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六四」隨筆——「六四」30周年「八九民運與香港角色」座談會發言稿


 


【撰文:鮑彤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

(編按:支聯會在六四30周年前夕,與華人民主書院於2019年5月18-20日在台北舉辦「六四事件30周年——『中國民主運動的價值更新與路徑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支聯會亦於5月12日在香港舉辦「八九民運與香港角色」座談會,以下為鮑彤在會上的發言稿)

「六四」是禁區。把「六四」定為禁區,至少有一個前提——承認「六四」見不得人。我同意「見不得人」這個前提,無法同意把「六四」定為「禁區」這個結論。

「六四」不是過去的噩夢。「六四」是一系列現實的存在:一個大「天安門事件」和其後千千萬萬個「小天安門事件」的總和。

支聯會圖片

實際上,「六四」在中國已經成為一種制度。那就是領導一切的中共有權動用軍警,對公民實施國家暴力鎮壓。在這個制度下,為維護合法權益而進行和平請願的公民,必須是國家暴力鎮壓的對象。

自從「六四」到現在,中國人的集體維權行動,幾乎沒有不遭國家暴力鎮壓的。

公民的生命權、財產權、自由權、信仰權、言論權,集會結社權和遊行示威權都被黨國沒收了。公民不得維權,維權必遭鎮壓。這是中國社會生活的無法否認的常態。「順黨者昌逆黨者亡」成為制度——「六四」制度,新時代治國理民的制度。我們正生活在「六四」制度之中。

研討「六四」,就是觀察我們自己的今天,思考我們孩子的明天,用不著求諸身外。

從「六四」走到今天,我們是這一段史實的親歷者和見證者。我們也親歷和見證了「讓有條件的人先富起來」的「經濟改革」。我們看到了,所謂「有條件的人」,就其主體而言,是順黨者昌的「自己人」——不全是,大體是。

我們見證了社會財富隨時隨地都在朝著「自己人」的方向急劇轉移。各省各市各縣,直到某些鄉鎮,奇跡般地紛紛出現了白手起家的千萬億萬富豪,他們輕而易舉一斧頭,就能劈開高深莫測的貧富鴻溝。

我們都有資格見證:在社會財富這一歷史性大轉移過程中,與其說是「誠實勞動,勤奮工作,知識素養,守法經營,公平競爭……」起了多大作用,不如實事求是承認中國特色:最要命的是站隊,是能不能被黨承認為「自己人」。這才是最終起著決定作用的因素。

「順黨者昌逆黨者亡」,還可以進一步簡化為「聽黨話跟黨走」,簡簡單單幾個字,就把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全部融會貫通概括無遺了。這本來是毛澤東的初心,問題是毛做不到。餵胡蘿蔔,當然遠不如讓他們發大財;大棒的威力,肯定遠遠比不上坦克碾壓加衝鋒鎗掃射。一手「六四」,鎮壓異己,坦克加衝鋒鎗;一手使自己人發大財,讓社會財富潮水般地朝著「自己人」轉移:兩手鐵硬,天下歸心。有了毛這個打天下的第一代,加上鄧這個坐天下的第二代,天下好像似乎應該大定了?

「順黨者昌逆黨者亡」支配著當今中國社會生活的一切領域:政府、軍隊、科技、宗教、藝術、生財、娛樂、教育、傳播、監控……總而言之,一切領域都姓黨。

與此相應,在高技術的監控下,「順黨者昌逆黨者亡」的鐵律,也就必然嚴嚴密密地支配著每個中國人的一生,支配他們的生老病死,富貴貧賤,禍福凶吉。大陸如此,香港也必須如此;不知道台灣人願意不願意如此。對未來的一代代新人,都應該從娃娃抓起,如法炮製,控制他們的靈魂。

簡而言之,自由是沒有的,人權是沒有的;誰願意昌,誰願意亡,誰願意做「六四」的受益者,誰願意做「六四」的受害者,是順,是逆,是你可以選擇的;該昌,該亡,則必須請黨決定。如此這般,人人應該能夠各得安身立命之所,天下似乎真的應該大定了?

「六四」構築了並且正在繼續夯實著一個亙古未有的體系:一切行動聽指揮的全民體系。「六四」使中國「崛起」,使中國有力量對普世價值宣戰。這個體系擁有的當量,可以囊括十四億生龍活虎的勞動力兼戰鬥力,大概能超過原子彈加機器人。中國的當量,中國的優勢,正在與日俱增。

釐清「六四」事件的大脈絡,肯定將大有助於重新審視人類文明的現狀和前途。

因此,我贊成充分地無拘束地展開對「六四」的真相和影響及其未來的研究和討論。

謝謝支聯會!謝謝華人民主書院!謝謝各位朋友!謝謝你們給了我發言的機會。

我的意見不成熟,歡迎批評指正!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