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0周年】百萬港人不分黨派上街 「團結感覺非常強」


1989年5月21日,周日,維港上空暴風雨後放晴。北京實施戒嚴,百萬香港人上街聲援北京學運,開啟香港民主運動新一頁,具重要歷史意義。當天的遊行人士不分黨派,促使了簡稱支聯會的「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成立。支聯會常委張文光記得,此前一晚港人冒着8號風球上街,當晚他們和司徒華說,要有一個容許所有香港人參加、不分政治光譜的組織,以支持八九民運。張文光有信心一定會成功,但司徒華問他:「如果失敗還會不會去?」張文光答:「失敗都要去。」

1989年支聯會常委、時任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莊耀洸說,由5月20日暴風中集會至翌日的百萬人上街,當年香港不同派別組成聯盟,面對矛盾亦願意求同存異,「團結的感覺非常強,好像全香港都有同一訴求。」他指,六四後已預料香港不會再有那種規模的運動,面對社會矛盾,很難再像當年一樣團結。

奇蹟,難道真的不會再出現?

1989年5月21日,百萬港人上街,創造歷史。眾新聞製圖

1989年5月19日凌晨,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慰問學生、含淚道歉,這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同日,部分學生一度同意停止絕食,但5月20日凌晨近1時,國務院總理李鵬宣布戒嚴令,北京城將於早上10時起實施戒嚴及新聞封鎖。國家主席兼軍委副主席楊尚昆,將多達25萬名外地士兵調往北京。

李鵬的講話在天安門廣場播出,稱要「旗幟分明地反對動亂」,學生情緒激動,宣布廣場20萬學生繼續絕食,他們不停叫著口號,要求李鵬下台,同時不少人趕往天安門廣場聲援學生。而在天安門之外,大批民眾湧上街頭攔截軍車,坐在車前唱歌、叫口號,甚至爬上軍車向軍人解釋學運的由來。

趙紫陽在《改革歷程》中提及:

19 日宣布戒嚴後,又是一次興奮劑,又把群眾的勁鼓起來了。靜坐的人增加了,各界支持的人們成群結隊湧向街頭,特別是實行戒嚴調軍隊進京,大大傷害了北京市民的感情。奉命進京的部隊沿途到處受到市民的阻撓。成群結隊的老太太、兒童躺在街上,使軍隊被阻在北京郊區,無法進入市內。

香港人在八號風球下,堅持到維園參與集會。網上圖片

戒嚴令一出,時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莊耀洸與同學隨即決定到新華社抗議。他們在5月20日凌晨3時在中大烽火台集合,不少載他們過海的的士司機,只象徵式收取車費。除了中大學生、港大學生當晚亦有示威。

5月20日周六,香港懸掛8號風球。民主政治促進聯委會(民促會)在李鵬宣布戒嚴令前,已定好在當日下午3時在維多利亞公園集會,聲援北京絕食絕水的學生。1986年成立的民促會,是由民協、匯點、太平山學會等政黨,連同教協等團體成立,主要目標為爭取八八直選及港人治港等。當年負責安排5月20日集會場地的支聯會常委張文光向眾新聞憶述,集會前夕已知道颱風來襲,但他們決定風雨不改,即使沒有人參與,對著空曠的維園也要集會。 

颱風布倫達在5月20日下午5時左右最接近香港,但惡劣的天氣沒有阻止香港人聲援北京學生的決心,大批市民穿著雨衣、舉著雨傘參與集會,坐滿整個維園。集會非由民促會帶領叫口號,而是台下的市民主動高呼:「李鵬下台!」

莊耀洸說,那是他多年來參加過最慷慨激昂的集會,之後參加的遊行全都不及那次深刻。他說,8號風球的街道十分危險,雨中的維園地面泥濘一片,但市民不顧自身安危,即使舉步維艱亦要表達訴求:「團結的感覺非常強,好像全香港都有同一訴求。」

張文光記得,集會完結後,市民意猶未盡,於是民促會臨時決定遊行到新華社抗議。傍晚6時,逾4萬人在暴雨中從維多利亞公園遊行到跑馬地新華社門前,坐在新華社前的馬路抗議。張文光說:「遊行人士由新華社門口一路坐到鄧肇堅醫院,很厲害。但民眾仍不甘心,要求第二天有遊行。」當晚,民促會宣布,將在翌日(5月21日)再上街。

逾4萬名市民冒著暴雨,從維多利亞花園遊行到新華社。網上圖片

5月21日的香港,陽光普照,民促會認為參與遊行集會的人數將比前一日「多非常之多」。於是張文光與政府和警方溝通,希望以能容納近3萬人的香港大球場為遊行終點。但警方評估大球場亦不夠坐,於是向馬會借用跑馬地馬場作遊行終點。

遊行原訂下午3時開始,中午已有不少市民到達出發點、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結果當天有過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沿路高舉「打倒李鵬」、「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中國的希望在青年」等橫額,不少市民中途加入,附近樓宇的居民為上街者鼓掌,連馬路上的車輛及電車都停下為他們打氣。由於參與人數太多,遊行隊伍不能直接前往馬場,而是經新華社再到北角糖水道,轉上東區走廊,直到隊尾離開遮打道,張文光才帶著隊頭折返跑馬地馬場。張文光記得,隊頭向馬場前進時,對面馬路仍塞滿較遲出發的遊行人士,兩邊人邊遊行邊互相打氣。

1989年5月21日,100萬香港人上街聲援學運,遊行歷時8小時。網上圖片

張文光說,遊行中最令他感動的其中一幕,是看到各個派別的人一同參與、支援學運,其中包括左派團體及教會人士:「我站在馬場終點,看到有很多唸著禱文的修女經過⋯⋯過往的遊行多數很激昂,很難想像會有一隊修女唸著禱文參與。」

這是香港首次有過百萬人上街遊行。當年《文匯報》形容這天為「永誌香港史冊的光榮日子、港人自開埠以來覺醒的重要標誌」。當天的《文匯報》社論亦以「痛心疾首」四字開天窗,抗議中共宣布北京戒嚴,部署鎮壓學生。 

民促會在馬場遊行終點宣布,籌組全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之後支聯會陸續舉辦民主歌聲獻中華及5月28日的第二次百萬人遊行等活動,亦在六四後參與黃雀行動。30年來,支聯會每年6月4日,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

1989年5月21日的《文匯報》社論,以「痛心疾首」四字開天窗。網上圖片

張文光憶述,5月20日的集會完結後,不少人提出成立支援中國民運的組織,其後推動支聯會成立的人士,來自不同界別。翻查公司註冊處紀錄,支聯會是在1989年6月15日、即六四事件後才正式註冊,首任董事包括司徒華、李柱銘、莊耀洸、夏其龍神父、程介南(後來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以及至今仍為支聯會常委的張文光、何俊仁、李卓人、朱耀明等共20人。程介南在支聯會成立不足一個月後退任董事。支聯會成立的宗旨是支持中國民主運動、支援中國民運人士和學生組織。 張文光認為,支聯會影響了整個香港社運發展,確立之後數十年香港的抗爭方式。

居民在家中向遊行大隊高舉勝利手勢。網上圖片

 

那年那天,百萬香港青年為北京學生發聲。網上圖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