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渡修例】潘焯鴻同意港人港審 「細心諗緊」會否參政 


「沙中線醜聞」、「剪短鋼筋」、「螺絲帽」、「追溯日期文件」等問題過去一年纏擾著工程界。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入行近25年,目睹90年代「玫瑰園計劃」如何令香港工程界攀登巔峰,到當前的沙中線問題跌至谷底。這趟興衰起跌的旅程,他親歷其中。潘焯鴻說:「如果我哋靠營營役役、靠關係去解決件事,我哋唔會走得長遠。」

潘焯鴻對於不同政治時事議題也有看法,包括近日全城關注的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潘說:「驚,坦白講反對,其實香港法院無審理能力,佢只係認證有雙重干犯,只要睇到內地執法單位俾到表面證供已經成立,雖然免咗其中9條罪類,但其中有一條好嚴重,就係貪污。」

「國內好興『提成』,即係購買一些材料,同你有交易的人會同你拎番少少好處,在國內的法律嚴格來講其實係貪污,但國內係好廣泛的傳統,同新年派利是一樣,如果呢啲咁簡單的事,我哋喺逃犯引渡條例入面已經中咗貪污,但其實無講干犯件事的規模,內地法院完全受政治影響,唔係司法獨立,如果我Jason Poon喺香港講太多嘢啦,國內有人唔鐘意,引渡我上去受審咁點啊?」他同意港區人大代表田北辰早前建議的「港人港審」。

曾屬自由黨的潘焯鴻,稱去年察覺黨的理念有變而退黨。潘焯鴻可有想過日後從政?「細心諗緊,我是有責任的人,如果能夠貢獻社會,我當然想,但唔代表要付出晒我所有。呢個諗法唔成熟,我一個公司仔同禮頓鬥,輸嘅機會大,我無理由做啲咁嘅嘢,就算我臉皮厚,我兩個女都要照顧。」

相關文章:沙中線主角潘焯鴻:中科生意去年跌逾七成 手握資料或再「吹哨」

中科董事總經理潘焯鴻經歷過工程界的高低起趺,沙中線事件令他公司生意額大跌。周滿鏗攝

潘焯鴻1993年畢業於香港理工學院的建築科技及管理學高級文憑課程,兩年後他取得倫敦南岸大學的建築管理學士學位。剛入行時在地盤由低做起,負責過中電集團沙田中心和萬國寶通銀行的工程,「我乜都要學,我哋要讀晒所有文件,我仲要去收『石屎飛』(檢查石屎有否送錯地盤),而家大學畢業生唔會同你做呢啲嘢,會say No。」他曾於韓國現代建設(Hyundai)任職項目經理,2009年創立中科興業。

或許是昔日的工作磨練,塑造了潘焯鴻的價值觀:工作責任大於生活享樂,「而家畢業嘅新人,無咁積極尋求知識。舉個例,西部通道深圳灣公路大橋斷纜,我問過幾個工程師,佢哋唔明點解會咁,唔知箇中重點。」今年2月,他在中科興業的Facebook專頁發文,分析了斷纜的原因、工程界的弊病,慨嘆現時的工程人員,對知識一知半解。

貼文寫道:「哀哉的是,香港工程人員就算曾經參與,亦少有真正認識個(箇)中細節。這種營營役役、求利忘本、得過且過心態,就是整個行業地位偏低及沉淪的原因。當然,總有說『等埋詳細調查先啦!』、『你有咩資格講野?』、『講出黎唔怕追究報復?』。這是安全問題,沒有等的餘地!當行業面對這種逆境,該擔當的就不要逃避,更不應杜門株守。」

身處低潮,人會記得昔日的美好。

潘焯鴻見證著「玫瑰園計劃」在90年代如何令香港工程起飛。香港機場核心計劃網頁圖片

潘焯鴻記得,回歸前夕的「玫瑰園計劃」、赤鱲角香港機場項目,帶動香港工程起飛。計劃在1989年展開,赤鱲角機場最終在1998年落成,這段期間,不少知名的外資建築公司均有參與工程,包括法國寶嘉、瑞典Skanska、英國Balfour Beatty、日本熊谷組等。潘焯鴻說:「玫瑰園計劃佔當時香港總工程額超過一半,所以好多專業人員都參與過,因為我哋需要在外資公司的模式工作,所以嗰陣時香港整體建築、管理能力係大幅提升,我哋吸納了世界各地的精髓。」、「公司管理、採購、分判、品質管理、安全等,全部都係咁學番來。」

