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0周年】「老鬼」記者拍片出書 毋忘北京民眾囑咐:要告訴全世界


六四事件30周年,去年底,一班50至60歲、1989年採訪過事件的香港記者,發起「我是記者-六四30」記錄項目,用文字敘述、影像口述他們當年採訪的所見所聞。一顆顆子彈殼、一架架武裝車、民運學生的吶喊......永遠都存在他們的記憶深處。30年後,他們再勾起這段悲痛的回憶,有人在鏡頭前忍不住淚水,有些人說:「做埋今次,就唔想再講。」

再憶往事,一股痛苦的感覺襲心頭,但一份深藏的使命感,還有銘記當年北京民眾的囑咐:「要將事件告訴全世界」,令老兵再出山- 30年後不再訪問別人,而是要成為歷史記錄人。

「我是記者-六四30」兩位製作組成員:1989年時任香港無綫電視記者陳慧兒;現職獨立製作人、負責短片拍攝及製作的監製郭達俊,接受眾新聞訪問,分享製作背後的感人故事。

圖為「我是記者-六四30」製作人員,替資深新聞工作者馬文敬(左四)拍攝短片後的合照,製作組成員包括,(由左二起)林祺娟、陳伯添、郭達俊、陳慧兒;兩位攝影工作人員,包括負責錄音的仔哥(左一)及負責攝影的Sam(右一)。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我是記者-六四30」記錄項目,由一班80至90年代入職、曾採訪八九民運、六四屠城的政治記者,在一次聚會閒談間發起,他們以義工形式,成立製作組統籌。6位製作組成員均曾是資深傳媒工作者,包括:陳慧兒、郭達俊、張結鳳、楊健興、林褀娟、陳伯添。他們在年初,成功申請「人民不會忘記基金」獲批數十萬元款項,召集60名記者撰寫《我是記者-六四印記》一書,其中30人拍攝短片,在鏡頭前口述他們當年的親身體驗、反思和回顧。他們籌備了半年,本月初在Facebook開設專頁「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並上傳訪問短片;著作將於六四維園晚會發售。

攝影記者用影像說新聞故事。1989年時任亞洲電視攝影記者的勞家輝,在短片中講述,他當年跟同事在六四晚上躲在一個地方,看不到外面的景況,但徹夜不停的槍聲傳入他耳朵,他哽咽說,當時半醒半睡,夢見解放軍衝入來開槍,暫緩一會兒道:「你唔提嗰件事就好似冇事,但你提起嗰件事,你要講得清楚,你就要諗得清楚,你要諗得清楚,你自己又會經歷多一次,當你經歷多一次,你就會諗起嗰啲槍聲,你聽到嗰啲槍聲,你會諗,究竟啲子彈去咗邊呢?」說到一半,他雙手掩面,藏着眼淚。

負責拍攝勞家輝的郭達俊提到,他不時遇上受訪者哭泣,但對勞家輝的哭泣感意外。他拍攝時留意到,勞家輝憶述時,聲音已起變化,讓他覺得,似乎勞家輝對六四依然有很深的感受,於是即場追問勞家輝:「點解你好似仲係忘記唔到呢?」勞家輝解釋時,再控制不住簌簌落下的淚水。

郭達俊跟勞家輝相識多年,曾一同工作,「佢成日都嘻嘻哈哈,但估唔到佢去到呢啲位,感性咁強,完全係出乎我想像,我以前同佢一齊拍嘢,大家都係好合作,好嘻嘻哈哈,大家好easygoing,因為如果一個人的感情係豐富到一個地步,嗰個人可能係好沉默同好執着,但佢唔係。」拍攝後,他有跟勞家輝道歉,「因為覺得好似要叫佢經歷多次。」短片的第一版本,包括了郭達俊跟勞家輝道歉的一幕,但為縮減長度,最後被剪走。

勞家輝在《我是記者-六四印記》撰文提到,他當日不只拍攝時哭泣,離場攝影室後,他走至港鐵站時感胃痛,幾乎不能夠行路,但心情平復後,卻有釋放的感覺。

陳慧兒提到,有其他受訪者表示,即使在拍攝時沒有哭,離開攝影室後都忍不住流下眼淚,「我成日都話要多謝啲受訪者,因為佢地要翻箱倒籠,包括揾相片、資料,最慘係要揾啲記憶,係人民不會忘記,但冇人想記,所以好多人都同我講,做埋今次就唔想再講,因為實在對好多人嚟講,係好辛苦的一件事。」

那麼痛苦,為何要重提?為何要把記憶再抽絲剝繭,公諸於世?

