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貿易戰】鄧聿文:激發民族情緒難把控後果 章立凡:意識形態和制度的對壘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加徵關稅,中美貿易談判在最後關頭破裂,戰火重燃並迅速升級。特朗普指中國出爾反爾,背棄承諾,推翻協議草案;中國官媒狠批特朗普霸權心態,一意孤行,最終害人害己。目前美國啟動對中國全部進口商品加徵關稅的程序,中國表示勢必反制,中美貿易戰戰火重燃,是特朗普任性還是習近平誤判?美中經貿衝突會不會失控?北京逐漸強硬,習近平手中有多少牌與美國抗衡?

《美國之音》節目「時事大家談」邀請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就中美貿易戰討論。

鄧聿文說,其實這很容易理解,中國國內攪動反美情緒,不管官媒說的是「先恭後倨」或者相反,他認為都是因為中共在前期判斷中是希望達成協定的,因此不希望受到民間輿論的干擾。現在中共先恭後倨,刺激輿論挑動民情的做法,是認為談判破裂,要把責任推到美國身上,並且傳遞出中國有信心打贏貿易戰的信息,同時警示這將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民眾肯定會受到很大影響。這種情況下,中共肯定要改變過去不許輿論干預談判的態度,全面調動民眾的愛國主義情緒和民族主義情緒。

鄧聿文說,包括中央電視台第六頻道播放抗美影片的做法,都是領導人的暗示,是要激發民眾的民族情緒。不過,與此同時,中共又不希望愛國情緒變為實際行動,比方說民眾上街游行等,因為這樣的話將很難把控後果,會有部分人調轉矛頭,會用政治正確性來針對習近平,會指出他過於軟弱,需要替換領導人,那將把中共逼迫到死角。現在,如果美國給予中共一點空間,肯定中共的輿論又會發生改變。總之中共要通過釋放愛國情緒來獲得支持,同時又需要小心翼翼來把控、不希望局勢失控,免得讓外交、經貿問題演變為更為棘手的內部政治危機。

鄧聿文說,至於中共媒體抗美起到的作用要分兩步看。由於中共一遇到外交問題就是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作為工具,因此這個工具的效應是遞減的。部分民眾肯定不買帳,比方說,他們對放電影之舉就不以為然。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效果。比如,華為任正非出面回答問題也激發了民眾的愛國情緒。中共基於其一貫思維,必然會在這樣的時刻操縱愛國情緒和民族情緒,製造出一種被美國打壓的悲壯。這樣一來,黨內外會別無選擇地支持黨和習近平,同時暫時放下分歧。這是習近平維持中共內部穩定的有效手段,能讓有異議者放棄分歧。否則的話,此時出面表達分歧,就不符合中共營造的傳統主流。此外,習近平也擔心,如果妥協的話,恐怕美國會要價更高,因此認為妥協與不妥協之間恐怕差別不大。

他續稱,注意到被認為是「自由派」的全國政協主席汪洋也說要跟美國掰一掰手腕(拗手瓜),這說明抗爭下去應該是中共的集體決策。就是說,如果美國得理不讓人,中共只能反擊到底。現在釋放出的抗美輿論,是為中共即將到來的措施製造鋪墊,這也包括可能使用稀土作為對抗美國的武器。

鄧聿文說,正是因為習近平希望達成協議,所以才被中共部分體制內學者認為他前期在原則問題上讓步太多,才導致美國要價越來越高,導致中國現在下不了台階。如果這個判斷正確,那就說明習近平就是急於想達成協議。在中美貿易當中,中國順差巨大,要達成協議,肯定是中國要讓步。他認為習近平不大可能一開始就打算詐降騙取特朗普的信任,然後五個月之後再反悔。

