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讚賞公民」計劃啟動 網媒的未來:有like就有coins?


讚賞公民基金會」創始人高重建,昨日(21日)正式推出讚賞公民計劃,讓讀者每一次的「讚好」化作實質的金錢回饋內容創作者。五月份,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網、眾新聞、Matters四家網上媒體/內容機構,跟早前已加入的360多個獨立網站、逾千名作者參加了計劃。

高重建解釋,任何網站安裝了他所設計的「插件」,就可以建立讓創作人收到獎賞的機制。網民每月只需要付5美元(約40港元),就可以成為讚賞公民,然後按讚賞次數(粗略地)平均分佈回饋予獲得讚賞的創作者,譬如這個月讚賞了5篇文章,每篇文章的作者就可以分得1美元。詳情可以參閱讚賞公民懶人包

四間網媒的代表與高重建、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副教授朱順慈、「廣告狂人」主編Raymond Wong昨晚聚首北角一個咖啡室,討論「網媒的未來:免費和訂閱制以外的第三條路」,同場有逾50名參與者。

高重建形容,「就算網紅都好,其實都無喺Facebook攞過一分錢,Facebook like button最大功能就係令Facebook知道應該派咩廣告俾你,即係話唔係幫創作者創造收入,而係幫Facebook派精準的廣告。」這就是他的出發點:讓創作人得到回報,所以他計設了一個工具,「當你喜歡呢個作品的時候,只要按讚,作者就會得到一些實質的回報,就係咁。」

昨晚(21日)在北角咖啡室舉行的討論。莊曉彤攝

「廣告狂人」主編Raymond Wong是首批試行的創作人。高重建於去年7月推出計劃試行,Raymond於今年初加入,但他笑言每月賺不到10美元,因為自己比較懶,而且商業模式依附在Facebook。

Facebook Page「廣告狂人」主打評論香港廣告,創於2013年,現時有7萬人追蹤。「廣告狂人」受到網民關注後,有廣告商開始找Raymond接洽,Raymond形容是「幫廣告賣告」。他亦承認,當廣告成為收入來源,會左右了他的評論。「以前我敢言啲,接咗廣告之後避重就輕,我嘅做法就係開多個Facebook group,我喺嗰度仍然敢言,講自己想講嘅嘢,Page變咗係維生⋯⋯如果新聞網站向廣告主妥協,問題大啲。」

中文大學新聞及傳播學院副教授朱順慈,研究青少年使用社交媒體的習慣多年。她指,青少年雖然浸淫在社交媒體的世界,但只會看留言、不like、不share,避免留下「數碼足印」(Digital Footprint),又習慣了接收免費資訊,不會主動篩選資訊,譬如到YouTube看影片就會看「Trending」的片。她認為,讚賞公民計劃可以減少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卻做到實質的參與,有充權作用,亦相信這個可以是有意義討論的起點,或可帶來移風易俗的效果。

讚賞公民基金會始創人高重建。莊曉彤攝

四間網媒代表亦都先後分享了自身經驗。眾新聞總編輯李月華指,參與讚賞公民計劃的時間較短,暫時收入每天只有數美元,但強調生態問題較值得關注。她說,人們不會在報攤不付錢就隨意拿走一份報紙,卻認為網絡新聞應該是免費的,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Matters Lab 創始人張潔平表示:「Matter想要解決的一個問題是,讓付費盡量碎片化,讓你可以看多少付多少。降低讀者付費和作者收費的門檻⋯⋯我自己在新聞業工作了14年,我很強烈的一個感受是,大機構一定會逐漸的消亡,我們未來會是徹底碎片化的時代,意思是很多很多獨立的個人、獨立的工作室,怎樣去建立呢個開放的內容平台的秩序,這是我非常核心的一個問題,也是現在開始做Matters的原因。」

香港獨立媒體網(獨媒)編輯部成員黃俊邦則指,怎樣付費予供稿作者一直是獨媒思考的問題,「以前創作人都抱怨,(供稿)去網媒的話好似做免費勞工。」就算想付稿費,也不知道應怎樣付、付給誰、付多少,而如今讚賞公民計劃是一個解決方法,讓讀者決定付費、作者收到回報。

