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逃犯可被「雙重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 陳文敏:若港府違反條文,外國可終止長期協議後果嚴重


 

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加入「特別移交安排」,容許香港將逃犯引渡至沒有制訂長期移交安排的其他司法管轄區,包括中國大陸、台灣及澳門等。

在《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刊憲後的首個工作天、4月1日,華人置業前主席、人稱「大劉」劉鑾雄入稟申請司法覆核。其入稟狀引述1997年香港回歸前夕的一宗英國案例,涉案的英國商人憂慮被引渡至香港後,會被再引渡至中國內地受審,質疑未必會得到公平審訊,故抗拒被英國移交香港。英國法庭當年認為,香港已通過的《逃犯條例》及《基本法》足以保障涉案人不被引渡至中國內地,遂決定將其移交至香港。

事隔逾廿年,《逃犯條例》面臨修訂,中、港分隔或被打破,雙重引渡的憂慮再現。香港與19個司法管轄區簽署並已生效的移交逃犯長期協定中,當中18個都有條文規定,已被移交的逃犯不得被再移交至其他司法管轄區。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名譽資深大律師陳文敏分析,若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後,一旦按長期協議被引渡來港的疑犯,日後被轉交至中國大陸等另一個司法管豁區,港府便有可能違反協議條文,有關國家可以提出終止已簽署的長期協議,後果嚴重。

陳文敏表示,引渡協議通常是雙邊條約,如有其中一方違反,可導致終止協議,「後果會很嚴重,我們當日(九七前)很着重與多個國家簽引渡條約,一是因為洗黑錢問題,二是販毒。」資料圖片

 

九七前英商拒被移交香港 憂被再引渡中國受審 

劉鑾雄挑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入稟狀中,引述香港回歸前夕、英國法院審理的一宗引渡至香港案件,涉案人為英籍商人、獲多利銀行前行政總裁袁朗達(Ewan Quayle Launder),他被指80年代在香港工作期間涉及佳寧集團賄賂案,香港在1993年向英國要求引渡他回港受審。

袁朗達在英國被捕後,曾多次提出反對引渡要求。他當時憂慮,在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若被引渡到香港,他作為一名外國公民,特區政府對他的檢控有機會被視為一種國家行為(an act of state),根據《基本法》第19條,香港法院對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並無管轄權。他質疑,如果行政長官認為其案件屬國家行為,他有被再引渡至中國受審的風險,未必能夠得到公平審訊。

1997年5月,英國上議院考慮到香港的《逃犯條例》以及香港與英國的移交逃犯協議,均限制香港將逃犯再移交至中國,而且《基本法》對人身自由及司法訴訟權利有作出保障。因此,英國法庭認為香港的《逃犯條例》及《基本法》已提供足夠保障,能確保涉案人在香港回歸後,不會被再引渡至中國受審。英國法庭最終裁定袁朗達敗訴,他在回歸翌年、1998年被引渡回港受審,原審判監5年,2001年他上訴得直,無罪獲釋。

劉鑾雄的入稟狀,以袁朗達案說明,目前《逃犯條例》 的修訂有違香港對於基本人權的原有保障。資料圖片

倘若立法會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容許香港移送逃犯至中國受審,袁朗達當日對於雙重引渡的憂慮,會否成真?

陳文敏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解釋,香港與外國簽訂的長期引渡協議,一般有條文,列明已被移交給要求方的逃犯,不得被再移交至其他地方。香港與中國屬同一國家,但屬不同司法管轄區,故協議列明的「地方」,是指「國家」還是「司法管轄區」便是關鍵。

陳文敏提到,九七前,外國對香港已有雙重引渡的擔心,「國際範文(規範)不可引渡(逃犯)至第三國家,但香港與中國是同一國家,(已被移交至香港的逃犯,被再移交至中國)係咪得呢?當時香港做了很多游說,說香港與內地沒有引渡協議,所以是不會(雙重引渡)的。」

陳文敏被問到,假如修訂《逃犯條例》後出現雙重引渡,舉例疑犯被引渡來港後,再被引渡至中國內地,港府會否違反與國家簽訂的長期引渡協議?陳說,這視乎協議的字眼,「如(協議)說不可再引渡去另一個司法管轄區,到時真的引渡,他可說是呃佢來香港,再把他送去大陸,這個會違反(引渡協議)。但如協議是指不可引渡去第三國的話,(雙重引渡)可能沒違反(協議),因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

