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引渡修例】練乙錚:共產黨策略「用你用到盡後棄掉」 林鄭不會例外


 


時事評論員、日本山梨學院大學經濟學教授練乙錚,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分析引起巨大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以及當中涉及的香港和國際政治。練乙錚認為,此時此刻由港府提出修例,目的可能是北京為對付在香港與美國有關係的商界人士,不論是本地商人或是紅色資本。

練乙錚又提醒特首林鄭月娥,她要全面擁抱共產黨、不顧商界及香港人利益的話,是自貶價值,跟土共沒有分別,最終下場就如以往的特首一樣。練乙錚說:「她這個人已上賊船,立了心意去賣身,冇啦,如在這問題上翻不到身,她的政治前途就係咁多。共產黨的策略就係:用你,用到盡,之後棄掉你。前面三個特首係咁,佢(林鄭)都唔會例外。」

練乙錚從中美關係的角度,分析引渡修例。資料圖片

問: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目的是什麼?你認為目標是對付哪些人?

練:我估計是佔領運動後的脈絡,政治上對香港要收緊,加上中美貿易戰,北京除了擔心香港的社運人士,還有商界,想到美國或會加強在貿易上對中國施加壓力,可能商界中有人跟美國有關係,未必是很政治性的,可能是商業行為,就在那方面來制衡美國。所以,不排除在貿易問題上,是要以修例對付香港和美國之間的商人。商界點解咁着緊,可能是發覺到在這方面,可能會出問題。

問:商界說得較多的,是擔心昔日在大陸做生意的疏通工作,會被秋後算帳。

練:如果沒有中美之間的摩擦,這些全部不是問題,中國大陸貪官污吏多得很,要捉的話幾時輪到香港商人。為何他要這個時間做修例?

香港一些商人要賺美國錢,美國那邊如果施加壓力,要你在商業行為附帶任務,那就好難講。可能香港商人唔得閒搞呢啲,但佢估你係咁(指北京懷疑商人跟美國有關係),佢會諗點對付你,可能就出呢條橋。如果不是這樣,我想不到為何這段時間修例出台,而商界咁緊張。

問:對紅色資本可有影響?

練:紅色資本與香港資本,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分別。紅色資本與美國人做生意,中國一樣會擔心,紅色資本受到美國人的茶禮,也可能會對中國做些不利的事情,不要以為紅色資本就真係咁愛國。紅色資本家,有屋企人在美國及外國,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若他掉轉槍頭,自願又好、被迫又好,中國點對付呢班人?可能要用咁辦法(引渡)。修例在這個形勢出現,一定有特別原因,我估計美國因素好重要。

特朗普和習近平「過招」,香港成為美中之間的磨心。美聯社圖片

問:那麼,外國商人可會是北京針對的目標?

練:我估未必target鬼佬,如果是外國人的話,那就去到中國的外交關係層次。用香港法律對付的人,犯罪段數唔會好似孟晚舟事件中,那位加拿大外交官的層次咁高,並非為報復咁嚴重行為。修例目標可能係普通間諜行為,或者同外國勢力勾結,但對象會好廣泛。

問:即是同美國建立了關係的人就會驚?

練:對,紅色資本、香港商人,很多人同美國做生意好多年,建立了關係,仔女在美國讀書、定居,好多產業在美國,一有嘢被人揸手,中國就要有方法,萬一這些人對黨國不利,就有方法對付。

問:修例會引發走資?

練:走資同走人唔同,現在風頭火勢,首先將家人撤退先,之後可能賣物業和資產;但人本身可以不撤退,繼續在香港撈世界,會有一種新的太空人出現。

問:你在傘運時分析過,政權當日沒有開槍,可能與紅色資本在港的利益有關。如果走資的話,那麼資本家的保護傘功能便失去?

練:如果壓力去到紅色資本的話,它會加強自身防衛,會在香港做多些安全措施,具體是什麼就好難講,不知道有什麼計仔。但商人唔係咁容易撤退,他們賺錢的意欲好強,唔會咁輕易放棄,他們會計算風險,做些安全措施,之後繼續在這兒搵錢。

問:北京領導人出聲撐修例,是否無彎轉?美國的態度可是寄望?

練:好難講。立法會投票,如果商界像2003年般反對,即使夠票,但之後可能要搵地方逃亡。商家要估計危機有幾大,如通過了修例,他就被人揸住痛腳,咁佢可能有唔同想法。中央出了聲,商界係幾難搞,除非幾十萬人又上街吧,(真的有力量?)今次單一議題,是一種明確表態。

練乙錚說:「林鄭這個人已上賊船,立了心意去賣身。如在這問題上翻不到身,她的政治前途就係咁多。」周滿鏗攝

問:林鄭在任兩年,你看到她是一個怎樣的特首?

練:林鄭賣身,沒錯她是可以擁抱共產黨,但如果沒有商界支持,她的價值在哪兒、她和土共有何分別?

搵你林鄭來做,但你同商界抹晒面,究竟點解仲要繼續用你,你的好處在哪兒?原本睇中你,是因為有港英背景,得公務員、商界、香港人信任,但你而家企晒共產黨那邊,攬住北京做人,得罪晒香港人、沒有香港民意支持,做乜要你。

她這個人已上賊船,立了心意去賣身,冇啦,如在這問題上翻不到身,她的政治前途就係咁多。

共產黨的策略就係:用你,用到盡,之後棄掉你,前面三個特首係咁,佢(林鄭)都唔會例外。

問:即是香港翻天的話,林鄭是重複梁振英的歷史?

練:係,沒分別。這一點,共產黨已睇穿了,有價值的人就用,上任後就要幫佢做爛頭卒,然後等你的價值一路降到零,之後掉開。再搵第二個來,繼續同佢服務,係咁囉。

問:香港人不滿的,是林鄭連幫香港人撐下都唔撐。

練:唉,算啦。我覺得,今次係中國擺落嚟的命令,佢唔會自討沒趣,話條法例有漏洞要堵塞,搵嘢來做。

台灣在這件事上,只是配角,沒可能用修例來撬台灣承認一個中國的。對台灣來說,它答應的話,只是令一宗謀殺案可回台灣審訊,對台灣益處太少,但就要付上國家安全的代價。台灣沒可能答應的。

問:民主派可以如何增強氣勢?

練:民主派都要考慮勇武抗爭、奮不顧身,分分鐘坐監都要了,去到咁關鍵問題,遊行佢都唔怕你,民主派要想想,有無膽同佢鍊過,用某種激烈抗爭方式,似乎他們早前在立法會已突破了少少。民主光譜中的不同派別,要在今次問題上合作,大家一起做,會有更大力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