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陳日君:上海公安局定期派員來港「傾偈」 國家宗教局收集訪問言論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表明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上海出生、90年代初曾到中國大陸教書7年的陳日君,接受眾新聞專訪時,憶述過去與大陸國家級和上海地方官員交手的往事。他透露,上海公安局的統戰人員,在他當年出任主教之後至近年,大約每兩年就會派員來港與他見面傾談。屬於國家級的國家宗教事務局有他的檔案,紀錄了他過往發表過的言論。

陳日君擔心,一旦港府修訂《逃犯條例》通過後,會影響一直支援中國大陸地上及地下教會的香港人,因協助舉辦內地的宗教活動,已有可能觸犯大陸法例,當局還可以追究過往的行為,指修例十分危險。

陳日君表示,內地公安局統戰部約每兩年,會派員來港與他見面。

《蘋果日報》早前一篇社論,指引渡修例後隨時會令87歲的陳日君「人間蒸發」。陳日君早前在網誌回應時,提及1998年初,他與時任中國國家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的對話,印證中共紀錄了許多有關他的資料,認為內地隨時都有罪名可對他提出引渡。

陳日君接受眾新聞訪問時,提及他多年來與內地官員的接觸。他在八九六四後,1989年至1996年間,於上海、武漢、西安、石家莊、北京及瀋陽共6個城市的7所中國神學院,擔任客席教授。在內地教書的7年間,陳日君不時與國家宗教事務局及上海公安局的統戰人員有來往。他說,國家宗教事務局監管修院事務,他的私人生活,就由上海公安局監管,「我周末返屋企,就係公安局入面嘅統戰人員管。佢哋都好客氣,嚟我家姐屋企見吓我,傾吓偈飲杯茶,好似做朋友咁。」他形容,公安局人員比較友善,有些還稱得上是朋友。

陳日君記得,90年代在內地生活期間,有關部門仍容許他與屬於「地下」的上海慈幼會修士見面。他估計,這是因為八九六四後,人們紛紛離開中國,而他卻走入內地教書,對內地顯示出信任的緣故。陳日君在內地教書期間,沒有特別批評政府,「都唔需要批評啲乜嘢,我哋只係教書。」他形容,內地當局對他印象不錯。

直至1996年尾,陳日君獲任命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他停止內地教職回港。之後他想趁回歸前夕,到內地探望家人及朋友,時任主教胡振中樞機提醒他,要內地官方正式邀請,他才有機會回去。於是陳日君要求北京官式請他們去,結果成功在1997年4、5月爭取到一次機會回內地。他與時任輔理主教湯漢及副主教陳志明一同到北京,由中央統戰部及旗下的國家宗教事務局接待。陳日君形容,那次雙方進行了一次徹底的對話,「佢哋都好鍾意聽我講嘢,我好坦白,佢哋都冇介意,好開心聽到我講真話。」他記得,那次會面期間有直接指出內地沒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佢未必同意,但至少有一個好嘅溝通。」趁著那次機會,陳日君順道去了位於北京及上海的修院,與曾任教的修院朋友道別。

回歸後,陳日君想再探訪其他省市的修院,於是在1997年尾,要求再到訪武漢、西安及石家莊,惟被當局以即將召開教會大會,時間敏感為由拒絕,籲他遲些才到訪。結果他在1998年初才能前往三地,不過他有感當時內地已不太歡迎他,「佢哋都已經俾啲麻煩我,好似唔係好歡迎我去,譬如話唔准我主禮彌撒。」

1998年,陳日君第三次申請到訪內地,前往位於北京及瀋陽此前未有探訪的修院,卻不獲批准。他當時去信時任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抗議,葉約他到深圳會面。陳日君憶述,當天甫見面,葉小文便打開桌上的電腦,讀出陳日君多年來在香港及外國的報紙雜誌受訪言論,讀了半個多小時。陳日君打趣說:「我就聽佢講,我仲提佢漏咗咩添。」陳日君稱,葉小文對他說:「你講咗咁多嘢,咁我哋點放心呀?」陳回應:「你可以放心,我喺外邊講咋嘛,我返大陸唔講㗎。」他形容當時雙方都很客氣,葉小文表示會對他訪問內地的申請再作考慮,惟最終沒有批准。

