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一個輔警的告白


【撰文:一個輔警】

我的同僚:自佔中以來,我們一直受壓,但處理佔中或相關工作正是我們的職責。起初我也厭惡自己身為警察,一方面既對民主社會嚮往、也希望為下一代努力爭取更公義的社會努力,另一面自己和同事被鬧黑警、警犬,兩邊不是人。也對部分同事反佔中的表達很氣憤,甚至每天仍收到Whatsapp群組傳來似是而非的論調,我想過反駁,但無止境發洩性的互片,是不能說服他人,傷害更大。警隊如是,社會更如是。直到昨晚看到集會,終於忍不住。

七名同僚的確犯錯,他們是罪有應得 (除非上訴證明他們無罪,否則這四個字雖然難聽但絕對正確)。我們也的確替他們的家人擔憂。任何同僚犯罪,甚至普通市民犯罪,社會也應該給予他們家人安慰及保障,甚至金錢上的照顧。若發起籌款協助其家人實是義舉,但切不可將同僚犯罪混為一談。若有不公,七名同僚及其家人會上訴,上訴庭以至終審法院會還他們公道。

有同僚會爭著說,既然這麼多意見,何不退出警隊?我不會,就如很多人也會說,與其對香港意見多,何不離開?

不同宗教信仰,持不同政見的人可以是父子、可以是朋友、可以是夫婦,當然也可以同僚。我常想,若我們一同出去行咇,見到有人打家劫舍,會否因為我們投票給不同的人,而不合作追捕?若衝鋒陷陣,有同事倒下了,又會否因爲我們是黃是藍,而不給予援手?不會,因為我們身為警察,穿著制服,必須有超越政見的專業態度,以保障市民生命財產為依歸。社會上,每天仍有須要我們救傷拯危、撲滅罪行、維持治安、偵緝捉賊的工作,我仍然衷心期望和你們以此專業態度一同工作。

其他同僚,我知道你們中間有人和我的想法一樣,但礙於身份、工作,無法表達。畢竟,要發聲或退出警隊,代價實在太大(尤其正規全職同僚)。你們不用離開,但請不要沉默,別讓偏袒的理論成為警隊的主流意見。

我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先生:是就說是,非就說非,你的說話,你的一舉一動,全港市民也看著,歷史會留見證。既是集會,便是集會。集會上有同僚大聲說粗口、自比為受迫害的猶太人,旁邊還有一班見風使舵以利益為依歸的建制派議員,請問陳主席和協會仍要將我們警察的聲譽及形象拖到幾低?

其他紀律部隊的同僚,可以因為在工作地方燒烤和飲酒而被社會嚴厲譴責,你可以想像他們能夠集會聲援而不令市民鄙視嗎?

我的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新人上場,社會及警隊對你抱極大期望,你也是政府裡少數不能被任意安插上位的紀律部隊首長。社會期望紀律部隊首長是位明辨是非、有反省能力、對下屬有承擔、勇於認錯的 Sorry Sir,而非唯命是從、為自己事途著想、只管自己手下有沒有兵的 Yes Sir. 要平衡很難,但絕不能左閃右避,甚至默許下屬妄為。

我的孩子:爸爸看昨晚警察集會,看得憂心忡忡,我沒有經歷過四十年前的警廉衝突,雖然你爺爺以前也是警察,從小我在電影電視、閒話家常中已知警隊的名聲有起有跌。爸爸不想你們長大後,要面對比這時勢更壞的香港,也不想回答你爸爸做警察是因為工作、因為金錢,而背後沒有一點信念和自豪感。

我的太太:我倆不必多話。

我的父母:不用替你的兒子擔心,你們教導的,兒子一路記著。

我的朋友:不要因為我是警察便疏遠我、不要在 Facebook unfriend 我、不要因為想法不同而避談政治,真正的朋友應該對對方有良好的影響。真心話,不理正反,不妨直說,但請是非分明。

我的市民:請你們盡量放心,不是每位警察都像你們集會所見一樣顛倒是非,也不是每位參與集會的警察也認為七警無辜。若梁振英尋求連任,警隊與市民的關係越緊張,他越興奮。小確幸是期望7月1日後社會氣氛會好轉,大環境我也和你們一樣,毫無辦法,我對香港的前景看得很暗淡。

對我自己:能做的不多,但若仍有力氣,道理還是要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