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涉搶手機案】許智峯罪成  官:「狗仔隊」是否合規非判決內容 看不到政治檢控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去年在立法會涉嫌搶去一名負責俗稱「狗仔隊」職務的保安局女行政主任的手機,被控三項控罪,包括:普通襲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東區裁判法院裁定三項控罪,罪名成立,先索取許智峯的社會服務令報告,押後至6月10日判刑,其間許智峯獲准繼續保釋。

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鄭念慈表示,裁定許智峯罪成,是基於他當日搶手機的行為,至於政府「狗仔隊」的行為是否合乎規範,並非由他判決。鄭官又指,他在本案中,只見到許智峯搶手機的行為,看不到政治檢控。他不認為許智峯有真誠悔意,判處許即時監禁的可能性實質存在。

約30多人到法院外聲援許智峯(拿咪者),高呼「政治檢控可恥」等口號。鄭靖而攝

案件今早在東區裁判法院裁決,約30多人帶同標語及橫額到場聲援,當中包括許智峯的民主黨黨友林卓廷和鄺俊宇,以及社民連梁國雄、曾健成等人。庭內的公眾旁聽席坐滿,有市民要站立旁聽。許智峯在開庭前望向旁聽席,向支持者微笑點頭。

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鄭念慈,先分析對案中數點爭議事項的看法。首先,許智峯在庭上稱,他之所以搶手機,是基於事主當時神態閃縮及鬼祟,因此認為事主干犯嚴重罪行,他才決定搶手機。鄭官反駁指,事主女行政主任梁諾施明顯是因為他嘗試取去其手機,才後退幾步,並把手機置於身後,故不接納許的說法。至於許智峯相信事主干犯嚴重罪行才搶手機的說法,鄭官亦質疑,除了指稱涉及私隱外,許未有說明事主干犯甚麼嚴重罪行,而當時事主的行為,亦根本沒可能令人聯想到她正在以手機犯法。鄭官指,許智峯並非執法者,沒有權力自行蒐證或執法。

另外,許智峯在庭上曾批評俗稱「狗仔隊」的政府監察小組,不當地介入立法會運作。鄭念慈不同意,指監察小組只是記錄議員在立法會大樓的行蹤,沒有證據支持小組曾干擾議員行蹤,或影響其履行公務。至於許智峯指,「狗仔隊」無權進入立法會大樓,鄭官表示不會評論小組是否有權進入立法會大樓,但指許智峯既然早已因此事向立法會秘書處投訴,他沒可能認為秘書處不知道小組的存在,故不可能認為事主是擅自進入立法會大樓,指許只是不認同批准小組進入立法會大樓的決定。

許智峯曾解釋,他搶手機與政府違反私隱法例有關。鄭官指,許只是主觀認定監察小組違反私隱法例,因而決定搶手機,意圖在手機內找出政府違反私隱法例的證據,又指立法會大樓並非許智峯的私人地方,他根本無權干涉其他人在大樓內如何作出紀錄,認為在客觀上,事主的行為不足以構成侵犯許智峯的私隱或違反私隱法例。另外,就事主當時是否正在執行公務的爭議,鄭官接納事主及運房局官員的說法,確定監察小組的工作是運房局的工作範圍,亦屬於公務。

裁判官鄭念慈。

以下是鄭官對三項控罪的裁決理據:

(一‧)普通襲擊

對於辯方指,許智峯只是欲取得事主手上的A4紙及手機,並非想接觸事主的身體,但想不到對方會奮力保護手機。鄭念慈反駁此說法,指任何人如果被人搶奪物品都可能會保護,事主奮力保護手機是合情合理,認為許智峯仍然決定強搶,只是一心希望成功搶得手機,從而找出政府違反私隱法例的證據,罔顧其行為接觸到事主的身體,並引致她感到憂慮及驚惶,故裁定普通襲擊罪成。

至於辯方提出,許搶手機是出於相信事主正在犯罪,希望防止罪案發生,鄭官不接納,因為不相信被告真誠相信事主正在犯罪,認為被告的動機,只是他主觀認定小組違反私隱法例,並意圖在手機內找出證據。鄭官進一步指出,許智峯無權自行蒐證或執法,因此縱使他真誠相信他人違反法例,亦不可强搶他人物品。

