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舞台」或落幕 監製嘆校園對政治敏感 營運困難 


過去10年,「六四舞台」堅持製作六四相關的舞台劇,曾到中學巡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讓黃雀飛》等自家創作劇目,今年六四30周年到校演出《大海落霞》,講述劉曉波及劉霞的故事。六四舞台監製列明慧慨嘆,近年的政治低氣壓令學校對政治議題敏感,六四舞台要走入校園變得困難,加上要面對財政自負盈虧,劇團營運下去有難度。列明慧說,今年所有演出完成後,團隊將會思考未來路向,或許會休息一陣子,「我哋只能夠盡做,事實上如果學校唔參與的話,好難促成呢件事。」

除了到學校演出,六四舞台今年公演舞台劇《5月35日》,由著名編劇莊梅岩、導演李鎮洲這對「夢幻組合」創作,首輪售票不足3小時已經全部賣光。票房理想,六四舞台不是有得繼續做嗎?列明慧指,只因今年是六四30周年而已。

列明慧是今年公演劇目《5月35日》的監製。周滿鏗攝

列明慧2005年起擔任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義工,2009年,她與另外兩名義工因喜愛舞台劇而聚首,在六四20周年時成立「六四舞台」,希望用舞台劇方式紀念六四,列明慧出任監製。她是一名物理治療師,曾是2017年特首選舉衛生服務界選委。

六四舞台的劇目,有學校巡演、公開演出兩種。10年來做過四個學校巡演劇目,包括:《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讓黃雀飛》、《那年我的孩子17歲》及《沒有8903》;兩個公演劇目《王丹》和《雙城記》。今年六四30周年,學校巡演劇《大海落霞》由2017年開始籌備,今年4月12日起到校巡演,直到6月下旬完畢。去年眾新聞訪問列明慧,談過《大海落霞》的創作。

列明慧在六四30周年前夕,再次接受眾新聞訪問。她說,今年有43間學校參與《大海落霞》巡演,數目之多令她感到意外,「因為30周年,學校或者想同學生重溫歷史,但而家好難吸納新學校,得番一路支持開的學校,無咩新客源。」六四舞台成立首年,僅在兆基創意書院演出三場,2011年開始到不同學校巡迴演出,當時有30多間學校報名。之後,每年參與的學校數目持續減少,雨傘運動之後,僅得10多間。

《大海落霞》劇照。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慨嘆,近年的政治低氣壓,特別是傘運後,學校對政治議題敏感,劇團要走入校園變得困難,「試過校長面露不悅,甚至唔頒錦旗。」她很記得,有學校試過要求先過目劇本,甚至詢問劇情中會否有「罵共產黨」、「邊個領導人下台」等對白。列明慧說,這些「查詢」越來越多,但團隊不會把劇本給予學校,只會向他們解釋劇情。

2017年的學校巡演《那年我的孩子17歲》,講述一名內地母親的17歲女兒,在六四屠城遇害。25年後母親來到香港,阻止欲參與雨傘運動的17歲中六學生。列明慧說,有老師曾對劇中的道具表示擔憂,「劇情入面有一把黃傘,有老師問:『你可唔可以唔好出呢把黃雨傘?』但呢個係歷史背景,代表緊個時代。」

列明慧認為,校園內已經出現自我審查,「以前你唔覺得有條紅線,但而家係越來越長、越來越闊。」

除了校園紅線問題,六四舞台也要克服財政問題。列明慧解釋,六四舞台與其他團體的學校巡演不同,不會獲得政府資助,因此約一半的開支需要由校方支付,其餘則由教協、支聯會、市民捐款或公演所得的錢補貼。她以《大海落霞》為例,總成本需要約16至20萬元,每間學校演出收費約8000元,因此一年最少需要20間學校報名,才做到收支平衡,她形容近年情況已經去到「瀕死」,「如果得十幾場,係cover唔到成本,雖然今年好好成績,但我哋評估個數字之後會回落。」

在2016年的一次學校巡迴演出期間,劇團邀請了著名舞台劇編劇莊梅岩前來觀賞,列明慧抱著一試的心態,邀請莊梅岩為六四舞台創作劇本。相隔大半年,莊梅岩再相約她見面,提出六四30周年公演的想法,列明慧感到喜出望外,莊梅岩之後找來李鎮洲當導演,舞台劇名為《5月35日》,故事是以「天安門母親」為題材,講述一對老人有個年輕兒子,在30年前遇害,多年來有個心結,未能光明正大公開拜祭。