陳慧兒解釋,他們希望把所見所聞記錄下來,為歷史留印記,「30年,呢件事中國政府都仲未有一個好正式嘅道歉,或者在至低限度的檢討下,講清楚發生咩事,唔係話將呢件事就咁淡忘就算,咁所以我哋覺得都要做啲嘢。」

「我哋覺得件事未完,我哋覺得北京政府應該要畀返個交代中國人民,佢哋嗰陣就話放低唔理,穩定壓倒一切,你唔可以壓倒一切,你要講番個事實同真相。政府犯咗錯,就要同番啲人民認錯,即係我哋成日都話要還六四一個公道。」

「是否平反呢?我哋已經覺得唔需要平反,件事已經好清楚,用平反兩個字又得,唔用都得,因為件事係好清楚,就係政府用咗軍隊同坦克去驅逐一啲手無寸鐵嘅學生同市民。」

陳慧兒笑說,一班當年採訪的記者已年過半百,日後的記憶力會慢慢衰退,「30年都唔講,咁幾時做呢?」

坦克人,是六四的代表照,彰顯人民的良知和勇氣。網上圖片

30年前、八九六四後,當時在北京採訪的記者懷著悲痛心情,第一時間寫下所見所聞,結集成書《人民不會忘記》。六四20周年時,該書重印於維園六四晚會發售,全書內容亦上載至網上

今年,一批「老鬼」再作記錄,內容除了包括他們30年前的所見所聞,有些撰文者更寫下30年後對六四的新想法,如現任有線電視新聞部中國組總採訪主任司徒元,經歷雨傘運動後,反思學生運動會否成功;有不少撰文者在民運結束當下沒有發言,亦從未出鏡,但30年後的今天,他們道出故事,例如拍下六四代表照片「坦克人」(Tank Man)的時任路透社攝影記者曾顯華;有些是以往從未說過的故事,陳慧兒賣關子:「我哋有新料爆。」

此外,也有7名攝影記者撰文及受訪,郭達俊覺得,他們的感受很深,或許是因為他們跟文字記者相比,對影像的敏感度較強;亦有當時在香港、海外採訪的「老鬼」所見所聞;不只是「老鬼」,亦有約10名較年輕的記者撰文,他們部分沒採訪過六四,但之後有追蹤後續報道,如「天安門母親」等。

他們原定只計劃出書,但考慮到年輕人較偏向影像,於是拍攝短片,並把每條短片控制在平均4分鐘的長度,希望可以接觸到更多年輕人,為他們提供一個了解事件經過的途徑,但至於是否要改變他們的想法呢?郭達俊說:「唔會特登話要教育佢哋。」有些受訪者或會對此講述個人看法,但製作組的初衷只是記錄歷史,從未想過要令年輕人的想法跟他們如出一轍。

陳慧兒憶述,幾位籌組成員分頭行事,要聯絡60名記者或「老鬼」撰文及拍短片不困難,絕大部分都十分支持,只有一、兩位因怕影響現職而拒絕。其中一位她十分感激的支持者,是時任無綫電視新聞主播蘇凌峰,他在1990年移民加拿大多倫多,陳慧兒聯絡他時,他二話不說答應,不消一刻鐘就說:「我知道我想講咩喇。」更主動提出在加拿大自行拍片,傳回香港。

「佢哋(參與計劃者)成日都講一句話,北京的學生同市民叫我哋要將呢件事話俾全世界知,要做一個準確的記錄,佢哋成日都話,忘記唔到呢啲說話,所以好支持,真係好多謝佢哋。」「多謝」是陳慧兒在訪問中講得最多的話,她要多謝的,除了一班受訪者及撰文者,還有4位拍攝人員,以低於市價的薪金,為項目拍攝及剪輯短片。

製作組借用公民黨的場地拍攝,圖為其中一位受訪者、89年時任亞洲電視記者陳潤芝。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陳慧兒提到,兩位支持者勞家輝、蘇凌峰都不約而同發現,壓在心底30年的六四故事,說出來後好像有釋放的感覺,「原來每個人都有佢六四的故事,我哋呢個題目係,『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其實每個記者都有一個六四故事,問題係有冇一個場合講呢?」30年,是一個好機會,讓記者把故事說一次,留在你我心中。

【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計劃

Facebook: http://bit.ly/facebook-64-follow
YouTube: http://bit.ly/youtube-64-subscribe

每天推出一位記者的受訪影片,除了星期六及5月13日公眾假期,直至6月4日。

30位受訪記者名單:

謝彩雲、梁慧珉、曾顯華、程翔、勞家輝 、陳寶珣、麥燕庭、黃勤帶、 陳潤芝、何展鵬、林社炳、司徒元、馮偉光、黃慶州、張景寧、鄧清麟、陳慧兒、劉銳紹、蔡詠梅、陳木南、楊健興、馬文敬、徐佩瑩、梁家權、蘇凌峰、林和立、葉紹麒、謝志峰、蔡淑芳、張結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