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們不是個統計數字


 

有人曾說:「一個人的死亡是個悲劇,一百萬人的死亡只是個統計數字。」

近日先有患病情侶因病厭世,遺下智障兒子,跳樓自殺;再有智障妹半夜突襲行動不便的長姐眼珠。這兩件看似無關的事件,除了同樣發生在港島區外,更同樣涉及殘疾人士及照顧者支援等社會福利政策及服務。這個兩死一傷的局面,是悲劇,還是個統計數字而已。在悲劇與統計數字之間,我們可以做甚麼?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梁耀忠、張超雄等,去年抗議殘疾人士和長者院舍不足,源於政府土地分配不公。工黨圖片

根據社署康復服務中央轉介系統輪候冊 (截至31/3/2019),現有5,084人正在輪候嚴重弱智人士宿舍及中度弱智人士宿舍。嚴重弱智人士宿舍的正常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為2000至2002年的申請,港島區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日期為4/2002,較東九龍區 (11/2000) 「稍快」,但亦需要等候17年。而中度弱智人士宿舍的正常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為2004至2011年的申請,港島區最快獲編配服務者的申請日期為7/2004,相比其他五大區較慢,需要等候15年。

政府資助的殘疾人士住宿服務,動輒輪候十年廿載,一旦照顧者因患病或經濟問題,無力繼續照顧殘疾家人,整個家庭往往陷入困境,甚至釀成無可挽回的悲劇!難道我們真的沒有更多支援殘疾人士及照顧者服務的空間嗎?

從患病情侶所居住的干諾道西出發,步行約10分鐘,可到達德輔道西的前西區已婚警察宿舍。這個原有100多個單位的宿舍建於1955年,到2006年宿舍住客遷出,丟空將近13年。這幅「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沒有按照原定計劃交回產業署,亦沒有如2013年社會福利署提議重置為資助福利單位;一直丟空到今年一月,警務處向城規會申請重建為3座提供540個住宅單位的警察宿舍。如果2013年社會福利署的提議成真,丟空的警察宿舍重置為資助福利單位,結果會如何?患病情侶會否因有鄰近的福利單位支援,而不會選擇輕生;還是仍然選擇如此離開?可惜現實沒有如果,只有大家共同承擔的結果。

無論如何,假如當年成功重置為資助福利單位,相信定可有助減少部分社福單位的大量輪候人數。因此,若今次在重建警察宿舍之餘,不知可否加入資助福利單位,如弱智人士宿舍或資助安老服務院舍,以同時回應警務人員的宿舍需求及社區人士的需要?

前西區已婚警察宿舍丟空將近13年。網上圖片

警察宿舍混合資助安老服務院舍,或是弱智人士宿舍,這個建議看似奇怪。然而,勞福局局長曾在網誌提到:「倘若有合適的『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的空間或空置物業可供發展或重建,我們會因應個別用地的位置、面積、附近環境、當區的福利服務供應及需求等因素,探討是否適合把有關處所或用地透過改建、重建或新發展作長遠福利用途」。

再者,政府早在2003年7月,推出「鼓勵在新私人發展物業內提供安老院舍院址計劃」,以豁免繳付地價來鼓勵在新私人發展物業內提供安老院舍。現已有發展商興建一所提供290個宿位的安老院舍。 政府亦於2013年9月推出第一期私人土地作福利用途特別計劃,鼓勵持有土地的褔利機構透過擴建、重建或新發展提供服務。現時已有一個涉及安老院舍照顧服務的項目已完工,並投入服務,提供120個持續照顧護理安老宿位(包括資助及非資助宿位)。政府既然鼓勵企業及褔利機構協助增加社福設施,不如也鼓勵内部各部門參與。故此,這個建議並非天方夜談!

除了政府部門的空置宿舍外,近年因殺校而留下不少空置校舍。在未有新用途前,教育局亦要花費管理。「2018-19及2019-20年度,教育局管理空置校舍的預算開支分別為122.9萬元及196.6 萬元,主要包括保安巡邏及檢查、防治蟲鼠、清理垃圾、清潔及除草工作」(詳見立法會會議文件, p.658-659 ) 。既然校舍空置也需要花費管理,倒不如加入實際用途,如重置為資助福利單位。若可好好利用政府現存的閒置空間,或許不用撥款200億來購入約60個空置單位,以設立社福設施。

我們能夠為未來的發展需要,籌建過千億基建;卻未能為現在的社會需要,推行不用千億的福利支援。未來未來,現在仍在;現在過不了,未來不會來!我們不是個統計數字,我們是有悲有喜的人!

願被照顧的和照顧人的均可以面對現在,走向未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