鄧:習不會接受「美紀委」來中國監督

他稱,中美貿易戰從去年打到現在,中共政府在產業結構上的確做了系列調整,包括對民營企業發出訊號,要加大發展民營的力度;也包括要加大向國際承諾進一步開放,而且一年來的確也做了,這些我們不能否定。他又說,人民大學學者金燦榮說過,中共原來承諾購買2000億美元美國產品,但是後來美國加到了3000億;美國派人監督從中央政府到縣以下國有企業的補貼情況。假設美國果真派遣一個「美紀委」來中國各級進行監督,站在習近平的角度肯定是不願意接受的,這是強勢領導人的奇恥大辱。所以,習近平會認為,與其被逼到這種程度不如打一場貿易戰,而且結果還不一定是鹿死誰手。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說,注意到周一上午新華社擺了一個大烏龍,突然報道說「貿易戰停火了」。這條消息6:54分在各大媒體發布;7:10分又都刪除了。新華社闢謠說,那是是去年的舊稿,但是與去年的5月20號對不上。

章立凡說,覺得現在其實體制內還是很希望停火止戰。所以這種烏龍才會應運而生。但是,這反應了內部的情緒。當然,從目前看,這一年多時間,主要的不同聲音是來自體制內的財經官僚和學者,也有部分民間的。這點對領導人的權威是非常不利。中共既然作出強硬姿態,所以要統一思想,必須急劇左轉,重拾毛澤東的概念,重播抗美援朝劇,利用民族主義統一人心。

他稱這都是老招,中共一直這樣。但是,一個招數反覆使用,效果肯定是越來越不盡人意。到底是真要決戰到底還是僅僅作出姿態而已,第二種可能無法能排除,畢竟體制內牽制因素太多,而且經濟數據也不支持打戰。5月15日公布的數據顯示,零售業同比增長率下滑到2003年以來最低點,就是被打回原形;工業產值4月增速環比顯著下滑;還有汽車銷售4月急劇下跌。所以,中共要想打一場決戰,恐怕自身陣腳現在穩不住;它想求和,但是使用恐嚇姿態。

章立凡說,覺得還是中共領導人處在進退維谷的狀態。他稱,記得最早領導人也不是先恭後倨而是要「以牙還牙」。後來發現實力不行才一味求和,說是雙贏,說是中美處在同一產業鏈,云云。包括部分財經官僚,比方說談判首席代表劉鶴,也是不希望談判破裂的人。不過,現在領導人如果退讓,肯定危及個人權力,所以堅決回應。

章:貿易戰是「溫水煮蛙」與「開水煮蛙」分別

章立凡說,他曾說貿易戰妥協與否,是「溫水煮蛙」和「開水煮蛙」的區別,結果都是中國經濟結構必定改變。這將導致財政收入以及稅收的變化,而中共是個高成本運行的政府,恐怕難以為繼。那樣,被問責的就是領導人。後者為捍衛權力必須選擇翻車,這符合邏輯。強制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以及政府補貼問題,美方這些要求中共本來就不情願接受,但是急於求和,加上美方切香腸,切一段敲定一段,都讓中共難以順氣。所以,它最後乾脆全盤不認帳,所以才說出了「有問題我負責」的豪言。肯定是有被逼無奈背水一戰這個心思,但是要說工於心計和輿情故縱談不上。

他稱,畢竟形勢比人強,被美國逼到牆角,不得不採取現在的做法。至於能否生效,我們看到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機械類佔50.3%,其他紡織、金屬、服裝鞋帽、化工27.5%, 剩下是別的。如果貿易戰全面打響,就會是製造業首當其衝。二、三千億美元的產品不能進美國;服裝鞋帽比例小,對美國人民影響不大。

章立凡說,他過去說過特朗普有些失誤,就是在阿根廷中美元首峰會聽了點軟話放寬了期限,讓這邊順利開完「兩會」,迅速作了調整。不過,這不是決定性的。根本上看,不是文明之間的衝突,而是文明與野蠻的衝突,是意識形態和制度的對壘,不僅拼經濟實力,也要拼政治體制。中方押寶在美國大選上,如果貿易戰沒有階段性成果,特朗普落選的話就好辦,民主黨當選可以重新勾兌。所以,短期看中共拖不起,產業結構受到的衝擊太大。長期看,美國拖不起,特別是特朗普拖不起,因為大選要來了。貿易戰也是競選籌碼,美國農民收入受影響都會影響到特朗普的票倉。但是,中國方面,不僅經濟數據不給臉,物價上漲,消費者已經體會到。總之,中共五個月的喘息和調整部署是遠遠不夠的,騰挪也不一定真正起到穩住陣腳的作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