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你以為你講道理就可以了嗎?!」


香港法庭裁定七名毆打已無還擊之力的被捕人士曾健超的警務人員各入獄兩年,不少「愛字派」人馬在網上大罵法官是「狗官」,撐警團體更以遊行表達不滿,甚至上演「打法官」的街頭劇,這已引起法律界人士提出有觸犯藐視法庭之嫌的警告。但論無法無天,還要數內地抗美援朝戰史學者、軍史作家蔡小心的「毆官懸賞」,他在有逾94萬粉絲的微博發文聲稱「我願意為實施毆打英籍「法官」杜大衛雜種的人士出資一萬元人民幣,說話算數。」

在微博上自稱是戰史學者的蔡小心,是開國少將蔡長元之子,亦是延安兒女聯誼會成員,看過這背景便可以理解這名「學者」為何傾向以拳頭解決問題了。當然,理解不等於接受,但在不少內地人眼中,卻甚為討好,數百個讚好網民中,以支持者居多,有人更響應附和,甚至有人願意加碼到二百萬。

看着這些回應,我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三十多年前。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中國剛剛開放,我趁暑假到韶關遊玩。已忘了要在那兒轉車,只記得買了有座號的長途巴士票,便放心地在長途汽車總站附近蹓躂蹓躂,到快要開車時才上車,免得在車上忍受汗水、果皮和不知名垃圾混合而成的氤氳之氣。可當我上車走到位子時,卻發現座位上坐了一位黑黝黝的中年村婦,於是禮貌地問她是不是坐錯了?可否把車票給我看?她最初不搭理我,但在其他乘客注視和司機追問下,她突然大聲地說,誰先上,位子便歸誰。我跟她理論了一陣子之後,她突然站起來,左手揚起,把拿在手中的黑色雨傘在空中揮動兩下,作勢要打我,並悻悻然地吐出一句:「你以為你講道理就可以了嗎?!」我呆在當場,不能理解為何不能講道理?那是要講手麼?為何同源同宗的中國人會有如此差別?我早已忘了究竟我最後有沒有位子坐,但村婦那句話,我卻記得一清二楚。

看到蔡小心的微博,能不叫人驚嘆內地還有這麼一批人對說理仍然停留在三十多年前的態度;而更令我心寒的是,怎麼講究法治的香港,有些人的法治觀念一下子可以倒退四十年!

其實,法官作出裁決和判刑時均有引述案例支持其解釋,包括犯案警務人員把手無寸鐵的曾健超不抬上警車載返警署,而是抬到暗角拳打腳踢,顯然是有意圖的行為,目的是報復,並非無心之舉。而警員由抬人到打人相隔一段時間,有情緒亦應已冷靜下來,所以因為壓力、一時衝動而犯案的理由都沒有說服力。另外,法官亦引述案例表明,知法犯法的公職人員刑罰會偏重,以防他們濫權,因為他們一旦濫權,市民受的傷害肯定更大,這與沒有公權力的黎民百姓是不同的,即使是第一被告黃祖成的辯護律師駱應淦當日在庭外也指出,兩年判刑「不是特別過重」,他考慮上訴的,是有罪裁定,是否就刑期上訴仍須考慮。

我不知道高呼「狗官」的「愛字派」或懸賞毆官的人有沒有看過判辭?抑或只是跟著感覺走?無論如何,他們的情緒反應已為損害法治開啟了潘多拉的盒子。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