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戴耀廷石壁監獄來信(二):監獄折磨人的三件事


(編按:佔中三子之一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因串謀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兩罪罪名成立,上月24日被判囚16個月。眾新聞記者早前去信身在大嶼山石壁監獄的戴耀廷,邀請他與讀者分享體會。記者繼收到戴耀廷在5月8日撰寫的首篇回信,續收到他以下在5月11日撰寫的第二篇回信,訴說在獄中的感受。)

〈監獄折磨人的三件事〉

坐監最折磨人的是少了自由,多了時間。少了自由自是關在牢房之內,再不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更要按著懲教人員的指示坐、行、食、睡。多了時間是在監內很多時候都是無所事事,無聊之極,白白讓寶貴的時間漏去。在監外,我可以自由自在,但時間卻總是不夠用,但在監內,卻是正好相反。坐監還有一樣也是很折磨人的,就是與親人的直接連繫被隔斷了。雖然親人可以來探訪,但時間很短,也隔着玻璃,路程又遠,與親人的關係難免因這隔斷會變得疏離了。若是少了親人的關顧,人在監內,日子就會更難過了。

要克服牢獄生活,就要開拓新的自由去彌補失去了的自由,善用多了出來的時間,及想方法重建和維持與親人的連繫。這也是此時此刻我要盡力想方法去應對的挑戰。

戴耀廷手稿。

常會說,人即使沒有了人身的自由,他的思想仍可以是自由的,還是可以天馬行空去想像事情。但事實是我們思想也並不是想像中那麼自由的,因人難免受所處環境的慣性所局限,或是自設框框,或是因循,而使能想到的總不能跳出既有的或慣有的範疇。我也常面對這問題,雖嘗試跳出框框去思考,但總還是覺得有一些潛藏的界線窒礙着思想向某些方向推進。

現在在不情願下,我所處的環境出現了極大的改變,因在監牢之內,我的生活節奏、碰見的人,每天要做(的)事都與過去幾十年日子很不同。我突然發現,過去圍困着思想的各種界線不再存在,在監牢內我雖失去了人身自由,但思想卻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空間,變得自由自在,突破一些過去的思想禁區,多了另一種自由。

當然有了自由並不代表一定會有改變,我還得好好使用這些新得來的自由。但當要向新的方向或計劃進發時,過去在外面我碰到最大的問題總是時間不夠。但在監牢內,時間我現在反是最多的。若沒事可做,時間在監牢內真的會被白白浪費掉。但當有了新得的自由空間而要時間去開拓,這段額外得來的時間,反有了很好的用處,可用來看書、思考及寫作,把握難得的思考自由空間,向那未知的未來邁進,時間不夠再不是問題了。

三十多年前,當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那時還未有互聯網,長途電話收費也很昂貴,故只能靠寫信與女朋友也是現在的太太維持聯繫。走到信箱看有沒有信是每天最重要的時刻。一星期,會寫四至五封信,也會收到四至五封信。就是靠著寫信傾心吐意,我們決定在我回港後結婚。想不到那麼多年之後,已很久沒有給太太寫信了,因她常在我身邊,有事可當面說,若是緊急的就發短訊。現在因監獄的牆把我們隔開了,我又再次寫信給太太。記得在監內寫第一封信給太太,和讀太太寄來的第一封信,我的淚水都忍不住流了出來。我深信這一次的分開,透過重拾寫信去傾心吐意,我們的關係會變得更深,讓我們一起更親近地去走人生未來的路。

或許開拓了新的自由空間及想到方法去善用多出來的時間,及以寫信去加深與太太的聯繫,還未足以把牢獄之苦完全消去,但至少使由坐監而來的折磨減至可忍受的程度,日子可以容易過一點。

戴耀廷
11.5.2019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