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郭卓堅又JR?點解唔先等等?


法案委員會鬧雙胞胎,周六齊齊開會的混亂局面。周滿鏗攝

審議《逃犯條例》一役,泛民建制上周六鬧出「雙胞胎」、 齊齊開法案委員會。經歷四小時周旋後由泛民小勝, 目前仍未能選舉主席,延至星期二早上再戰。

兩派議員各自聲稱自己身處的委員會都有權審議法例,莫說香港,分分鐘英國、加拿大等普通法國家都前所未見。

爭議源頭,來自本來份屬「夥計」的立法會秘書處,因為《 逃犯修訂條例》的法案委員會未選出正牌主席, 決定代六十二名法案委員會成員透過傳閱方式(circular) ,通過接納內務委員會換走民主黨涂謹申,由地產界石禮謙取而代之。

兩個「鬧雙胞」法案委員會長此下去當然不是辦法,大概民主派至今都無底,下一步點行。事件到某個階段,可能都要透過法庭去釐清誰是真命天子的問題。

郭卓堅打算周二入禀,申請司法覆核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違反《議事規則》 傳閱通告。資料照片

「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在星期日晚公布, 將在周二入禀申請司法覆核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違反《議事規則》 傳閱通告,及取消涂謹申涂謹申作為法案委員會資格。初步看, 似是順理成章,更是爭一口氣。

可惜,想深一次變知道郭先生此時此刻申請JR的流弊。(已撇開應由議員提出、郭應覆核秘書處整體, 而非陳維安等基本程序問題)

首先,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不是說, 由於秘書處錯誤處理傳閱通過程序, 涂謹申現在主持的法案委員會是「合法合憲合理」的嗎? 覆核來做乜?應該堅持泛民的正當性,繼續開會才對;

二者,在細節運作上,其實民主派主要的目的不是審議法案( 當然不能公開這樣說),而是要拖延。繼續下去, 民主派同建制派的兩個法案委員會在時空上基本上是重疊, 雖然荒謬,但因為趁亂才可以「燒時間」阻延法案審議進度; 就算選出主席,議員都可以表明主席「不代表我」;

三者,就算退一萬步,在法理上承認涂謹申此刻已被DQ; 在政治上,民主派目前的打法, 正是要靠有一個自己版本的法案委員會去抗衡建制派, 講自己的講法及點出政府如何在修例上誤導公眾;

四者,郭先生似乎出入法庭,都未了解法庭的局限及玩法。 終審法院在兩宗涉及立法會運作的個案中(梁國雄案、宣誓案), 都提出法庭只能干預屬於議員憲制職責( constitutional duty)的部分,不會介入立法會內部運作,尤其是立法的程序。

目前在立法會內務委員會及法案委員會的爭議,頗明顯涉及《 議事規則》的理解,屬立法會內部運作及法案審議。本身《 逃犯條例》法案都未審完,在此時興訟,等於浪費時間, 肯定被法庭拒絕。

五者,目前立法會傳閱表決仍屬罕見例子,尤其秘書處在其他情況下,都不敢代替議員以傳閱方式處理。但如果輸了案件,或者法庭認為秘書處有權自己決定,日後立法會議員真係多得郭先生不少,變相收窄立法會的議事空間。

以上五點考慮, 大概解釋了為什麼身在風眼中的涂謹申不會斷言自己提出司法覆核, 而是建議立法會秘書處去提出。

政界風聲是,建制派及秘書處目前均沒有計劃提出覆核,認為泛民「 玩唔到幾耐」。正因鬥長命,手執有個會,先至有得玩落去。 如果法庭一介入,個遊戲就會玩「爛」,失去正當性, 亦唔會有人再理涂謹申主持的所謂法案委員會了。

當然,郭卓堅先生有權不懸崖勒馬,繼續堅持己見。 只是如果真的要打,就唔該打到底。在過去財委會新界東北審議( 黃毓民興訟)、選舉呈請案(陳浩天興訟)中,兩人都沒有再上訴, 導致案件在原審法庭階段變成為終極案例,財委會可「剪布」,選舉主任可DQ參選人;除非之後再有同類情況在立法會、選舉(例如周庭案)挑戰現有法律原則。

與此同時,郭先生也不要忘記,他本人在上次申請司法覆核刑事檢控專員及律政司不在UGL案中檢 控一役,搶先提出覆核,卻一日三度轉軚去馬、不去馬、 最後因為法庭已經接納申請「焗住去馬」。

事件也導致律政司可以因為案件正在司法程序,可以推得一乾二淨, 引起民主派私下抱怨。事件中律政司要負責,可是郭先生本人的決策時機也是關鍵。

民主派支持者容易二元思考,不按自己意思行事「一係競爭, 一係鬼」。司法覆核始終發生,卻不是當下。更不能說誰是鬼, 但誰是魯莽,誰是缺大局觀,在充分辯論下更清楚。

民主派在此仗取得小勝,都是靠部署得宜。郭先生,也是時候退一步思考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