(二)阻礙公職人員執行公務

鄭官認為,事主是保安局高級行政主任,當日在立法會大樓紀錄議員位置,是在執行公務,而許智峯搶去事主手機,令她不能繼續記錄,阻礙她繼續工作。鄭官補充,事主早已表明自己「做緊嘢」,因此許必定明白,當時事主正在工作,因此裁定許的行為阻礙事主執行公務。

(三)目的在於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而取用電腦

鄭官指,許智峯在搶去手機後,閱讀手機內的資料,並把其中5個檔案上載至他的Gmail,獲取之前沒有掌握的資料,符合控罪中「獲益」的定義。至於辯方所爭議的「不誠實意圖」,鄭官認為正常人必然明白,在未得他人同意下搶去其手機,擅自閱讀並上載其中的資料,並不正確,必然是不誠實,而許亦肯定明白此點,否則沒有理由刪除他將檔案上載至Gmail帳戶的紀錄。

對於許智峯解釋他刪除紀錄的原因,是他擔心若政府知道他已掌握了政府的違法檔案,政府會有所準備,先發制人,以至毀滅或竄改紀錄。鄭官不接納解釋,指許既然已上載檔案,並相信已掌握違法證據,他只須公布事件,已足夠令政府不敢毀滅或竄改檔案,根本不需要刪除紀錄。鄭官肯定被告有不誠實的意圖,認為被告只是希望找到政府違反私隱的證據,因此才搶手機,故裁定罪名成立。

許智峯去年事發後,曾兩度公開道歉。資料圖片

判刑後,許智峯表現平靜,惟其妻子聞判後不禁落淚,許智峯休庭時步出庭外,以擁抱安慰妻子。經常到場聲援的王婆婆,在休庭期間大喊「政治迫害」,被庭警阻止。

許智峯在休庭後親自作出陳情,指他的行為縱使不被法庭接受,甚至超越公眾所接受的社會規範,但他只希望為不公的制度帶來改變。他表示,已起訴「狗仔隊」違反私隱條例,違法監視議會,已經排了期在年底前開始聆訊。鄭官打斷許的陳情,指他裁定許罪成,是基於其當日搶手機的行為,而「狗仔隊」是否合乎規範,並非由他判決。許智峯表示明白後繼續陳情,其間形容此宗為政治案件,再度被鄭官打斷,指是否政治案件,乃許自己的想法,對他來說,他只見到搶手機的行為,強調看不到此案是政治檢控。

許智峯繼續陳情,指他在此案中,已用盡所有合乎規範的途徑投訴,反問政府有否用合乎規範的方式對待議會,提出如DQ議員、《逃犯條例》直上大會等例子,指「當政府已經不要臉,用一切卑劣、違法的方式去打壓異見,我們是否就不可在非暴力的原則下,超越一點點的所謂社會規範,去抵擋、去反抗呢?」他承認自己有做錯,令事主難受,最後要求鄭官考慮,未來數星期立法會將審議《逃犯條例》,希望法庭的判刑可考慮到他的立法會職務,讓他可參與重要的公務會議。

許智峯的代表律師陳偉彥補充陳情,指許在道德理由上,是為了公眾利益,與一般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中的被告有金錢或實際利益不同,希望鄭官考慮此點作為重大求情理由,要求法庭考慮判處非監禁式刑罰,如社會服務令及緩刑。陳偉彥最後強調,許智峯事後在記者會上對事主道歉,而且擁有正面人格。

鄭官要求索取許智峯的社會服務令報告,但明言即使最後報告建議判處社會服務令,但並不代表最後一定會按建議判刑。他指,被告雖在記者會上道歉,但許在法庭上卻對事主作出不同指責,如指她神情閃縮、又指懷疑她干犯嚴重罪行,故不接納被告有真誠悔意,判處許即時監禁的可能性實質存在。

鄭官表示,不認為事件是政治檢控,指許應找適當的方式證明政府違犯私隱條例。至於許提出希望不影響《逃犯條例》會議審議的要求,鄭官表示,不會因而強行改變適當刑期,指明白法庭的判刑對議員議席有影響,但法官不能太看重,否則屬予以議員特權。案件押後至6月10日在區域法院判刑,許智峯獲准以現有條件繼續保釋。

許智峯散庭後在庭外表示,案件尚未判刑,此刻不適宜作出評論,要待律師研究判詞,再作決定會否上訴。他指,擔心判刑令他未能參與立法會內修訂《逃犯條例》的審議,不希望錯過香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