香港與中國屬同一國家,但屬不同司法管轄區。資料圖片

香港目前與美國、荷蘭、澳洲、加拿大、捷克、芬蘭、德國、印度等20個司法管轄區簽署了移交逃犯協定,除了與法國的移交逃犯協定尚未生效,其餘19項均已經生效。眾新聞翻查該19項協定的條文內容,可見各項協定的表述略有差異,但一般都有在「特定罪行」(Speciality)或「轉移交」(Re-surrender)的條文訂明,禁止將已被移送的逃犯再度移交到其他「地方」。

在19項已生效的移交逃犯協定中,包括美國、荷蘭等在內的16項,禁止再移交至其他「地方」都是以「管轄區」或「司法管轄區」(jurisdiction)為限;澳洲及菲律賓的兩項協定則以「其他國家或管轄區」(any other state or jurisdiction)為限。例如:

香港與美國簽訂、1998年生效的《逃犯(美利堅合眾國)令》


第16條
特定罪行
(2)除非被要求方同意,否則已根據本協定移交的人士,不可由於准予把他移交的罪行,或由於其在移交前所犯的罪行而被移交或轉移至要求方管轄區以外。

香港與韓國簽訂、2007年生效的《逃犯(大韓民國)令》

第十七條
轉移交
1.凡任何人已被移交要求方,該方不得因該人在被移交前所犯的罪行而把他移交任何其他司法管轄區,除非有以下情況,則作別論:
(a)被要求方同意;或
(b)該人曾有機會離開要求方的司法管轄區,但從他可以自由離開起計四十(40)日內並沒有離開,或在離開後自願返回該司法管轄區。

香港與澳洲簽訂、1997年生效的《逃犯(澳大利亞)令》

第十九條
轉移交
(1) 已由被要求方移交給要求方的一個人不得由於其在被移交前所犯罪行而遭移交或歸還給任何其他國家或管轄區,除非有以下情況,則屬例外︰
(a)經被要求方同意該項移交或歸還;或
(b)該人曾有機會離開澳大利亞或香港,但在可自由離開的40天內仍未離開,或在離開後重返該地。

在19項協定中,唯獨香港與馬來西亞的移交逃犯協定,禁止已被移交的逃犯被再移交至第三國家(a third State):

香港與馬來西亞簽訂、2007年生效的《逃犯(馬來西亞)令》

第十八條
轉移交
(1)已根據本協定被移交的逃犯,不得因他在被移交要求方之前所犯的罪行,而被該方轉移交往第三國家或按照適用於該方的某多邊國際公約而設立的國際審裁處,以接受審訊或懲罰,但如有以下情況,則不在此限 ——
(a)被要求方同意;及
(b)如根據該公約須得到另一國家的同意,而該國家亦同意。
(2) 如有以下情況,則本條第(1)款並不妨礙將被移交的逃犯轉移交往第三國家或按照適用於要求方的多邊國際公約而設立的有關國際審裁處 ——
(a)該逃犯在被移交後曾離開要求方的管轄區,並自願返回該管轄區;或
(b)該逃犯在可自由離開要求方的管轄區之日起計四十天內沒有離開該管轄區。
(3) 就本條第(1)(a)款而言,被要求同意的一方,可要求提交第七條所述的任何文件或說明或聲明書,以及被移交的人就該事所作的任何陳述,以供該方考慮。

本身是大律師的公民黨議員楊岳橋認為,雙重引渡建基於很多技術因素,例如個案是否符合「雙重犯罪」原則、逃犯的國籍及居留權問題等,故認為香港不會輕易成為中國的「白手套」、「中轉站」。

陳文敏:違約可導致終止長期引渡協議 後果嚴重

陳文敏認為,長期引渡協議通常是雙邊條約,如有其中一方違反,另一方可終止協議。「它可說,我和香港簽,一直只是說來香港受審,但現在來港要回大陸的話,那我就terminate個agreement,不再送人來(香港)。」

「後果會很嚴重,我們當日很着重與多個國家簽引渡條約,一是因為洗黑錢,因香港是金融中心,有很多銀行在;二是販毒,因香港地理環境很方便,亞洲3小時內去到晒,和荷蘭等國一定要有agreement,方便追毒販。 與不同國家的引渡條約,對香港經濟是重要的。如果我們的partner說:『我們不信你了,因為你修例』,那點算?」

