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黃宏發:內會指引令秘書處頭痛孭鑊 涂謹申做法合憲


 

立法會烽煙四起,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剛從外地返港。他接受眾新聞查詢,分析近日的議會風波。

內務委員會通過發指引,由建制派石禮謙取代最資深議員、民主黨涂謹申,做法可有問題?

黃宏發:條例草案二讀後,交由內務委員會決定是否成立法案審議委員會,內會對條例草案審議的進展,負起高一層責任,高半級至一級,一旦有問題發生可以出指引,但有關指引是要跟法案委員會去傾,要有諮詢。

現在的內會指引,在沒有諮詢之下,講到由誰人主持會議,更加荒謬。我認為,內會的處理方法,可以是先出指令給法案委員會,說開了兩次會都未能產生主席,指令幾時幾時要選到主席;而不是在沒諮詢之下,就換了主持。議事規則講明,主持是由最資深議員擔任,所以,我覺得內會今次的處理不夠好。

立法會秘書處用書面方式,要求議員表決是否同意內會指引,是否有問題?

黃宏發:內會的指引令秘書處頭痛,內務守則雖有條文,說可發信給委員,但是要過半數人同意、沒人反對之下,才不用交上會討論。這個意思是:如有一個人反對,也要交上會討論,由個會決定,不是by circulation就可以。

早在80年代的財務委員會,議員的decision by circulation也是這樣做法:要超過半數人同意,當然要有人回覆,不回覆當同意當然不行,前題是要沒人反對,有一個人反對,也要討論;有人要求討論,也要討論。所以秘書處現在孭了鑊,點出得一樣咁嘅嘢呢?得個結論是過半數同意就等於同意指引、指引變成守則,完全無厘頭。

法案委員會現在鬧出「雙胞胎」,民主派的會議是否合憲?

黃宏發:我認為,涂謹申做的合憲。因為法案委員會已成立,只是未選出主席。議事規則有說明如何選主席,主持選舉者就是議會內最資深的議員,那就是涂謹申。

秘書處的做法、秘書長陳維安的解釋,是不通的,就如我上述所說。

既然兩次會議選不出主席,咁情況下,最資深議員就繼續開會,第三次會議,便選了主席出來。

(泛民出律師信又如何?)我認為佢最好唔好出啦,愈搞愈大件事。

黃宏發認為,涂謹申的做法合憲。資料圖片

 毛孟靜在昨天答問大會上說林鄭「講大話」,主席梁君彥指她冒犯驅逐她離開會議廳。梁君彥的做法可有問題?

黃宏發:說人講大話,是議會內最不能被接受的說話,仲緊要過講粗口。一旦有議員說,其他議員、官員講大話,也不能接受,因為咁傾唔到偈。議會內你話我講大話,我話你講大話,如何能討論?辯論也不能,那是謾罵。我認為梁君彥完全正確,在議會說人講大話,要有一個議案是指某人講大話,你先可以話佢講大話。

你只可以說對方說的與事實不符,那是什麼事實呢,就要由你講出來,比那位人兄講的更有權威、更具可信的內容。不可以說,啊有人話你講大話,所以我都話你講大話之類。

有立法會女保安員表示,曾被立法會秘書處,經其主管要求她填寫問卷,就她是「黃絲」或「藍絲」的政治立場表態。 這樣可有問題?

黃宏發:我的見解是,作為高級、敏感公務人員,例如政務官、警察、新聞官等跟政治關係密切的人,一定不可在政黨活躍,問清楚背景是有道理,但詢問你支持「黃」定「藍」,我就覺得不合理,是政治審查。如果真係咁問法、仲要寫低,我認為有問題,是詢問的內容出了問題。可以問會否傾向不中立、activeness(有幾活躍),而不是問你屬於什麼主義之類。

(現在由行管會跟進事件,行管會主席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他是建制派,可有問題?)你要當主席neutral(中立)啦,哈哈,唔係搵邊個做,搵的都可能有黨派。

你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有何立場?

黃宏發:我認為要有extradition rendition arrangement(引渡解釋安排)底下進行才正確。我認為沒需要引進,這是我個人看法,這與我以上說的沒有關係。

(什麼原因覺得沒需要修例?)我不講太多啦,我脫離政治,我而家翻譯英詩呀。

黃宏發指,如立法會秘書處確曾詢問員工支持「黃」定「藍」,是政治審查,做法不合理。鄭靖而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