他續道:「所有媒體都收廣告,如果你話無一些審查一定係呃你的,一定係會避重就輕。所以LikeCoin提供一個新的收費渠道,我唔敢話可以解決問題,但可以緩解到廣告審查的問題⋯⋯主要媒體好多時我們會話係Hit rate journalism,即係他們開那些編採會議,唔係講有咩新聞價值高的就去做,而係講你個hit rate咁低。」

立場新聞廣告經理潘卓敏認為,與獨媒同樣不知如何讓創作者有回報。

四間網媒代表參與討論:(右起)立場新聞、Matters Lab、眾新聞、獨媒。莊曉彤攝

現場開放討論後,有人提出:音樂世界有Spotify、劇集世界有Netflix,問四間媒體有否想過化身成為香港的Netflix。張潔平談到在端傳媒的經驗,她認為端傳媒當然不是Netflix,但是質素穩定的新聞機構,如果可以放大100倍便是Netflix,問題是讀者群未必支持到這個規模的端傳媒、要維持質素亦會很困難。

眾新聞李月華亦都強調資源問題,「我們係好細,呢個係一個幾fundamental的差別。我估我們大家都係摸索緊,在咁有限資源裡面做到⋯⋯我覺得係有空間,空間唔係因為我們大型,而係好多人唔做,好多人基於政治理由或者佢要追求eyeball、要生存,其實係好多好多的新聞唔去做。新聞其實係好貴的,可能你花了一日的人力,一個人其實做不完,變咗了你無嘢(報道)喎,隔離真係大的網媒劈哩啪啦咁,譬如蘋果可能一日超過100條片、文章幾百條,我們點樣去生存呢,其實係有啲難度。」

立場新聞廣告經理潘卓敏也指出財政資源的問題,他說:「成日遇到一些贊助人話『我要cancel你嗰個(捐款)喇,因為我覺得仲有啲更加需要我幫助的,我錢就得咁多,我仲需要幫助其他的』。非建制的支持者,選民來講百幾萬,但實質上掏錢出來支持非建制媒體的,真係未夠多去支撐晒我們咁多間。可能好熱心、好肯畀錢的人,來來去去都係那些人。可能眾新聞呢期做眾籌,咁資金就會從我們或者其他媒體抽走。未來就要諗點樣做呢班畀錢的大支持者。」

他續指,「逢親香港民主最黑暗的日子,或者好熱血的,遊行好多人呀,或者政府真係好衰好衰那日,反應會好些的。」他不希望支持者在這些日子才捐款贊助,因為他們每日都需要生存。

獨媒覺得是內容的的限制,「我們網媒主要係做些港聞,港聞其實係一些亞視式的內容,係搵唔到錢的,真係搵到錢的係娛樂、副刊、教育,係呢些。所以本身我們係有好大限制,大家會畀錢Netflix係因為他係娛樂的一種,但係港聞唔係娛樂,可能有些人覺得係娛樂,但相當少數。」

眾新聞總編輯李月華(持咪者)。莊曉彤攝

最後,高重建自言要再「Hard sell」一下:「經常有人覺得呢盤生意係反人性,因為你又唔收埋啲嘢(不設付費牆之類),又要人畀錢⋯⋯我覺得,我唔係咁天真膠,覺得自利唔係人性,但係好明顯它係人性的一部分。如果人性純粹自利的話,好多好多行為都解釋唔到,包括大家今日點解會喺度。我唔係要去改變人性或者挑戰人性。」

「我們想做到的,唔係令到打死唔俾錢的人變成俾錢,而係一些願意俾錢,不過無一個好的方法去俾錢,或者將錢俾到他認為欣賞的人、欣賞的作品。我自己都有呢個問題,我都看到大量的嘢想俾錢,但你要我每看一篇文都諗俾唔俾錢,俾錢要搞一大輪,而且俾2蚊有1蚊去了信用卡,我梗係唔俾。如果有一個可行機制,我非常樂意去俾。」

高續說:「我們係推緊一場國際性的社會運動,源頭係香港。香港華語地區做到,會推去其他地方。咩叫做到呢,係我們自己的目標,我希望今年可以推到1萬個讚賞公民,而家係130。」他認為如果今年目標未能達成,也就不用推出國際,因為不會成功。

眾新聞亦有參與讚賞公民計劃。莊曉彤攝
掃瞄這個QRcode即可加入讚賞公民計劃,支持眾新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