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走過15年訂閱制的《當今大馬》總編:不可要求媒體在沒人幫忙下爭取、保護民主


馬來西亞政府一直嚴格控制傳媒機構,當地知名獨立媒體《當今大馬》被視為國內「第一和唯一」獨立新聞來源,《當今大馬》多次被駭客入侵,當地警方亦以各種理由搜查《當今大馬》辦公室及撿走電腦。及至去年大選出現逾60年來首次政黨輪替,才談得上有了新聞自由的空間。

《當今大馬》成立於1999年,後來於2004年走向訂閱制,至今成為馬來西亞最受歡迎的網媒之一。聯合創辦人及總編輯顏重慶(Steven Gan)指,《當今大馬》目前平均每日有500萬點擊次數,去年的營利達到300萬美元。

顏重慶談到《當今大馬》的財政,指出:「非常關鍵的一點,獨立媒體需要獨立財政。因為如果沒有獨立財政來源,你無辦法自稱獨立(媒體)。」但顏承認,改行訂閱制是《當今大馬》最難捱的時期之一,改制後的4、5年連年蝕錢,後來讀者回流才轉虧為盈。

顏重慶認為,「這是一個教育的過程。人們要明白媒體需要錢生存,記者需要收入,他們要養家。你不可以要求媒體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去爭取、去保護民主。至少是付出一些錢,讓記者能繼續他們的工作。沒有記者的工作,國家會變得資訊較不透明、人們較少關心(社會),對民主是損害。」

《當今大馬》辦公室。Marc圖片

草創初期,適逢互聯網興起,但全公司只有4人,主要靠朋友口耳相傳擴大讀者群。顏重慶形容,當時網上已經有形形式式的網站,類似討論區的、傳播謠言的都有,《當今大馬》則是唯一的網媒,是恪守記者專業的媒體。

「不過我覺得馬來西亞是很獨特的,有一個推動力,將人們推向互聯網。他們知道主流媒體被政府嚴格控制。所以,當人們想看到不一樣的資訊,就只有去互聯網。儘管當時來說是非常新的科技,但他們會嘗試去接觸,因為他們真的很想得到那些資訊。」顏重慶續指,當時的一些老人家不懂得用新科技,就會讓仔女幫忙,然後他們的仔女就會接觸到《當今大馬》,「你見到他們很有決心,想要接觸不被主流媒體報道的資訊。」

顏重慶又舉例說:「可能有一個在吉隆坡的大型街頭示威,主流媒體就會跟警方的講法。譬如街上有4萬人,警方說有4000。主流媒體會說他們沒有講大話,而是根據警方的數字。在街上的人知道示威有多大規模,所以他們不能在主流媒體見到想要的新聞,而被逼著去網上。我覺得這就你怎樣取得人們的信任。」就是這樣,不被主流傳媒報道的新聞很多,《當今大馬》迅速被視為敢言媒體而受到關注。

《當今大馬》當時亦都成為了全國最早、最大的網絡新聞媒體,吸引到許多廣告商投資。但轉眼就被網絡巨擘如Google等非新聞媒體蠶食廣告收入,《當今大馬》的廣告收入漸漸減少,大概到2001年,顏覺得《當今大馬》正在死亡。2004年,《當今大馬》決定築起收費牆,實行訂閱制。

《當今大馬》現行訂閱制,非訂戶只能看到一部分報道內容。

顏重慶說:「我們正在死亡。我們內部對於是否開始訂閱制有很大爭議。內容應該是免費的,我們的任務是提供資訊予每個人,我們不應該築收費牆(Pay Wall)。但我們意識到,如果我們不能維生,就不可能繼續任務。所以,最後我們找到商業資金,並說服對方相信我們能讓讀者付費,而對方被說服了。」那筆資金共50萬美元,佔《當今大馬》29%股份,餘下的71%股份由編輯及記者持有。

「一開始的反應不是很好,我們亦不意外。我們開始訂閱制是因為發現沒有其他選擇。如果不嘗試就只會死。我們築起收費牆,讀者由30萬跌到10萬,非常非常大的跌幅。」顏重慶道,4、5年後《當今大馬》讀者回流,才轉虧為營,蝕錢期間就是靠50萬美元的商業資金渡過難關。現時,訂戶每月收費為40馬幣(約75港元)、每年則為200馬幣(約375港元),去年《當今大馬》的營利達到300萬美元。顏重慶指,現時平均每日有500萬點擊次數。

顏重慶認為,「這是一個教育的過程。人們要明白媒體需要錢生存,記者需要收入,他們要養家。你不可以要求媒體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去爭取、去保護民主。至少是付出一些錢,讓記者能繼續他們的工作。沒有記者的工作,國家會變得資訊較不透明、人們較少關心(社會),對民主是損害。」今天的《當今大馬》,已經由4名記者增至60名,再加上40名做市場營銷、技術支援等的同事,已百人規模。

