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强制入院 綁與不綁的迷思


新工上任後,第一次重操故業,又再處理強制入院(精神科病房)的個案。
 
記得之前曾經在本欄說過,過去筆者處理强制入院的個案中,大部分案主在急症室等候入院期間,手腳都會被五花大綁。無論他們是情緒激動,抑或是平静面對現實,醫院方面為了行政上的方便,並確保他們不會走失,有理無理都會施以綑綁,而他們的飲食以致便溺等等,一律在床上解决。
 
之所以說,強制入院對於不少案主而言,都是一個帶點羞辱的創傷經歷。
 
當天跟進的案主,在整個入院過程中大致表現平静。打從醫護社工團隊進入其家門的一刻,到上白車,到抵達急症室接受評估與檢查,一直未見有激烈抵抗。大概由於家人與社工都在場,在急症室等候期間,醫院亦未有意識要將他綑綁。
 
案主最近精神狀況有異,被診斷思覺失調復發,需要啟動強制入院程序,等候裁判官簽署相關法律文件。在長達七小時的等候過程中,他可以在自由走動,除了小睡片刻,大部分時間都在急症室範圍內徘徊遊走,而當天急症室特別繁忙,醫護人員忙於治理其他病人,亦懶得理會他。
 
由於筆者跟進案主不足兩個月,不太熟悉他的脾性,更遑論已取得對方的信任。坦白說,並無從估計案主會否借機逃脱;可以做的,就是像「吊靴鬼」那樣陪伴著他,跟他在急症室內「行孖beat」。
 
這樣子在急症室內徘徊六、七個小時,連食飯與如厠也要匆匆解決。坦白說,整個人無論是肉體或精神上都點睏倦,在腦袋渾沌的時候,也曾想過若果能夠綁著他豈不是更好?之後隨即責備自己太自私,這樣想法,未免與一貫的倡議背道而弛。
 
事後反思,其實這次辛苦一點也是值得,至少案主不用無理被綁,個人尊嚴受到不必要的侵犯。
 
說到底,整個強制入院制度有必要改革,至少要變得人道一點,例如過程中確保要有人陪伴(不一定是家人或社工,最好是案主信任的人)、減少不必要的武力制服與綑綁等。最重要的,是要顧及當事人的需要及感受,除非當事人精神紊亂,否則,應盡可能向他們解說入院的程序與原因。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