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謝偉俊:你可以怪責秘書處判斷上有錯……


逃犯修訂法案委員會鬧出「雙胞胎」,究竟石禮謙、涂謹申,誰才是合法的主持或主席?

石禮謙主持法案委員會會議選主席的「正當性」,可能因秘書處的做法受到法律挑戰而受影響。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先講石禮謙,他的授權來自內委會通過的指引,不過,內委會所通過的指引需要法案委員會「考慮」後再接納才算「名正言順」!那麼,秘書處透過書面傳閱要求委員表態,一來,誰授權或指示秘書處採用傳閱方式處理?傳閱方式是其中一個方法,而不是唯一方法,而怎樣處理內會指引也應由法案委員會自行決定,秘書處的做法將面對很大的法律風險;二來,當中有委員要求開會討論,而秘書處選擇「無視」,一眾議員要求見秘書長陳維安,但陳維安竟然選擇「逃跑」!秘書長「逃跑」某程度上反映出秘書處已不是「絕對中立」,所以秘書處的做法將進一步面對很大的法律風險,繼而最終影響石禮謙的「正當性」。

就秘書處如果將指引交回委員會討論,結果可能跟書面傳閱一樣,謝偉俊在《晴朗》如是說:

這是事後孔明,不過,當時在一個「真空」、「好急」、沒有指引情況底下,秘書處用常識、常理去做,你可以怪責他們是判斷上的錯誤。第一個錯誤就是第一次會議後,其實第二次會議可能已不應跟隨首次會議做法。

請留意,謝偉俊認同秘書處可能出現判斷上的錯誤!

另一方面,石禮謙決定取消由涂謹申定下的會議日期,然後再改於星期六開會,這實在是於理不合!大家想想,為甚麼建制派要以石禮謙取代涂謹申?因為希望盡快選出法案委員會主席。但現時石禮謙押後會議,沒有提供充份理據,卻客觀上延後了選出主席。建制派一直強調要盡快選出主席,但同時自己卻有份拖延選主席程序,建制派是否「自打咀巴」?世事難料,假如涂謹申能夠於昨天的會議選出主席,但現時石禮謙卻押後了會議,在盡快要選出主席的大前提下,石禮謙有否違反此精神?

途謹申在秘書處通知會議改期後仍繼續開會,他其後被泛民議員選為法案委員會主席。周滿鏗攝
涂謹申的法案委員會主持地位,肯定會受到建制派議員的挑戰。周滿鏗攝

再講涂謹申,在沒有秘書處支援之下,雖然理論上立法會可以繼續開會,但明顯民主派該次會議並未得到秘書處和政府當局的承認,通過的投票或議案也沒有正式的會議紀錄。再者,在民主派宣佈開會前,秘書處也正式宣佈了會議改期,涂謹申要自稱主席,法律上也較難站得住腳!

那麼,怎麼辦?

曾任內委會主席多年的劉健儀在《晴朗》認為,純粹書面傳閱未必符合《議事規則》內法案委員會「須考慮」的要求,較理想的做法是交回法案委員會討論內委會的指引並決定是否接納。

既然謝偉俊和劉健儀也認為秘書處某程度上出錯,我說,石禮謙不合法,涂謹申也不合法!最好的辦法是星期六開會時,「還原基本步」,由秘書處認錯並宣佈重新處理內委會的指引,由涂謹申作為主持開始會議,但由於角色衝突,由第二資深的梁耀忠主持,討論再表決是否接納內會指引,當然,要表決的話建制派必定勝券在握,待通過後再正式授權石禮謙主持,然後再選出主席。

「還原基本步」,也可能是「玩泥沙」,但要「重拾正軌」、「收拾殘局」,下下策都是一種上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