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渡條例】田北辰提修訂方案 引陳弘毅指「港人港審絕對可行」、「單次移交逃犯應針對嚴重罪行」


修訂《逃犯條例》爭議持續升溫,港區人大代表、實政圓桌立法會議員田北辰,早前建議兩步走的「港人港審」方案,即先處理台灣殺人案,再修例實施「港人港審」,方案日前被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指不可行。田北辰昨日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表示,正草擬第二封信,準備交予特首林鄭月娥,建議最高判刑7年或以上的嚴重罪行才授權特首處理引渡,「港人港審」則適用於最高判刑7年以下的罪行。

田北辰提議的「港人港審」方案獲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支持。田透露,提出建議後,陳弘毅主動約他交換意見,「我問佢法理上嘅嘢,佢講咗句:絕對可行。佢講咗好多好多理由,其中呢,(他提到)我哋而家同廿幾個國家簽嘅(移交逃犯)協議,有好多係移交對方嘅國民,但唔移交我哋香港人。」田北辰說,他將向林鄭建議的的修訂方案,與陳弘毅所提議的更接近,引述陳弘毅認為,單次移交逃犯應針對嚴重罪行才做。

田北辰又指,他早前接受了曾鈺成在港台節目《議事論事》的訪問,曾鈺成在訪問後表態支持「港人港審」,「可以話我無刻意地,改變咗佢嘅睇法。」

實政圓桌田北辰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莊曉彤攝

鄭若驊周一與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召開記者會,指坊間提議全部不可行,只有政府建議是唯一可取方案。鄭若驊指,「港人港審」的建議沒有刑事追溯力,亦有實際操作的問題,即建議的範圍較修改一、兩項罪行更廣泛,可能要將《逃犯條例》下的46種罪類,均轉換為「港人港審」,做法會將刑事法律及制度中,香港行之已久的「屬地原則」,帶來根本性的改變,因此不能輕率採納建議。

田北辰早前提出的「港人港審」方案分兩步:首先刪去現行條例中「不適用於香港及中國其他地區之間」條款,但仍須經立法會審議,處理台灣殺人案;之後才進行修例,建議任何外國人如在內地犯事,並遭內地政府要求引渡至內地受審時,可由特首決定是否交由香港法庭決定;如疑犯犯罪時屬香港永久居民,則由內地政府提出要求後,在本港法庭審訊,毋須引渡至內地。

陳弘毅本月3日在網誌發表6000字長文,建議政府修例只限於少數最嚴重的刑事罪行、沒有追溯期、豁免引渡香港永久居民(俗稱「港人港審」)。陳弘毅的「港人港審」,是針對港人在境外犯了嚴重刑事罪後潛逃回港,犯法地方的政府尋求引渡,但香港與該地方沒有簽訂引渡協議,有關地方的司法制度,未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要求,若啟動單次移交,會損害香港居民獲得公平審訊的基本人權,因此建議授權香港法院審理港人境外犯罪案,採用香港刑事法律,部分證據由境外執法機關提供,或者由香港警方派員到當地取證。

田北辰表示,他現正草擬信件,是他寫給特首的第二封信,「佢(鄭若驊)就話要將46種罪類都變成港人港審,會對香港刑事法制帶嚟根本改變⋯⋯我就會(在信中)同佢(林鄭)講,大致上應該考慮比較嚴重嘅嗰啲罪行先引渡,我諗緊可能係香港判刑最高7年嗰啲罪行,呢個係個界線。」田北辰的意思,是最高判刑7年或以上的嚴重罪行才授權特首處理引渡,「港人港審」則適用於判刑7年以下的罪行。

田北辰表示,將「港人港審」的罪類縮減,可以回應到鄭若驊的憂慮,而他的修訂方案亦與陳弘毅所提議的更接近。他引述陳弘毅認為,單次移交逃犯應針對嚴重罪行才做。

田表示,他早前提議方案前,未有與陳弘毅交流,而是之後獲對方邀請,才交換了意見。田北辰引述陳弘毅指出的法理依據:「我哋而家同廿幾個國家簽嘅(移交逃犯)協議,有好多係移交對方嘅國民,但唔移交我哋香港人。我哋同新加坡、德國、加拿大、澳洲呀,寫到明,所以呢個域外法權絕對係行得通嘅。只不過,陳弘毅就覺得單次移交呢,應該係嚴重嘅(罪行)先做。」

曾鈺成方面,田北辰表示,接受完曾鈺成訪問後,也不清楚對方對「港人港審」的取態,只見曾鈺成後來表態支持他。

田北辰引述陳弘毅認為,單次移交逃犯應針對嚴重罪行才做。資料圖片

被問到中聯辦在修例一事上,沒有公開、高調表態,田北辰指:「佢不嬲嘅取態係咩呢,佢會盡力協助特首施政。」記者續問到中方有否與他交流意見,田稱:「佢哋呢一次又好奇怪喎,因為無乜特別明顯地出嚟回應。所以咪好多揣測,有啲就話咩北京想,有啲又話同北京無關,係特首想做。我自己呢,我自己斷估嘅睇法應該係,北京肯定有同特首講前朝鴕鳥咗20年,呢樣嘢點都要做啲嘢。至於點做,我估上面應該無乜參與嘅,但係特首辦睇到個契機,就係台灣謀殺案,如果唔係無端端攞出嚟又怪啲。因為有呢個契機,咁咪順便,一路都無人處理,突然間就雄心萬丈想一次過處理。應該係咁上下版本。」

田北辰被問到會否游說其他建制派議員,他表示:「我草擬呢封信,寫好之後先啦。然後我都可能會交畀其他嘅人睇睇。因為呢件事都變咗幾政治化,好多已經歸晒邊。但我唔理,我照做啦。」金融服務界議員、經民聯張華峰日前也提到,將引渡的罪行刑期門檻提高至7至10年,商界、金融界可會「有偈傾」?

田北辰認為:「好難講,建制派入面全部都係歸派歸黨,獨立嘅差唔多剩番我一個,所以你同任何人去傾,其實都唔係咁易,因為有成個黨喺後面。」

田北辰將視乎今天法案委員會的狀況,再決定幾時交信給林鄭,「好坦白講,去到最後政府考唔考慮我呢個方案,係好睇個法案委員會嘅進度。如果進度順利,佢一定唔騷我,好實際啫。」他認為,目前要處理的問題只有兩個:細節與時間。「我公開講過一、兩次,成個大方向我係支持嘅,我哋係一定要有啲進展,關於點樣處理嗰啲逃犯。咁處理逃犯好多方法架嘛,係咪一定要移交呢,可唔可以本地審呢,同埋係乜嘢案件都審,定某一啲先審呢⋯⋯我最反對嘅,就係回歸咗20年,從來社會上都無乜特別聲音關於呢件事,有都唔係講到逃犯。咁你突然之間話要做,都無乜可能咁急,幾個月咋喎,無諮詢乜都無,呢個先係最攞命。」

記者說,立法會狀況應該不大順利;田北辰則笑稱:「我唔識玩政治,我唔識睇呢啲,佢哋嗰啲無窮無盡嘅創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