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落入黑洞的遺產


鑑於人口老化,長者數目日增,依賴社福服務的長者日多,年輕人對長者的供養率肯定是未來20至30年後的重壓,政府如何制定及尋找養老政策及資源,也是當前的急務。

人口老化,安老的資源需求越來越大。

另一方面,本港現時雖失業率偏低、經濟穩定,但貧富懸殊,低收入基層日見增多,如何作出扶貧措施,於調整稅制、重新調配公帑,是開源與節流法;推動社區之自我營生社會企業、呼籲商業機構參與「關愛行動」,是一個社會「自助互助」法。

以上當前要務及措施,誠然是作為港大市民「當家」的政府,必要處理的政務。

本人從事安老服務30多年,大部份時間乃從事開拓老人服務為主。積30多年的所見所聞,現有一「解決/紓減公帑支出壓力」的方案,企盼撥冗垂閱,以紓當前及未來養老壓力,以及紓減弱勢社群生活的困苦。此方案,我亦曾向下述「政策制定持分者」及本港一些傳媒表達,他們咸稱並未有思及我提的現象及所作的提議,亦認為從法律著手探討問題,乃是一「扶貧」良方。以下人士包括:

政府政策制定者
當屆及首屆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
扶貧委員會成員
建制派及民主派立法會議員
社會福利署高層官員
大學教授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法律界人士

眾所周知,香港大部分市民均持有銀行戶口,他們當中肯定包括:綜援受惠者及家財過萬以上之獨身無親人士。此兩類人士若身故後,他們在銀行之存款,因在世時可能未立下遺囑,可能會有兩種「際遇」。

離世後綜援受惠者之家人可能感先人銀行之餘款少,加上申領法律手續費較高,而放棄向法院申領;他們逝世後之戶口因長期沒有提存,在存款低過銀行要求的款項時,後者會以收服務費為由,結果原本是社署用作保障市民生活所需的公帑(綜援),最後竟流落往商人(銀行)手中;相信社署一向發出綜援後,是不會於受惠者身故後取回的(此可能亦會增加公帑支出,才可追回所付綜援款項)。試問,假設老人綜援個案有10萬宗時,他們一旦離世後銀行存款平均假設有$100時,他們餘下在戶口的存款,也不少,而商人獲取的公帑也不少。

而獨身無親者,在世時並未立下遺囑送予有關人士或團體時,據本人獲告知,於他們逝世後,若當局知悉其離世,經一些法律條文及程序,其財產是會撥歸政府資產署的(此點,本人認為當局有「搶奪」市民金錢之嫌)。事實上,基於私隱理由及未有資料証實其客戶離世事,銀行不會向外透露其存戶動態,雖然後者的戶口並未有提存已超過數十年,也因無需收取他們的服務費,他們的銀行存款可能或被永久凍結。深信,在香港有銀行體制以來,不乏以上人士,他們累積在銀行手中的存款,可能數以億元計,未有移動過。

基於日見之養老重責,以及社會濟貧急務,當局可否運用法律條文及法律程序,向銀行發出要求,提出以上人士留下銀行的款項,作為「福利基金」以解市民之需、社會之急呢?

當然,此可能引來銀行界之藉口反對(增加他們支付員工之支出,以「尋出」隱藏客戶資料);故可否以「社區展關懷」手法,讓他們將這些款項用作其銀行關懷弱勢社群之基金,以增他們之「企業形象」,當局可制定法律監管、指定基金之承擔及用途,以及向公眾交代的方法等規管法律,俾他們可有一「企業良心」之功績?

本人深明若要實踐此「發掘資源」行動,影響資金之「持有人」,是艱辛備嚐的;希望有關官方領導人及民間有力人士,本著為民改善福祉之熱忱,迎難而上、奮力為市民謀福,與有關制定社福之决策者共同探討本人之淺見,解繁複之法律障礙,制定法案,創設解急紓困「財路」,俾可開拓老人及低收入市民有一開展生活的新天。

歡迎讀者和筆者聯絡,電話:5115-9954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