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觀

誰唱衰香港?


前港督彭定康在香港回歸後一直有間中評論香港事務,2014年佔中爆發後,他對市民爭取民主運動公開支持,對中央政府對港政策和一國兩制實施批評日趨強硬;他周二(21日)在倫敦出席一個活動前接受傳媒訪問時形容,港府修訂《逃犯條例》是香港回歸以來發生「最差的事」(the worst thing),有關條例有如移除香港及內地的「防火牆」,香港市民要承受面對內地司法制度的風險。

前港督彭定康2017年9月來港時,接受眾新聞訪問。何君健攝

彭定康對修例導致外界發出警號並不感到意外,指出修例會破壞中國對一國兩制的承諾,亦有機會危害香港作為一個國際貿易中心。他又擔心,若內地開始視香港作為如深圳或上海一般的內地地市,國際社會會認為香港不再是特別行政區。彭定康又認為,自2012年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香港作為自由及法治社會的情況日益變差,習近平均收緊對內地及香港的管治。

「肥彭」上次來港已是一年多前,但對香港問題觀察仍十分透徹,逃犯條例修訂最根本的問題,是香港及內地法律和司法制度不再有「防火牆」,而一國兩制實施變形走樣的主要因素是習近平,他上台後收緊對港政策,香港越來越像內地。據外電報道,菲律賓前監察專員莫拉萊斯(Conchita Carpio Morales)周二抵港時,一度被拒入境,被扣查4小時後返回菲律賓。莫拉萊斯的遭遇是最新例子。

菲律賓前監察專員莫拉萊斯(中)與家人來港渡假,卻被入境處盤問4個小時才放行,她不滿港府欺凌,決定返回菲律賓。美聯社

報道指,莫拉萊斯與家人及孫兒下午抵港後,一度被本港入境處職員拒絕入境申請,並將她單獨帶到扣留室,擾攘4小時後始獲准入境,但她不滿被港府欺凌,最終決定返回菲律賓。莫拉萊斯稱,入境處職員沒有說明任何原因,但她估計事件因她曾入稟起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關。今年3月15日,莫拉萊斯與菲律賓前外長Albert del Rosario,因不滿中國在南海7個島礁填海嚴重破壞環境,並阻止菲律賓漁民進入捕魚,入稟國際刑事法院指控習近平犯下「反人道罪行」(crimes against humanity)。

香港一直是開放城市,不少海外政治敏感人物出入自如,這位菲律賓前監察專員莫拉萊斯,港人並不認識,她訪港明顯並非為參加什麼政治活動,入境有阻滯,相信是與控她告習近平事件有關,令北京不高興,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外媒報道時,將事件與《金融時報》馬凱事件一併討論,馬凱去年主持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午餐會演講,其後申請工作簽證被拒,成為罕見例子,在本地外媒及社會圈子引起關注。內地當局以不發簽証「驅逐」 被視為不友好記者的慣常做法,已逐漸傳到香港。

黃台仰(左)和李東昇去年五月獲德國批出難民庇護。照片由黃台仰提供

馬凱及莫拉萊斯等個案,彭定康言論,以及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黃台仰及成員李東昇,據報獲得德國政府批出難民庇護申請等事件,都清楚說明,國際社會對香港一國兩制、司法獨立、高度自治等保証已開始懷疑;周三早上,特首林鄭月娥出席立法會答問會,繼續指責民主派邀請外國介入,有高估民主派之嫌。親中建制人士不斷指責民主派跑到外國「 唱衰香港」。

外國政府一般不輕易批出難民庇護,回歸後出現首宗香港申請個案獲批,反映西方國家,以至整個國際社會,感覺到香港已不再是97前的香港,這個才是獲批的主要原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