸人也會感染香港人。以我為例,我最近修理《南華早報》主編譚衛兒專欄的舉動,靈感就來自大陸,我看到大陸女孩董瑤瓊向習近平的畫像潑墨後,除了理解她的憤怒和佩服她的勇氣,還想到,譚衛兒的英文那麽爛,我理直氣壯、旗幟鮮明地炮轟她的文筆,這也是一種抗爭啊!表面上是向她潑墨,實際上是向把她安插在南早的政權潑墨。

4.28遊行當天,叫林鄭下台的人不少,但還是海外民運人士李一平說得好:香港人應好好反思,「你們反掉了董建華,後面還有梁振英,反掉了梁振英,後面還有林鄭月娥,你們現在再來反林鄭月娥,沒關係的,中共一點也不怕,他們有的是候補成員」,港獨也是沒可能的,唯一出路,就是結合國內外的反共力量,把中共這顆大樹連根拔起。

香港所需要的其中一樣東西,就是多一些有林先生「北望神州」的胸懷的年輕人。

最後不得不提,李一平當年能從大陸逃出來,也是中港兩地不同力量聯合起來的結果:他89後在大陸從事勞工維權活動,因有被抓的危險而四處躲藏,後來他在香港的朋友知道他情況,就告訴朱耀明牧師,朱牧師通過黃雀行動把他營救出來。李一平1995年一在香港上岸,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朱牧師!當時的朱牧師恐怕不會想到,有一天會輪到他因政見而受到司法制裁,而李一平卻是自由身,在海外搞民運,並在YouTube嘗試啟發香港人。通往民主的道路估計就是這樣了,曲折,充滿意想不到的人和事。

吳若琦的聯繫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
吳若琦的Facebook
吴若琦的Instagram
吴若琦的Twitter: @Michelleng00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