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之音:中美對抗大勢已定 非貿易協議可解決


中美最新一輪貿易談判周五結束,雙方並無達成協議。《美國之音》周六發表長篇分析文章〈美中『對手』關係已非一紙商業協議可以解決〉,引述分析指出,就算兩國達成協議也作用不大,中美對抗的天勢經已形成,「美中之間的競爭關係,已非一紙商業協議可以解決。兩國之間的關係,將會越來越趨向不穩定」。

《美國之音》這篇署名「斯洋」的長文指出,舒曼(Michael Shuman)是駐北京的記者,著有《孔子與他創造的世界》(Confucius: And the World He Created )和《亞洲追求財富的史詩故事》(The Miracle: The Epic Story of Asia's Quest for Wealth)兩部書。舒曼5月7日在彭博通訊社發表評論文章〈美中協議一點也不重要了〉(A U.S.-China Trade Deal Doesn't Matter Anymore),指出即使中美達成協議,但是一些重要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協議不會改變北京對高科技行業的扭曲的補貼。即便達成協議,所謂的執行機制,最後也不過淪為兩國無休止的互相指責」。舒曼認為,兩國的對抗性關係,已經超越了商業協議的解決範疇。

甘思德(Scott Kennedy)是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項目資深顧問、中國商務與政治經濟研究課題主任。他5月7日在Twitter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 「不管這個星期會談是取得突破進展還是談判破裂,會談之外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即便是達成了商業上的協議,也不會阻礙特朗普政府同時進行的其他努力,擴大對高科技投資和出口的限制,並在亞洲和其他地方為美國的朋友們與中國激烈競爭等。」

《美國之音》指出,不論是否與貿易談判有關,在貿易談判進行的同時,華盛頓也改變了對中國的看法。美國現在把中國看作對美國全球主導地位的主要戰略威脅。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5月8日就美國應該如何應對中國舉行聽證會。會上有議員把中國看成主要的挑戰,有的直接稱中國是威脅。美國的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則說, 用「競爭者」來定義兩國關係已經不夠,應該增加「對手」和「敵手」的元素。

2020年美國大選,也逐漸融入了中國元素。美國一些媒體說,一場有關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初選已經開始。不論左派還是右派,都在爭先恐後表示自己對中國會更狠。除此之外,美國在外交和軍事上也改變了對中國的「接觸政策」。2018年以來,美國派遣軍艦頻繁通過台灣海峽。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在多個場合警告美國盟友們與中國的接觸。他告訴美國最親密的盟友以色列,不要與中國走得太近,又指與北京進行技術合作存在風險。美國還告訴德國,如果不停止購買中國通訊設備生產商華為的產品,將限制情報共享。美國還警告意大利不要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稱這是「為中國掠奪性的投資方式增添了合法性」。最新的例子是,蓬佩奧對中國在北極的投資發出警告,說中國自稱為「近北極國家」是無稽之談。

分析人士說,這一系列事件,無不體現了兩國之間高度失調的關係。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和國際事務學教授,曾擔任美國前副總統切尼辦公室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的範亞倫( Aaron Friedberg)周三在眾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聽證會說,中美關係這樣的發展,在可預見的將來,兩國之間的合作會越來越艱難。駐北京的記者舒曼說,貿易爭端對中美經濟關係的破壞已經顯現。過去三十年,在美國的商界和政治界,與中國經濟的進一步融合被認為是理所當然。但是,現在已經不是這樣的情況。

《美國之音》稱,因為兩國關係不穩定,美國的一些公司在重新考慮他們對中國製造的依賴。越來越多的報道說,美國企業在考慮將他們的工廠遷離中國,而中國的一些公司也在考慮要不要在美國投資。根據美國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的一份報告,2018年中國在美國的投資下跌了六成。舒曼說,雖然中美不能完全脫離對方,但是,如果兩國關係繼續這樣下去,經濟的進一步融合可能會受到影響。

前美國貿易代表、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時美方談判代表白茜芙(Charlene Barshefsky)曾經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說,中美「分手」並非不可能。

白茜芙說:「我自己的看法是,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只是取決於成本是什麼樣的。如果成本太大的話,這個事情是不那麼令人滿意。不那麼滿意,但並非不可能的。在兩國問題上,成本將是非常巨大,但這並不能導致『分手』成為不可能。」她說,兩國分手會是一個錯誤,非常危險,有可能造成不穩定,也會導致自我實現的一種預言,造成兩國間敵對狀態,這是非常危險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