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渡修例】金融界張華峰提兩建議處理「信任問題」 稱中聯辦「好關心商界睇法」 


政府倡修訂《逃犯條例》引起外國及本港商界憂慮。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經民聯張華峰,在政府3月底提出修例後,未有明確表達立場。他說得較為具體的,是在4月28日《文匯報》報道指:「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表示,之前商界因不清楚內地的營商法規,例如稅務、賬目不清等相關問題的規定,故對逃犯條例的修訂確存在擔心。但在剔除最具爭議性的9項罪類後,修例對商界並無影響。他強調,改革開放40年來,內地已有一套很好的制度。尤其是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正在穩步推進,市場日益成熟,規則與規矩均已定得很好,提供了良好的營商環境,因此亦不擔心會發生金融詐騙等違法行為。」

張華峰接受《文匯報》訪問之後,社會發生4.28大遊行、特首林鄭月娥企硬指修例沒有修訂空間。張華峰昨日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時,表達了金融界對修例的多個關注點,認為政府應詳細解釋修例內容,並提出了兩個建議:一、內地方面,只可以由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引渡要求,因為好多地方省市的法制「變晒樣」;二:可引渡的罪類判刑門檻,由3年增至7至10年之間 。張華峰指,最緊要是處理信任問題。

張華峰是建制派一員,被問到中聯辦可有與他聯絡,張答:「佢就盡量呢,即係去了解嗰個,特別係商界嗰個睇法係點嘅。佢無咩方向,不過佢亦都好關心商界嘅睇法係點、商界關注啲乜嘢。」

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經民聯張華峰。資料圖片

眾新聞記者詢問張華峰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立場,張首先指:「從一個整體社會嘅角度看,呢個逃犯引渡條例應該要有嘅,因為而家好多國家都簽咗引渡條例,只不過條例入面,有幾多我哋可以接受,有幾多希望有啲少改變呢?特首都講咗,佢會聆聽我哋市民嘅意見,如果有好嘅建議,佢都會認真考慮。」他續闡述,金融界對修例有以下憂慮:

一:《逃犯條例》罪類第9條及第13條,分別涉及欺詐財產或財務事宜、偽造相關的罪行

張華峰:「譬如推薦內地企業嚟香港上市,有好多文件都係由內地嗰方面提供。一般嚟講,我哋見到內地嘅主管機構或者佢嘅最高領導,例如董事長、CEO、CFO簽咗一啲數據,我哋(負責替內地企業來港上市的公司)係無可能逐個去審議。我哋就認為,佢應該有個職業操守,簽完就有個一定事實喺度,所以我哋有時都會認同佢呢個做法。但係如果後來發現佢造假,會唔會影響到我哋呢?佢(修例內容)根據咁嘅環境,可能牽涉到、要調查我哋,追究呢方面嘅職責。」

二:《逃犯條例》罪類第35條:涉及非法使用電腦的罪行(屬於被剔除的9項罪類之一);第18條:縱火;刑事損壞或損害(包括與電腦數據有關的損害)

張華峰:「唔適當用電腦,呢個都好廣泛,好多時我哋內地客戶嘅買賣都係用電腦,用互聯網又好、用WeChat又好、用WhatsApp又好,而家科技發達。即係呢啲好多溝通喺內地係禁止嘅(指用WhatsApp等需要「翻牆」的通訊工具),我哋香港係無事嘅,呢種溝通,會唔會日後無意中觸犯咗條例?」

三:《逃犯條例》罪類第15條:與賄賂、貪污、秘密佣金及違反信託義務有關的法律所訂罪行

張華峰:「仲有個關注嘅問題,就係秘密傭金同違反信託義務有關嘅法律所訂嘅罪行。呢個都係我哋比較關注嘅,呢個信託義務好廣,做金融嘅嘢,好多涉及到信託義務,呢啲嘢,我諗好多時處理呢啲問題嘅時候,好多金融機構都好小心嘅。」但張華峰未有進一步解說當中運作。他之後指,政府應解釋每一項罪類所包括的內容及意思。

中環交易廣場,是香港的金融心臟。資料圖片

張華峰續道:「好多問題,政府只係話:你唔使擔心,我哋唔會咁,仲有我哋特首把關、法院把關。但係無解釋每條條例(指罪類)嘅重點係咩。呢方面,我希望政府多啲向市民解釋。」

張華峰又指,原則上是信任問題。「點樣解決互相信任嘅問題呢?我覺得,如果好細節,講極都講唔完。我就覺得令到我哋比較放心嘅,第一:真係需要最高人民法院至有權提出引渡,每個省市唔應該有咁嘅權利,因為我哋都好清楚,內地好多省市嘅法制未係好完全嘅。雖然中央政府都有以法治國咁嘅條例,但去到地方,好多都變晒樣。」

