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十載瀝源「盛記麵家」請長者吃麵、助機構籌款 店主細B哥:不求富貴 種樹成蔭


走入沙田瀝源邨,有一片被花卉盆栽包圍的空地,旁邊的熟食檔像一座小花園,店外太陽傘和高腳椅的擺設,以為身處在一間「文青Cafe」,但店內卻是一間具藝術色彩、已超過60年歷史的中式麵檔:盛記麵家。

盛記的裝潢別具特色,經營模式亦出奇不意,早上至中午賣麵和中餐,晚上就變成火鍋店;中秋、冬至和新年時節會做盆菜,每個月的首個星期日,更化身成「社區食堂」,免費請65歲或以上長者食麵,名額不限。請食麵活動由2008年起推行至今,越做越大。現年58歲、麵店老闆張文強「細B哥」,自幼和盛記紮根沙田,他遇過的人和事,還有沙田的滄海桑田,讓他學習到施比受更有福,一餐溫飽足矣。

除了請長者食麵,由2013年起,盛記每年都會為一間機構或社區籌款,務求盡一己之力來為社會服務,因為認同新聞媒體需要「講真話」的理念,盛記今年就選擇幫助眾新聞,於6月2日舉行【撐記者・食碗麵】義賣活動。

沙田盛記麵家店主張文強,大家稱呼他做「細B哥」。周滿鏗攝

天氣悶熱的五月天,記者來到沙田瀝源「盛記」,店內有一位臉容嚴肅的中年漢坐鎮著,工作起來一臉生人勿近的樣子。但當他坐下來,開始講述沙田的小城故事、童年往事時,笑起來總會瞇著雙眼,語氣出奇地平易近人,他就是細B哥。

1979年起,細B哥就住在禾輋邨公屋,他記得沙田當時仍然是個小漁港,人口2萬多,在父親創立的盛記之下生活和長大,「由無牌做到市政局發牌,當時我哋做日頭,夜晚唔做,諗法好簡單,就係做食肆就算無生意,都有得食。」父母不會給他零用錢,他就跑去海邊拾蜆和青口、山上摘山棯和荔枝,甚至不懂事偷鄰家的蕃薯充飢,雖然生活不豐裕,但無須為物質煩惱。

從17歲開始,細B哥便全職在麵檔幫忙,加上潮州人的性格觀念,重親情和團結,直至今天,細B哥和他五兄弟姐妹仍然在店內各司其職,「無嘢比親情更重要,雖然有時或有火花、不同意見,但唔容易。可以同屋企人一起工作、生活,好多人恨都恨唔到,這些是上天恩賜俾我。」細B哥亦感恩他的女兒十分生性,令他可以全心投入麵檔生意,貫徹始終理念:不求榮華富貴,只求平安穩定。

盛記麵家店外的擺設,以為身處在一間「文青Cafe」。周滿鏗攝
盛記店內裝潢別具特色。周滿鏗攝
這面牆貼滿黑白人像照片。周滿鏗攝

令細B哥下決心義助長者的,同樣是一位長者。細B哥記得,2008年有個婆婆,每天都會走到盛記門前回收玻璃樽,當年每個玻璃樽大約可賣得五毫子,他不忍心見到婆婆每天舟車勞頓,便提議一星期給她20元,減少勞動,但婆婆當時回應他:「B哥,我唔係要錢架,雖然我窮,但我希望憑我自己能力,以工作換取合理的報酬。」他慨嘆長者理應得到的報酬不該那麼少,便反問自己「點解我唔試下做多啲嘢呢?」、「我哋做麵的,唯一可以做的就係派麵」,他便開始實行計劃,希望喚醒更多人尊重長者,同時回饋社會,施比受,更有福。

自此之後,每個月的首個周日,盛記風雨不改,免費請65歲或以上長者吃麵,從一開始只有100個名額,到後來獲多方好友支持,2016年起索性不限名額,讓前來的長者吃得有尊嚴,細B哥說:「好彩好多朋友支持,肯多啲幫襯我哋,好多唔同機構合作,我反而覺得唔係金錢上既壓力,而係你有無心去做。」「唔係派碗麵俾你就算,老人家可以入來坐低慢慢揀食咩,好似平時招呼佢咁,嗰日唔做生意啦,唔好搞到兩頭唔到岸。」他請長者食麵,平均每次約有300位長者出席。

然而,第一年請長者食麵,盛記就遭逢巨變,當時業主領匯(後來改名為領展)一度想逼遷盛記,經過一番周旋後開出條件:要求盛記一次過租下六個附近相連舖位,繳交相等於六倍的租金。不過,細B哥卻沒有絲毫要責怪業主,「已經好鍚我,唔加我租啦,對我好到不得了。」

縱然如此,細B哥那時感到焦慮不安、難下決定,「一間變六間,營運點算呢?係咪可以吸收六倍客源呢?點做啊?但係我唔捨得呢度,走咗就無咗盛記。」為了承傳父親心血,他決定咬緊牙關租下六連舖:「你放棄一定失敗,你諗下方法啦,上天一定有安排。」直到2011年,有電視台留意到盛記的請長者吃麵計劃,經報道後,帶旺了盛記的人流,細B哥於是把心一橫,開始在店內加設冷氣,晚上將店面改為火鍋店,為生意覓得新出路。

