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新聞專業能否不改其志?


 

 
(編按:香港記者協會今晚舉行51周年晚會,主講嘉賓為馬來西亞獨立媒體《當今大馬》聯合創辦人及總編輯顏重慶。《當今大馬》被視為馬來西亞的「第一和唯一」獨立新聞來源。馬來西亞政府一直嚴格控制傳媒機構,《當今大馬》多次被駭客入侵,當地警方亦以各種理由搜查《當今大馬》辦公室及撿走電腦,顏重慶、首席執行員詹德蘭,以及姊妹新聞視頻網站《KiniTV》更於2016被控抵觸《1998年通訊及多媒體法令》。以下是顏重慶在記協晚宴上的演辭。)

【撰文:顏重慶,《當今大馬》聯合創辦人及總編輯】

顏重慶,《當今大馬》聯合創辦人及總編輯。記協圖片

我當記者,本非刻意,命中注定。年輕時我希望成為建築師, 在發現建造玻璃塔並非人生召命前,我正在修讀建築師學位。 請不要誤會,我喜愛建築學,至今依然。然而, 我現在是從事新聞工作。

大學畢業來到香港,並成為我日後遊歷亞洲一帶的基地。隨後, 我成為了「背包客」記者,從一個國家跑到另一個國家, 目睹各種極端的痛苦,沒有尊嚴的赤貧與絕對的剝奪。雖然如此, 我亦看見了人世間的韌力、勇氣和樂觀的力量,在在予我希望。

最後返回馬來西亞時,我發現唯一可以貫徹「真正」 新聞專業的方法,就是自己發行新聞。在馬來西亞,很多報章、 電台及電視台均直接或間接地被政黨擁有, 網路空間成為碩果僅存的民主空間,這正是構思創辦《當今大馬》 的背景,名稱取義「當今的馬來西亞」。

雖然政府至今仍保證不會審查網路傳媒,《當今大馬》 卻曾遭警方搜查五次和取走電腦。 第一次搜查是在馬哈蒂爾首次出任首相的後期, 我們的電腦全被取走。

抗衡市場獨裁力

過去二十年,我曾遭到拘捕及控告, 包括在後來的首相納吉布執政期間。諷刺的是,那個標籤我們為「 叛徒」,並企圖封殺我們的馬哈蒂爾,如今再度成為國家領導人。 雖然有一些卓越的傳媒機構曾把一些獨裁者及總理拉下台,但《 當今大馬》可能是唯一的傳媒機構,既促使首相下台, 爾後又造就他重掌政權。

如今,當我們談及工業4.0與萬物互聯網的年代, 貧富間的鴻溝無休止在拓寬。事實上, 財富的集中變得愈來愈越駭人聽聞。 有些人賺的錢可以讓他們活好多千輩子, 卻有數以百萬計的人每天掙扎求存。

然而,這個全球資本主義系統正被傳媒推廣為人類發展的偉大模範。 也許,這市場是個能很好地服務少數人,而不是大多數人的模式; 也許,這市場是個偉大的財富製造器, 但它卻無力建立人性而公益的社會。

或許當我們在談反極權制度時,應該同時關注獨裁的市場運作。 這正是《當今大馬》做着的,既挑戰極權,亦嘗試尋找可行模式, 以抗衡獨裁的市場。

自成立以來,「獨立媒體需要獨立財政」一直是推動《當今大馬》 的關鍵原則。近二十年,我們或多或少都能夠秉持原則,十分感恩。 大部分原因是十五年前我們已開始透過訂閱籌募所需經費, 遠早於一些後來才相信有人願意付費閱讀網絡新聞的傳媒機構。

顏重慶 (中)在當今大馬的編輯室。Marc圖片

傳媒公司受威脅

有一種看法是新聞專業正受到威脅。然而,事實上, 是傳媒公司受威脅,而不太是新聞專業本身。

新聞工作者的角色是「記錄事件、呈現事實、營造輿論」, 這需要持續下去,但這並不是說,新聞工作者沒有受到圍剿, 包括來自穿著軍裝、商業大衣和編寫電腦代碼的男女。

此外,打擊記者不僅來自政府或者毒梟聘用的暴徒, 又或是宗教狂熱份子關於地獄之火與詛咒的警告; 新聞工作者面臨的挑戰亦來自虛假新聞的傳播者、網路軍團, 以及收割互聯網上所得利益的科技公司。

有一部新的紀錄片名為《積極手段》,內容指稱在俄羅斯涉及201 6年美國總統選舉之前,最初是利用2004年烏克蘭選舉, 以及較後的愛沙尼亞和格魯吉亞作為其測試平台。因此, 我們必須對抗這個民主體制的新威脅。

俄羅斯隱秘運作的前提很簡單,與其派出坦克車, 不如削弱民主體制;因為如果國家的人民分裂,就無法保護自己。 因此,他們的目的是要推動兩邊的極端份子,讓政治變得更兩極化。 他們大可播種一個謊言,然後讓這個謊言自我衍生。 他們不需要做政治宣傳,社交媒體自然會進行。

試想想,如果他們能夠削弱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民主體制, 你可以肯定世界上其他被受崇拜的國家領導都想做同樣的事情。

以調查報道抵抗

因此,我們必須在每一個地方抵抗這種對民主體制的攻擊。簡言之, 如果我們國家存在「積極手段」,新聞工作者需要調查與揭露。

此外,我們亦需要推動新聞自由的組織如無國界記者、 保護記者委員會等協力合作,促使臉書、WhatsApp及相關平 台承擔責任,確保本身的平台不會受到這些反民主勢力所利用。

長遠而言,我們需要扮演一定的角色,以改善大眾媒體、 家庭與學校的媒體素養。

事實上,這也是世界各地的新聞工作者, 長久以來首次共同面臨着一個與世人息息相關的議題。

我們一定要捍衛新聞專業,我們一定要確保「記錄事件、呈現事實、 營造輿論」的新聞工作者角色,能夠永續下去。畢竟, 我們需要可靠的新聞來源,因為其資訊是依據事實、可信與準確。

我們需要新聞專業,無論是任何形式的存在, 因為民主的真諦是選民在知情下在投票箱前做出選擇。

顏重慶(右)與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左)。記協圖片

挫敗中的戰爭?

我知道,有時候我們似乎在打一場挫敗中的戰爭。我在《當今大馬》 多年來一直有這樣的感覺。可是,我們沒有放棄。最終, 我們一起把一個自馬來西亞六十年前獨立以來當權、 腐敗又極權的政府拉下台。然而,這場戰爭仍在持續中。

請相信我,新聞專業能夠創造不一樣的局面——協助改變、 改善生活和賦權人民。

幾年前我讀到一段節錄語,這也是我一直所嘗試實踐的, 對我很有幫助,希望對你也有同樣作用。 當你嘗試以微薄的力量改變這個世界, 希望這段話能夠作為你踏上這趟旅程的指引,正如我般。

那段話是這樣的:

人是不合邏輯,不合理,自我中心的;

無論如何,愛他們吧。

你今天所做的好事,明天就會被遺忘;

無論如何,做好事吧。

你多年建立的事物或會毀於一旦;

無論如何,建立吧。

你給予世界最好的,而他們將給你迎頭痛擊;

無論如何,給予世界最好的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