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鬱躁者親歷體驗:快樂「重新定義」


黃先生年少時患上鬱躁症。多年來,他一直努力工作,執意要向他人,特別是其父母證明自己可以突破限制,做到自力更生。
 
黃先生的兄姐都是從事專業工作,而此前父母亦常常拿三個子女相互比較,難免令他耿耿於懷。
 
好景不常,他的復元路一點也不平坦,年輕時屢遭自己信任的親人、朋友以至教會的長輩惡待或出賣,曾多次病發出入醫院,再加上藥物劑量特別重,人也變得消沉起來。有好一段長時間,他無法從事自己擅長的駕駛工作,視清潔工為苦差,卻又因為家庭環境的關係,不得不苦苦支撐,情緒長期處於低落狀態,甚至曾萌生自殺的想法。
 
黃先生一直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其兒子尚在求學階段,而他自己是相當介意社會對綜援受助人的負面標籤,只要精神狀態應付得來,他寧可工作,也不願領取綜援。
 
慶幸的是,來自內地的妻子一直對他不離不棄,心甘情願與他一起共渡患難。黃先生的精神狀況經歷數度起跌,她學會了冷靜辨識與應對,有需要時向社工及醫護人員求助,務求為丈夫作出最好的安排。

網絡照片

在妻子與社工的支持下,黃先生慢慢重拾動力。而主診醫生亦應其要求減低藥物的劑量,讓他有更多精神做自己想做的事。最關鍵的是,他終於能夠重操故業,再度成為一位職業司機。雖然身邊周圍也有人質疑他是否適宜駕車,筆者卻選擇支持他,一則其精神狀態已恢復穩定,二來黃先生很享受駕駛工作給予其那份掌控與駕馭路面的感覺,並能從中拾回自信。
 
今天的黃先生已不再執著於別人的看法,也不會因為復元人士的身份而感到不自在。受到鬱躁症的「剩餘病徵」影響,他比較難停下來,然而他學會擅用多出來的精力,在工作以外,投入及專注做義工,例如賣旗、探訪獨居長者及向無家者送暖等等,找到了內心那份平安與喜樂。
 
相對兩位兄姐,他亦更主動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之前母親多次入院,都只見他們兩夫婦出入醫院,來回奔走與張羅,反而不見其兄姐的蹤影。
 
到訪黃先生的家中,你會看到他全屋貼上義工獎狀與獎章,在義務工作中,他找到了生活意義,也為快樂重新定義。
 
後記:黃先生的故事給予筆者最大的體會,是社會上不少人會因應「復元人士」的身份,低估了他們的能力。像黃先生也一度被認為不適宜從事駕駛工作,今日的他,卻被老闆認為是車隊中其中一位工作效率最高的司機。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