陳文敏指出,近期愈來愈多國家關注香港修訂《逃犯條例》,「一是修例會否影響existing treaty,二是想知自己國家的人,在香港是否會被引渡去大陸。」他透露,多於一個國家的領事,近期詢問他意見,以了解港府修例後,其國家即使與內地沒有引渡協議,會有何影響;與內地有引渡協議的,又會有何影響。被問到是否有國家考慮終止與香港的長期移交逃犯協定,陳文敏指:「沒有,他們也不會告訴我。他們只想知修例的implication是什麼。」

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憂慮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上月底離開香港,有意定居台灣。資料圖片

至於修例會否違反《基本法》對人身自由及司法訴訟權的保障,陳文敏指目前不確定,因為政府有提出司法保護,引渡要經過法院。惟他指出,要有證據在香港法院達致表證成立並不困難,「除非法院說這是政治罪,但憑什麼去說?」

陳文敏說:「大家要想想:假如林榮基今日在港、修例通過,大陸說要求引渡林榮基,因為他觸犯稅務條例,在內地賣書沒報稅、沒交稅。特首於是啟動拿去法院,法院可考慮什麼?第一,有冇表面證據,有啊,他在內地有賣書、沒報稅,逃稅又在港犯法;逃稅不用死刑,只須終身監禁,移交條件滿足了;中國不會再把他送去第二度,好啦,另一個條件又滿足了。這樣,法院就要批。法院不可說,他回到大陸沒公平審訊,這不是法院要考慮的因素。」

「林榮基的例子,他可以說不是政治罪,是稅務問題而引渡。不過,引渡條例的精神,是信另一個司法制度的公平審訊,才送人過去,將來又如何保障?」

人權組織:視乎政治環境 司法獨立程度把關

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認為,香港向中國作雙重引渡的機會較小,「因為中國政府現在亦積極直接與加拿大、澳洲等國家商討引渡協議,那些是比較直接對人權有影響,例如法國便與中國有引渡協議,但具體如何影響到當地異議者、維吾爾族難民等,則未見有很大的改變。」

王松蓮提到,中國若有意從海外引渡其打擊對象回國,要視乎中國與該國的政治環境及關係,以及相關國家的司法獨立程度、會否公平公開地審理引渡個案等,「很多亞洲國家,無論(與中國)有沒有一個真正的引渡條例,它可以一個非法的手段直接將異見者、維吾爾人送返中國。以泰國為例,董廣平及姜野飛被送返大陸。聯合國承認他們的難民身份,(他們)是受保護的,在這情況下,(泰國)根本是非法地將他們送返中國內地。」

「如果中國大陸透過香港以(雙重引渡)這個方式,將身處加拿大的異見人士引渡到大陸,基本上就是令加拿大與香港雙方的信任少了,令這協議取消。即使有(引渡)條例,也要有法律手續,加拿大當地法院引渡疑犯,要(確保)有公平審訊。『香港而家咁樣,我唔返去(受審)。』有這樣(被要求移交人士)的抗辯環節。」

保安局:修例絶不影響已簽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

眾新聞向保安局查詢,若修訂《逃犯條例》草案獲得通過,已與香港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將逃犯移交到香港後,是否有機會被再移交到中國內地受審?香港政府有否與20個已簽訂移交逃犯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商討修訂《逃犯條例》?
如果已跟香港簽訂移交逃犯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因此而要求終止與香港的移交逃犯協定,香港政府將如何應對?等問題。

保安局未有回應,曾否與已簽訂長期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商討今次修例一事,僅稱與其他司法管轄區簽訂長期移交協定一直是保安局的明確政策目標。

保安局表示,由已跟香港簽訂移交逃犯協定的司法管轄區移交到香港的逃犯,受到《逃犯條例》的第17(2)條的轉移交限制保障。《逃犯條例》第17(2)條訂明,任何人凡依據訂明安排被移交到香港,除非獲得移交該人的地方同意,或當事人可自由離開香港的40日內(或該等安排中指明的任何較長期間內)並無離開或在離開香港後自願返回香港,否則不得因在該項移交前所犯的罪行或就該項罪行移交到任何其他訂明地方。保安局續指,現時20份已簽訂的長期移交協定,全部都有條款清楚列明轉移交至另一司法管轄區的限制。

局方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建議改善個案式移交安排,是一個有效的補充措施,填補長期協定生效前的空白。一旦簽訂長期協定,個案方式移交不再適用。《條例草案》的建議絶不會影響已與香港簽訂移交逃犯長期協定的20個司法管轄區。」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