「第二個呢,我哋覺得(刑期門檻)1年又好、3年又好,都係好容易入罪,因為內地嘅懲罰,佢嗰個意識形態同香港唔同,可能你做錯少少事或者係個帳做得唔好、漏咗啲嘢,呢個好minor嘅嘢,佢都可以罰得好重。所以我哋希望,如果要市民有信心啲、安心啲,係咪將個刑期由7年至10年之間,作為最低嘅門檻,先至可以引渡。咁就唔需要咁複雜,逐條逐條去問、去解釋,事實上解釋都解釋得唔清楚。如果提高門檻,啲人嘅擔心會減少啲。」

記者詢問張華峰對修例的立場。張指,如果香港被認為是窩藏罪犯的地方,是不好的,但整體而言要做到他以上的建議,才可減少市民擔憂,「但係你話唔贊成修例呢,我覺得,整體嚟講,都係唔好嘅‧‧‧‧‧‧從社會道德層面嚟講又講唔過去,而且亦都俾外面唔好嘅印象,真係好多貪官、犯法嘅人窩藏喺香港,甚至洗黑錢,乜嘢都喺香港做,都無得引渡嘅話,咁對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一個大都會,都係有負面影響。」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右)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左),昨日就修例召開記者會,稱政府方案是唯一可取方案。資料圖片

金融服務界前立法會議員詹培忠接受眾新聞查詢時認為:「(香港)有得幾多個逃犯呢?根本上就係國內認為,目前喺四季酒店、(大陸)走落嚟香港嗰一批,你明嗎。國內緊張香港,其實有咩逃犯呢?香港只不過係嗰個謀殺案,你可以諗辦法送番去台灣審。」有報道稱,2017年1月,大陸富豪肖建華在四季酒店,遭國安人員帶回內地。

張華峰同意詹培忠的「四季酒店論」,他說:「係,因為我哋國家呢,依法治國,即係嗰個意識形態係比較實行得好啲,特別而家中美談判之後,我哋社會嘅公平、法律、人權都有改善。就算好似你話四季嗰啲,一單半單都已經影響到個形象。咁國家都係想正正式式,以法治國嗰種態度、嗰種方式嚟追討呢啲犯法嘅嘢。我覺得從另一個角度看,國家都係想以法打擊呢啲犯罪嘅行為,就唔係用以往嗰種方式嚟做,都係一個進步。」

被問到中聯辦可有就修例與他聯絡,張華峰答:「佢就盡量呢,即係去了解嗰個,特別係商界嗰個睇法係點嘅。佢無咩方向,不過佢亦都好關心商界嘅睇法係點、商界關注啲乜嘢。」

這可會引起「偏袒商界」的批評?「我哋國家第13個五年計劃,係改革開放之後另一次經濟騰飛,特別係金融呢,同香港嘅關係息息相關,而且未來呢,兩邊嘅溝通應該係多咗。第二呢,你睇到中美談判,內地已經開放好多,以前唔可以做嘅,而家都開放畀海外投資。呢個接觸越嚟越多,所以應該有明確嘅一個法律制度好啲。」

思言財雋參與4.28大遊行。思言財雋Facebook照片

外國投資者對修例有憂慮,中資又有跟張華峰反映意見嗎?「中資呢,反而講,我哋做錯嘢都唔使引渡,佢一封信、一個電話,我哋自動返去架啦,唔使動用到呢個法例。即係話,上面一個電話嚟,我哋就要返去解釋。所以佢哋對呢方面,或者有保留、或者唔敢講,佢自己(中資成員)笑笑口咁講。」張華峰笑道。張亦表示,曾向10個金融界組織發訊息,以了解他們對修例的意見,「暫時就無乜意見,反而呢有一間叫思言財雋,嗰班人就搵我傾過,表達吓佢哋關注。」

思言財雋屬民主派組織,4月28日曾上街反對修例。其發言人當時指:「(修例通過後)到時外資撤走,我哋嘅飯碗肯定會消失咗,炒嘅一定唔係鬼佬,亦都唔會炒內地嘅財俊,炒嘅就係我哋呢班港燦,即係話,我哋香港人可以連份工都無埋。呢一點不單只係影響到我哋金融從業員,因為呢個外資逐漸撤走,唔再當我哋係國際金融中心嘅時候,就會牽涉到我哋所有人,就係港元嘅地位,港元而家同美金的掛勾,7.85,最低都係換7.85。」

67歲的張華峰曾就讀培僑中學,1971年畢業。中學畢業後做證券交易員,之後買了個證券行的經營牌照,創立恒豐證券。2012年當選金融服務界立法會議員、2016年成功連任。他現為全國政協委員,恆豐證券集團董事長及行政總裁、通達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