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中方有勢頭藉七警案收香港司法獨立


香港回歸初期,內地官員鮮有評論香港事務,以免予人損害特區高度自治的承諾,內地傳媒自然緊跟中央步伐,不敢越雷池半步。這條「河水不犯井水」的戒律在2003年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7.1大遊行」後發生轉變,時至今日,三權之中,行政立法兩權已被侵蝕,司法獨立則仍能叫得響,但七警案的裁決令凡事都要在掌控之內的北京益發不放心。

控制司法之心,早在2014年6月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顯露端倪,在這份政策性文件中,北京把獨立於行政權的法官及其他司法人員劃入治港者之列,藉此把鄧小平「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的標準套在法官頭上,如此一來,法官亦須愛國,而在領導人號召「愛國等於愛黨」的大環境下,豈能不動搖司法獨立這香港法治的基礎!

其後,便出現內地官媒月旦香港事務,包括法庭裁決的事例,較近期的有梁頌恆和遊蕙禎被撤銷立法會議員資格後,中共黨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於去年11月16日的社論中形容,裁決「大快人心」,並稱繼續對港獨此等「極端勢力需要開展堅決鬥爭」。但論密集,還遠遠不及是次七警案。

在法庭本月17日對七警作出判囚兩年的刑期後,《環球時報》翌日刊登單仁平的評論員文章,開宗明義指判決是「偏哨」(即香港叫的黑哨),重判執法人員,但卻輕判佔中的示威者,是助長佔中對香港法治的衝擊,讓打著爭取民主旗號的「鬧事者更敢放開手腳」。文章續稱,香港的法治體系「延續了殖民地的色彩,並沒有像香港政府一樣建立起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忠誠,因此遇到與政治有關的案件時,它就容易跑偏」,這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

接著,《人民日報》海外版21日刊登題為《員警被重判衝擊香港法治》的報道,藉訪問來自中國、到歐美鍍金的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點評裁決,這位經常在親中媒體上出現的法律學者,言論與《環時》評論員文章相若,但卻沒有發揮學者的角色,以法律闡釋其立論,還錯引事實:「法官沒有考慮這7名員警當時面對的是窮凶極惡的疑犯,他們被圍攻、被淋尿液、被辱駡,毆打疑犯是在極其憤怒下的激情衝動行為。」曾健超當時已被反綁雙手,有多窮兇極惡?而根據案情,控辯雙方都沒有指七警是被淋尿液的人。

不過,訪問顧敏康最大的用處可能是以夷制夷。報道引述顧敏康指,判案法官杜大衛是英國人,《基本法》允許保留聘用外籍法官,但「這種制度顯然存在商榷的地方,那就是立場問題可能影響他們對案件的判斷」。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清楚不過。

若還嫌不清楚,內地至少兩個網站和微信於22日轉載城大法律學院副院長林峰題為《該解決香港外籍法官這個歷史遺留了》的文章,應該不會讓你理解「跑偏了」。上述文章於去年12月刊登於北京大學法學院主辦的《中外法學》,內容不點自明,而網站引述時更加了一段引言,稱七警案令人「開始重新反思從港英時代繼承下來的香港司法制度」。而文中又不無繆誤地指香港法官未能當地語系化是因為厚待外籍法官、歧視本地人所致;並揚言「當中國法治國家治理體系全面確立之後,『外籍法官』在香港的歷史使命將正式結束。」

有了這些「香港專家」鳴鑼開道在前,自會有如「軍史作家」蔡小心等人在微博上響應,就七警案語帶貶意地說:「香港回歸這麼多年,法院還控制在英國人和英國制定的遊戲規則下,出廳(應為庭)還得帶著金毛狗似的假髮,這不是治外法權是甚麼?」又指「其實香港是清朝永久割讓出去的,我黨不背這個鍋……太宗時國力不夠,只能策略性收回主權,才講了50年不變,但太宗也沒想到這麼快提前實現雄厚國力。未來提前是大勢。……誰規定的『祖宗之法不可變』的?」

其後又有蔡的追隨者附和道:「中國的領土,為什麼法官是英國人」。

習慣以槍桿子和筆桿子打天下的中共,以及言論受控的內地媒體,有關文章的出現,很難想像是偶然。當然,有關言論不會一蹴即就,令香港司法獨立一天淪陷,但對內地人的洗腦作用,卻可以起著日積月累之功,為他日侵擾香港司法獨立和法治奠定輿論基礎,港人不能不察,更希望有影響力人士不要為個人私利而忘了捍衛香港法治。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