「玫瑰園計劃」後,本港工程量回落,有些外資公司撤出香港。曾蔭權任特首時,在2007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十大基建,林鄭月娥獲委任為首任發展局局長。不過,十大基建提出後,即使最快也要等到2009年才展開部分項目,例如啟德發展計劃和港珠澳大橋,潘焯鴻形容工程界曾有一段時間大受打擊,「林鄭月娥管晒所有工務,十大基建以外,佢嘅特色就係乜都唔做,唔起醫院、唔起學校、唔放地出來俾發展商起樓,乜都唔起。」結果導致不少工人被迫到澳門覓出路,潘焯鴻也不例外,他跑到澳門接了威尼斯人酒店工程。他說,林鄭的「政績」是「樓宇更新大行動」,令圍標問題惡化。

雖然近年本地工程量回升,負責石屎工程的中科亦投得不少大型基建項目,包括港珠澳大橋、高鐵香港段、沙中線、南港島線、中環灣仔繞道和蓮塘口岸等。但潘焯鴻認為,「判上判」文化是香港工程界的弊病,他所指的「判上判」是「通常一項工程,二判係唔做,會判俾三判、四判、五判,甚至是六判。」

這樣衍生的問題就是工程人員對知識一知半解,以及靠關係上位。潘焯鴻稱:「在建築行業,升職會好快,今日你係阿頭,下個月你已經係公司的管理層,但下面上來的卻一知半解。香港的分判文化,覺得分判商識咪得,我使乜識,結果就係世界級笑話。」、「分判制度好自然的現象就是『擦鞋』、花天酒地,阿頭以為唔需要再學習,下面的人就奉承。」

中科近年參與不少大型基建工程,包括港珠澳大橋、高鐵香港段、沙中線、南港島線等。中科官網截圖

潘焯鴻稱,中科只有5%至10%工程是外判,其餘則是直接聘請工人,甚至是他親力親為與員工一起工作,「以我能力,其實唔需要咁勤力,唔需要每早8點返工,7、8點先離開,唔需要去地盤開Lunch Meeting,但我無放棄過一直都係咁,幾辛苦都好,伙計在港珠澳大橋開通宵,我都陪佢哋。咁樣做先完成我嘅責任。」

潘焯鴻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後獲邀加入自由黨,去年年中退黨,稱是因為察覺黨的理念有變,「自由黨一開始係好自由,唔同人有唔同諗法,但自從田北俊退落嚟之後,新的一班人上,就變到超級擦鞋仔,連男士侍產假都反對,思想極端到,講出來唔係討好商界,係得罪全世界,我就覺得無意思。」、「沙中線呢件事,佢哋都唔係太支持,覺得我騷擾到政府,話我無生安白造件事,你掉轉頭唔撐黨友、仲咁驚,咁就退(黨)啦。」

潘焯鴻在2014年取得城市大學法律碩士學位,近年則報讀其他大學的網上遙距課程,49歲知天命的他未言休,但已經開始盤算退休後的生活,其中一個目標是研究中國與北極的戰略地位。「我鍾意挑戰新嘢,Law係人的基礎知識,做咩生意都好,我最弱就係Law,我當時無知識去判斷,要問人先識。」

沙中線聆訊揭發有工人為貪方便而剪鋼筋、有人後補螺絲帽檢查清單、承建商禮頓擅自修改設計等,事件曝光後,潘焯鴻察覺到工程界因而出現了些微改變,「啲嘢係揸緊咗,無論投標、執行合約的要求,大家留意番螺絲帽係要有紀錄。之前的檢驗報告可能有好多要後補,而家唔夠膽,物料測試等全部係嚴謹咗。」惟短時間內提升工程質量並不容易,潘焯鴻指,這牽涉到政府的監管。

回想去年經歷,潘焯鴻說:「如果我哋靠營營役役、靠關係去解決件事,我哋唔會走得長遠。沙中線呢件事令我哋受到打撃,終有一日我堅持呢個信念,係會企番起身,就算而家被人誤會(有人質疑他為錢或其他原因而作出指控),最後會知道我哋係好嘢來。」、「再過幾年我退休,由下一梯隊嘅人接手,唔係我個女、唔係我親戚,係中科嘅管理人員,佢哋都要有咁嘅理念先可以永續落去。」

潘焯鴻說,不喜歡穿西裝,螢光綠風褸是中科的標誌。周滿鏗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