聯合創辦人及總編輯顏重慶(Steven Gan)。莊曉彤攝

顏重慶在周六(18日)記協51周年晚會上擔任主講嘉賓,形容記者須要以調查報道抵抗對民主體制攻擊。顏接受訪問時表示,直到幾個月前《當今大馬》才成立了調查報道團隊及數據新聞團隊,以往是全員做即時新聞,以「兼職」形式抽調做即時新聞的記者,進行調查報道。記者有時更需要同時兼顧調查報道與即時新聞,所以他認為這個模式不太好,記者不能專注做好報道。

顏指出,調查報道需要大量時間、金錢,即時新聞則簡單得多,亦都接觸到較多讀者。「在過去的20年,馬來西亞發生了很多事,你要一直報道,大家訂閱《當今大馬》是因為即時新聞。但最終,我們有太多可以做的事。我們感覺到將焦點放在調查報道是重要的,所以我們就做了。」

《當今大馬》主打本地新聞,顏重慶指自己的興趣不在馬來西亞,當他初入行做記者,主要報道亞洲新聞,至今仍然關注與大馬周邊地區。「我們發現,大家訂閱《當今大馬》因為我們在馬來西亞(報道)的勇氣,重要的國際新聞我們也會報道。但考慮到僱用海外的駐當地記者,我們的資源非常緊絀。我們覺得很多關注國際新聞的人會去其他網站。」但他指,《當今大馬》並不會忽略外地新聞,因為例如國內的穆斯林群體會較關注中東的新聞、海外留學回國的也會關注美國、歐洲、澳洲等地的新聞。

顏重慶又指,讀者群當中有九成人是30歲以上。他認為年青人不太明白媒體的角色,亦不願意看長篇報道,「所以我們正在投資Infographics新聞、數據新聞。嘗試用新科技將新聞呈現得更好,吸引年青人。」

92歲的馬哈蒂爾(中)去年領導反對派勝出大選,第二度拜相。美聯社照片

顏重慶又在周日(19日)出席由香港記者協會與浸會大學「新聞與社會研究所」合辦的講座,並在講座上分享了廿年來學到的三件事:

一、做生意還做生意,編採還編採,兩者互不相干但同樣重要。「當你在主流傳媒工作,經常有個問題,是做生意告訴編採部門,不要報道甚麼,如果你對某件事作出批判,應該溫和一點。」顏重慶續指,他的好拍擋詹德蘭是很強勢的CEO、喜歡數字、也是一名記者,就讓他管理生意的部分,自己則主管編採。「我估計大部分建立網媒的人都是編輯,不是企業家。我不認為他們可以同時處理太多事情。當他們同時處理兩邊的事,會有利益衝突。」

二、人力資源管理很重要,要自家培訓記者。顏重慶表示,《當今大馬》會送員工到海外參與工作坊等,亦有一些記者取得獎學金到英國讀碩士,「去年有兩位同事(完成碩士)回到馬來西亞,他們回來後,在數據新聞上完成出色的工作。所以,我覺得不要只看著底線(bottom line),亦都要確保你有好的同事並讓他們留低。當然,他們更優秀的時候就更難留著,因為會被高薪挖角。我們的確流失了一些人,但我甚麼都做不到,因為對方可以提供雙倍人工。但我希望他們因著信念而會拒絕邀請。所以確保他們開心、確保他們的問題得到解決。」

三、與讀者建立聯繫。顏重慶認為傳統媒體較著重與廣告商的關係,但對於網媒而言,與讀者的關係日益重要。他舉例說幾年搞的一次眾籌,名為「Buy a Brick」,那時候他們要買新辦公室大樓,因為相信舊址地主受到了政府的壓力。於是他們決定要買下屬於自己的辦公室,但新大樓叫價150萬美元。他們於是向讀者「賣磚頭」,每塊磚賣300美元,買家可以在磚上寫名字,然後《當今大馬》會用這些磚在新均築一堵牆。三個月內,他們賣出1000塊磚,5年前入伙新址,當日更開放辦公室予大眾,買過磚的支持者可以找到有自己名字的磚,與之合照。當晚又有街頭派對,約1000人在新址外面慶祝。

2年前,《當今大馬》亦都曾經為打官司眾籌,於11日完成眾籌35萬馬幣(約66萬港元)的目標。之後適逢美國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在馬來西亞上畫,《當今大馬》就與電影院達成協議,讓參與眾籌的支持者免費入場看首映。「我可以聽到他們在電影院內呼喊,尤其是當(戲裡)的《華盛頓郵報》贏了官司後,他們高喊Yeah Yeah Yeah!」另外,《當今大馬》又試過接受企業贊助而到大學校園舉搞辯論、在馬來西亞日深夜搞5km馬拉松,在增加收入的同時加深與支持者/讀者的聯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