《5月35日》由這對「夢幻組合」創作,戲票首輪開售不消3小時已全部賣光,團隊決定加開7月的場次,已賣出六成戲票。雖然今年票房理想,但列明慧相信只是因為適逢六四30周年,以及傳媒一系列報道之下,才有如此成績。

她指,六四舞台不是受資助劇團,演出日期也固定在每年6月4日前後,加上香港演出場地供應有限,即使是其他本地小型劇團,也有租場困難。「淨係壽臣劇院的場租都12萬元 (指一輪公演)。政府場方面,咁耐以來,我哋只係租到牛池灣文娛中心,我哋試過想租大會堂、文化中心等,從來無成功過,但其他劇團話『係啊,我哋都好難租到』,所以我哋唔敢講,係咪專登唔租俾我。」

列明慧又說,《5月35日》選角十分順利,「因為莊梅岩和李鎮洲的關係,佢哋識好多劇場的人,選角相對地smooth,一開始已經spot到有骨氣的藝術工作者。」無奈六四劇團規模小,人手資源有限,未能多發展其他創作題材。她記得,有年輕觀眾質疑:「點解仲要睇呢啲題材有關的戲?」即使今年六四舞台在公演和學校巡演都理想,但種種因素,令列明慧思考這趟十年的舞台劇之旅,是否需要停步、沉澱。她說,在今年所有劇目完成後,團隊將會商討未來路向,或許會休息一陣子。

《5月35日》劇照。受訪者提供

守住記憶,就是對極權政府的吶喊。列明慧記得,30年前六四發生時,她是個小六學生,對於八九民運的片段並不深刻。六四舞台來到第十年,為何她要堅持向社會大眾講六四?「其實唔會好記得六四的新聞片,但當年我第二日返到學校,見到校長、老師喊,個反應令你印象好深刻,之後每一年不斷回顧呢件事,我先知道中國80年代初期,曾經有過對民主好有盼望的年代,令我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有更多認識。」

列明慧透露,《5月35日》編劇莊梅岩為撰寫劇本,莊特意到北京與「天安門母親」面對面訪談。她認為,30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仍影響今天的人,「難屬被禁聲、被旅遊,呢件事唔係創作,係發生緊。話俾大家聽,正常的事,在極權政府下好難做到。」

除了透過舞台劇反映現實,有六四難屬仍未等到光明正大拜祭的一天,卻已含冤離世,她希望舞台劇能夠讓父母和孩子有所反思,「作為父母,你見到今日政治氣候,能夠分辨是非的人會反抗,下場係咩?坐監、出走、剝奪參選權,如果你係10歲孩子的父母,你仲想唔想佢知咁多真相?」;「作為孩子,如果遇害的人是你,30年後在天上面望番落嚟,父母唔能夠拜祭你,因為受政府監控,你心情係點?你會唔會想父母堅持搵出真相?」

縱使紅線逼近,但列明慧仍希望在這個抑鬱的社會氛圍下,與謊言和遺忘對抗。「最近睇到個啲大灣區一帶一路問答比賽,我覺得好難過、好恐怖,我哋新一代係學啲咁嘅嘢,花咁多錢讀名校,但灌輸咁嘅知識俾佢。教科書有關六四章節越來越少,唔再講屠城,而是『驅散人群』,我哋係咪願意孩子學一些歪曲的歷史呢?」

《5月35日》劇照。受訪者提供

政府近期推《逃犯條例》修訂,列明慧擔心影響本港的創作和言論自由,表明反對,「傾咗20年都傾唔到,點會20日之內就傾到,政府真係擘大眼講大話。」、「艾未未都唔係因為創作涉及政治的罪名俾人拉,而係被指逃稅,其實對於內地司法制度係有極大的懷疑。」她擔心修例會造成寒蟬效應,令藝術工作者創作時,若觸及政治議題會有所顧忌,收窄創作空間。

六四舞台之後或許會因為營運困難、社會出現的紅線而暫時落幕。但列明慧很感恩,這10年間能夠遇上六四舞台的所有人和事,沒有讓她從現實退下來,「 一開始無諗過行到幾遠,但如果唔係遇到咁多好有熱情的人,你好快會有抑鬱症、做港豬,或者移民。」

《5月35日》演出後,六四舞台或會暫時落幕。周滿鏗攝

《5月35日》7月加開的最後5場部份場次,尚餘少量門票,可於城市電腦售票網訂購:

日期和時間:26-28/7/2019 8pm;27-28/7/2019 3pm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票價:$340、 $260、 $200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