2003年,陳日君以主教身分表態反對廿三條,呼籲市民上街。蘋果日報圖片

2002年,陳日君出任香港教區主教。他說,上海公安局統戰組,此後每隔一至兩年,就派人來香港找他,「兩、三個人嚟同我傾吓偈……我都幾歡迎佢哋嚟傾吓偈。」他說,公安局曾幫忙使他可以在2004及2010年再返內地,探望家人及在修院的朋友。

2003年沙士及23條立法引發50萬人上街,陳日君當時站得很前,但上海公安人員容許他在2004年,前往上海佘山3天,不過此時他已不准再會見「地下」上海慈幼會的修士。

陳日君記得,6年後、2010年上海舉辦世界博覽會,陳日君向上海公安人員稱,希望回上海看世博,結果他獲准在上海逗留一天。「上半天參觀博覽會,不用排長龍,有車接送來往不同園區,下午就去探訪上海教區主教金魯賢,博覽會高層晚上請我食飯,之後我就回港。」

陳日君2006年獲梵蒂岡擢升為樞機,2009年退任香港教區主教。他說,直至現時,上海公安局人員仍會不時前來香港找他,了解他在香港的近況,如前年就曾兩度到訪。不過,他在2010年後,沒有再提出回上海的要求,「佢哋都有問過我想唔想嚟上海行吓,我唔知佢有咩目的,我又唔係好有興趣。如果佢真係想我去,佢下次會講詳細啲,但佢下次又唔提,咁我都唔提。我覺得去嚟冇乜用,佢唔會再畀我上去見邊個,咁去嚟做咩,做戲囉,好似我爭佢人情,我唔想。」

陳日君2014年參與佔中。蘋果日報圖片

公安局定期派員跟他傾偈,他可會覺得是監視?陳日君笑說:「我哋彼此監視,我哋一路知道佢裡面做乜嘢,佢都知道我喺香港做乜嘢。呢度要監視到我好容易啫,我講嘅嘢報紙上都有,裡面(修院)啲嘢就冇咁容易知。」

上海公安局派員定期與他交談,宗教局又持有大量他的資料,陳日君說,一旦修訂《逃犯條例》通過,內地隨時都有罪名可對他提出引渡。不過,他說不是太擔心:「我覺得佢哋未必做到咁嘅地步,可能唔會咁快到我身上。我而家其實批評佢哋都唔多,我係批評更多我哋教廷啫,因為共產黨都係咁樣啦,知㗎啦,但係教廷做法咁差,我哋先更加難接受。」

「就算我佔中自首,佢都冇興趣郁我啦,佢可能覺得對自己更加不利,製造國際新聞。」但陳日君認為,一旦修例通過,他日後也有被引渡返大陸的危險存在。「我目前同上海公安局的關係不差,但一旦換人當權,隨時也可被清算。」

內地收緊宗教管制,不少地下教會被打壓。蘋果日報圖片

陳日君擔心的,是香港支援大陸地上及地下教會工作的教友安全。他指,香港教會有時會派人到內地舉辦活動,或財政資助內地的教會。在內地舉辦宗教活動、舉行講座等,都要預先申請,不過在現時打壓宗教的氣氛下,申請獲批可說是極為困難,「佢哋以為你外面啲人唔知嚟做乜,你就算申請都申請唔到,所以費事問佢,偷偷地做。」他指,慣常的做法,都是偷偷地前往當地,舉辦活動後就匆忙離開。他擔心,將來《逃犯條例》修訂通過後,即使能避過內地政府審查,一旦被追查到身分,內地照可要求港府引渡,「而家冇呢個法例已經好危險,有咗呢個法例,就算你逃走嚟香港,佢都可以拉你返去。」

陳日君指,更甚的是,當局還可以追究過往的行為。一如當年葉小文手提電腦中有他的資料,內地政府收集的紀錄,可以既廣泛又深入,「佢唔想處理就放喺度,到佢想處理嘅時候,就有好多嘢。」陳日君擔心,一旦修例通過,過去曾前往內地支援地上或地下教會的港人,亦有可能被控。此外,教友也不敢再前往內地,協助舉行宗教活動。

陳日君表明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指單靠表面證據,已可逼政府交出疑犯,即使證據真確性存疑,港府也沒有話語權,故修例危險。他形容內地的法治是「無法無天」,並以他姐夫的經歷為例,他在文革之前是毛冷店店主,曾被無故捉到鐵路局做苦工,2、3個月後才獲釋,當局沒有一個人向他們解釋過姊夫被捕原因,「佢拉人放人完全唔使講理由,好可怕,大陸係咁。」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