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拾荒婆婆生存與生活智慧


朋友在面書談起一位拾荒婆婆的故事,令我想起年前遇過的一對拾荒夫婦,憑執紙皮養大一對同時有智障與精神問題的兒子,更分別在香港及內地各供滿了一層「安樂窩」,期望令兩位孩子沒有後顧之憂。

他們兩夫婦一生劬勞,都是為了兒子們的幸福。到後來伯伯患了糖尿病,婆婆仍然每天辛勞工作,與小兒子上街執紙皮與其他物品。(大兒子與家人關係較疏離,平日多在居住的院舍活動。)因為缺乏適當的照料與護理,伯伯數度因傷口減染入院,最終引發併發症並在醫院離世。

照片中的拾荒者,並非文中的當事人。 

伯伯走後,婆婆不理日灑雨淋,不分晝夜,照舊天天出動,為的只是賺多兩個錢。日頭她會與小兒子拍擋出動,到了晚上便催促兒子回院舍,自己則繼續工作,疲倦時寧可在街上倒頭便睡也不願回家,實行「以天為被,以地為蓆」。事實上,婆婆在深夜繼續工作也有其策略考慮:因為那段時間人流疏落,工作時競爭也較小,有機會執到多些紙皮,以及其他有價值的物品。

婆婆有嚴重駝背。 因為談吐舉止較為粗魯,加上甚少梳洗,衣衫襤褸,身上發出強烈氣味,附近街坊,以至一些社福界的同行都很抗拒她。途人走過也會投以奇異目光,甚至刻意彈開。筆者記得帶婆婆返中心面談時,個別同事也曾有微言,擔心婆婆會弄污中心環境。

不過對於世俗的眼光她濶佬懶理,為自己辛勞的成果深感自豪,一切喜怒哀樂,亦只與兩個兒子的福祉緊連相扣。她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百年歸老後,兩個兒子由誰照顧,常常想為最疼錫的小兒子「置返頭家」,更曾提出由社工協助託管財產。

基於利益衝突,筆者當然不能答應婆婆的要求。而婆婆的大兒子其實也曾成家,不過來自內地的媳婦拿了身份證後便立刻申請離婚。有這樣的前科,筆者勸婆婆別想太多,另一方面則為小兒子申請輪候可終身居住的長期院舍,確保其下半生會得到適當的照顧。

記得婆婆一家轉介至中心跟進時,相關機構曾說過婆婆也屬智障人士(IQ處於邊緣水平),擔心她未能妥善照顧兒子。不過,多年的相處,卻讓筆者見識到這位站在社會邊緣的小人物,極富生存與生活的智慧。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