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扶不了貧,援不了老...


扶貧是細水長流的工作,需要長遠承擔,要有決心、有理念、有策略推行......

這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今年的扶貧高峰會上之致辭。今年,政府邀請社福界與商界人士,共同商討如何以創新方案幫助基層解決生活難題。當局提倡創新扶貧,但暫未有確實新政策,我們的貧窮長者,以及其照顧者可以「細水長流」地等下去嗎?

特首林鄭月娥本月11日在扶貧高峰會上致辭。香港電台影片截圖

勞工及福利局局福長羅致光曾在2017年向傳媒提到,10年後本港會遇上「高齡海嘯」,並預料30年後的85歲或以上的人口,是現時的4.2倍。這群「高齡海嘯」下的長者,相信只有少數是過著「李超人」式的生活。而剩下的大多數,到底多少人是需要過著「拾荒黃姐」式的生活?若參考「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全港貧窮人口有137.7萬,貧窮率達20.1%,即平均每5個港人就有1個是屬貧窮人口)推算,更令人擔憂未來長者的貧窮情況。

另外,香港大學秀圃老年研究中心及多個團體,早前聯合發表有關未來香港長者護理的社會成本報告。他們認為香港接受護理的長者人數將會大幅上升,由2018年的34萬多名長者,增加到2060年的89萬。而同期所需要的照顧者亦會由4.5萬人增至9.7萬人。長者護理的社會成本將由2018年的388億,上升至2060年的2224億。因此,我們不但要扶貧,還要提早處理貧窮長者的照護問題,否則整個社會都會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

香港老人家對院舍服務的需求日增。資料照片

在未有新政策應對貧窮長者的照護問題前,社署正籌備更新安老服務統一評估機制,並計劃取消現時的做法——長者可同時輪候社區照顧服務及院舍服務。在現行機制下,長者可以同時輪候兩項服務。部份長者雖然沒有即時入住院舍需要,但因輪候院舍需時,加上擔心日後身體轉差,不少人會選擇「同時排兩條隊」。而長者在使用社區照顧服務時,其輪候院舍狀態亦會轉為非活躍;但長者可按其實際需要,再將院舍輪候轉為活躍。據聞社署認為,新評估機制可以更有效地分辨長者對社區照顧和院舍服務的不同需要。然而,關注社區照顧服務的議員及團體則懷疑,社署是為了「執靚」現時長者服務的輪候數字。

根據社署資料(截至2019年4月30日),共 41,073 人在「長期護理服務中央輪候冊內登記輪候各類型的資助長者住宿照顧服務」,而「津助院舍及合約院舍護理安老宿位」的輪候時間為39個月。而「輪候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的人數」共有12,547 人(截至2019年4月30日),當中「綜合家居照顧服務(體弱個案)/改善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的輪候時間為19個月。莫論社署更新機制之目的,最受影響的必定是一班需要依靠政府服務支援的長者及其照顧者;故此不止是貧窮家庭,還會包括一班中産家庭受到影響。長者在這個新機制下,只可以選擇輪候單一服務。若長者在使用社區照顧服務期間,身體突然轉差或家人無法支援,才可申請輪候津助院舍。除非社署將來可做到院舍「零輪候」 ,否則無法可做到現時的「無縫交接」——長者由社區照顧服務直接轉入院舍服務。若是中産家庭,還可在輪候津助院舍期間,選擇聘請外傭,或入住質素較好、收費較高的私營院舍。若是貧窮家庭,可能是直接入住質素參差的私營院舍,甚至在屋企及醫院間多番流轉。

《不退休:10條獻給老齡化社會的建議》(EXTRA TIME:10 Lessons for an Ageing Society)作者Camilla Cavendish曾說:「人們的老齡化也正呈現不平等趨勢......如果只有富人能夠享受他們最後幾十年的生活,而那些窮人在最後的幾十年飽受病痛折磨,影響的不僅僅是窮人本人,它也會讓整個社會為此付出沉重的醫療和社會福利代價,拖累所有的人」。然而,當局似乎仍未有甚麼創新政策,應對貧窮長者的照護問題;反而更新現存安老服務的評估機制,引起大眾的擔憂!

安享晚年是人人的渴望。資料照片

或許扶貧是細水長流的工作,但貧窮不應該是細水長流的生活狀態。不少人勞碌半生,一追再追,只求「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在生命最後的十年廿載,有些人奢望活得像「李超人」,但更多人只求安享晚年,活得像一個人!

但願有一天,大家可以活得「即使沉睡了,也在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