細B哥準備晚上火鍋店的食材。周滿鏗攝

自小捱過窮,細B哥特別關心社會上的弱勢社群,願意以麵檔小小的力量幫助他們,但他自己,難道沒想過發達嗎?「我讀書唔多,學歷唔高,做一份工,守著爸爸和嫲嫲的麵檔,在舊區經營麵檔完全無諗過有發達一日,有溫飽已經好開心,真架,呢個係俾我的忠告。」那麼生意還有錢賺嗎?細B哥僅稱「營運上OK,夠交租出糧。」

原來細B哥至今仍住在公屋,皆因即使麵店賺到錢,他都將部分收益用於派麵和籌款計劃上,「我唔求好富貴,同事可以出到糧,交到租,我住公屋又如何,我有車㗎,不過是單車、手推車 、餐車。」與細B哥交談時,他總會幽自己一默,但這位「潮州怒漢」敢言也敢行動。

盛記麵家的角色不單是食肆,更履行社會責任。沙田盛記義工團Facebook圖片

除了派麵外,「盛記」試過探訪獨居長者、為長者義剪、到下白泥撿垃圾、為老人院籌款、組織龍舟隊、推廣保齡球運動等等,而去年「盛記」就幫助沙田崇真小學的一眾得獎學生,籌募了去美國參賽的旅費;各式各樣的義工服務,就好像榕樹的樹幹般,把善心分散開去。細B哥說:「香港有其他唔同的團體,默默去營運,幫助社會做好多嘢,都好辛苦,希望更多人支持佢哋,希望佢哋可以繼續營運落去。」

訪問剛完,細B哥便說:「你等一陣,我去送個外賣先」。周滿鏗攝

這棵大榕樹為這個小社區提供綠蔭,些微地影響身邊人,「盛記」現時的義工團核心成員有超過30人,當中包括義工團聯絡人Tony。Tony五年前離開銀行業,轉職期間經朋友認識了細B哥,「我喺電視見到B哥的訪問,好難得一間麵店每個月會騰一日出來去派麵。」Tony來到「盛記」,勾起了兒時在荃灣福來邨的種種回憶,「我由細到大都是屋邨長大,當見到近年一些小店生存空間比較窄,我來到盛記好有親切感,尤其是與屋邨的雲吞麵店、食肆好相似」、「B哥與鄰里的關係做得好好,好似以前屋邨鄰里之間,煲糖水又預埋你,幫手照顧小朋友做功課,就係咁俾佢吸引咗。」

在「盛記」當義工期間,Tony憶起昔日街坊鄰里的融洽關係,「次次來都有呢種感覺,每次做完義工,大家都會坐低食吓麵,吹下水,就係嗰種感覺、環境,B哥會招呼我哋飲啤酒,咩都傾咩都講。」Tony在職場打滾廿多年,都不及短短數年的義工生涯所獲得滿足感,「以往做銀行時間好緊張,朝8晚8,個人基本無咩自己時間,唔會諗住放假去幫人做義工」,「盛記令我多咗活力,由開始淨係派麵,到而家服務多元化,呢度俾我的滿足感,係多過我做銀行的時候。」

盛記麵家每月一次的「長者日」,圖中左一為Tony。沙田盛記義工團Facebook圖片

盛記今年選擇了為眾新聞籌款,亦是第一次為獨立新聞機構籌款,一家地區老店為什麼與網媒扯上關係?細B哥解釋道,「劉進圖先生(眾新聞創辦人之一)係我敬佩的人,佢做新聞工作多年係持平,我希望更多人關注新聞工作者的工作量、態度。因為新聞是香港好重要的元素,保障我們知情權。這就是為何我尊重新聞的原因。」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劉進圖遇襲案,他一方面擔心著新聞工作者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慨嘆近年香港的社會撕裂,新聞工作更需要獲得別人的認同和尊重,「好多年前已經睇到,你睇吓香港97年之後的變化,尤其是呢幾年之間人與人的鬥爭,社會分裂,出面好多怨氣,某程度上,錯誤的報道會影響人的思維」;「由佔中開始,將個風氣重新浮現,以前03年沙士,全香港都尊敬醫護人員,關心身邊人嗰種態度,同而家完全兩個世界。」

細B哥深明社會上發生的大小事,他說,反對引渡修例,「『送中』條例你夾硬來都得嘅?以前香港根本沒呢回事,香港變成咁,梗係唔得。」「以前英國做咗個好好的模式,『大市場、小政府』唔好乜都管,香港做好自己基礎,你而家唔係,樣樣都要管,邊個唔驚?」

細B哥和盛記員工都會穿上一式一樣黃綠色的T恤。周滿鏗攝

植根瀝源邨,盛記這棵大榕樹多年來幫助過不少機構、社區,它的根已經不止於沙田。「盛記唔係一間飲食的地方咁簡單,就好似村口的大樹,好多不同居民、原居民返到來,係大樹下講番以前啲嘢,或者對將來嘅願望,我希望做到呢個角色。」細B哥這樣說。

今天的沙田瀝源邨已經不再是大海,城市高樓、人口密集,但仍然有一棵大樹屹立於此。

編者按:感謝盛記麵家今年選擇幫眾新聞籌募經費,定了6月2日義賣一天,當天上午9點至下午3點的收入全數捐給眾新聞。為了增加義賣收入,本次活動還推出每張面額50元的麵券,憑券當天可用來食麵,或購買現場其他義賣物品。我們懇請讀者幫我們購買一些麵券,金額多少,悉隨尊意。當天用不完的麵券可捐給眾新聞,也可保留至今年底之前使用。眾新聞一群發起人和義工當天會在場當值,希望讀者們能來聚一聚,食碗麵,聊聊天。6月2日沙田盛記麵家見。

【撐記者・食碗麵】訂購麵券表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