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師奶反送中聯署發起人黃彩鳳:老公改變 不再說「係咁架啦、阻唔到啲乜」


「上次13萬人遊行我勉強偷走到出去,出去兩個鐘啱啱好,煮飯時間返到嚟。嗰次出到,覺得好開心。」觀塘師奶黃彩鳳曾經是社運常客,自6年半前生了患自閉症的兒子張悅,就要全天候湊仔。

三日前(28日),她在網上找母校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聯署,「但諗諗吓,佢哋都無寫到我心入面嗰啲嘢,或者,最基本嘅係我呢6年幾都唔喺嗰啲身份上面。(之前)我兼職教書係用博士名銜、用學術名銜,但係整體生活或者社會參與上,真係師奶。所以突然間就喺Facebook,我好無聊問話如果想整個全港九師奶(聯署),跟住啲朋友好大反應,係咁講:整啦、整啦,彩鳳,我都係師奶呀。」

師奶很忙,黃彩鳳集合眾師奶的意見後,將兒子安置在電視機前,自己則埋首寫聯署聲明,寫完還得問人怎樣弄個Google Form。幸得師奶朋友極速搭救,於當晚深夜就發起了「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截至昨晚(30日)6時,已經有5,260人參與聯署,師奶申報的年資由幾個月到40年都有。

她昨早開始讓聯署人寫下感言,並在個人Facebook輯錄了部分,包括:「師奶,大抵是全港人數最多的功能組別(如果有的話)。」、「唔想任何一個阿媽第日冇左個仔女!」、「終於有一個啱我身份的聯署! 我都幾十歲,死就一世,唔死就大半世,但係下一代點行落去呢?」

黃彩鳳一家三口居於觀塘翠屏邨。莊曉彤攝

今年42歲的黃彩鳳,擁有中文大學性別研究哲學博士學位,過去3年擔任專上學院的兼任講師,任教性別、文化研究及媒體等科目。她於今年辭任教席,做全職師奶專心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兒子張悅。她會跟兒子談六四,試過用紙巾砌成「坦克車」,模仿30年前王維林「以身擋坦克」的情況。

黃彩鳳發起的聲明寫得貼地,其中經常被「貼堂」的包括:「得20日諮詢? 一次月經嘅週期都不足呀!」、「師奶罷工,暴政必亡。」她說,聲明內容其實集合了眾師奶的意見。她在個人Facebook出Post話「想整全港九師奶聯署」,朋友紛紛留言支持,她卻不知寫甚麼好,「跟住就一人一句,有個話無新界喎,喔我加番新界離島,因為我有朋友都係師奶、住喺離島嘅,以前都係參與社運,跟住要照顧家庭。逐樣逐樣咁樣砌上去,譬如講『師奶罷工』係我其中一個friend留言,嗰句真係佢嘅,我覺得好,我應承你一定加呢句。」

她又在家長WhatsApp群組問師奶意見,「其實喺聯署入面有出現嘅幾句,都可能係佢哋有提出過嘅。我都諗,呢條問題都好值得諗。但係佢哋其實係無話想一齊行動定點,唔緊要啦。」

收集完意見,聲明卻不是話寫就寫。「跟住我就話好難寫喎,我話師奶係有套language架吓嘛,到底點寫呢,其他聯署都好似(樣),有個朋友就俾咗啲建議。我覺得都係民意嚟嘅,因為佢話佢都係好想聯署嘅師奶,呢個同志師奶嚟嘅,好搞笑,佢好認真列咗幾點。後來,到我個仔真係放學,我就由得佢睇電視,睇睇睇,睇咗一個鐘。我就寫,一路改改改。」

寫完之後,朋友就叫她轉貼出來。「我話未share得喎,我都唔識整Google Form,跟住有個殘障師奶就話我幫你問!跟住佢一貼(文問人),佢另一個網友,又係一個新手師奶嚟嘅,話『整咩呀,我幫你整吖』。佢即刻、唔使一個鐘即刻幫我整好。」這份「全港九新界離島師奶反送中聯署」在當晚近12時面世,成為眾多院校聯署以外的新戰線,亦迅速獲轉發及聯署。

黃彩鳳參與了4月28日的反修例大遊行。資料圖片

黃彩鳳笑言,老公比她更「師奶」,煮飯、格價都比她叻,也會在家裡稱丈夫做「老婆」(所以她一家有兩個老婆)。「我問我『老婆』,你肯唔肯聯署,你先係真正嘅師奶,佢唔制。不過我『老婆』今次有啲改變嘅,即係我以前參與社會運動,其實佢都唔係好支持,今次真係唔同。」

黃彩鳳說,記得4月28日的反修例大遊行,「老婆」那時候對遊行的反應冷淡,覺得「一定係咁架啦,你都阻唔到啲乜。」後來黃彩鳳就跟他談到下一代的生活,即是聯署上寫的「老實講,我地仲有幾多年命呀?老套啲講,更擔心既係下一代,佢地條路仲好長。如果生活環境越來越差,苦既係佢地。」這才令「老婆」的態度有了轉變。

她提到,「老婆」經常到中國大陸住酒店,部分原因是兒子的自閉傾向,「我個仔喺香港唔願意出街,但佢好鍾意住酒店,佢(「老婆」)就諗咗啲平嘅方法,就係去大陸住酒店。因為係牽涉過關嘅,亦都會有啲擔心。我『老婆』對政治嘅嘢比較敏感,敏感意思係其實佢唔參與......但言辭之間,佢都比較擔心,佢話如果我哋返到去嘅時候,唔好講六四呢啲嘢。」

夫婦下周亦打算去中國大陸,「我話你(「老婆」)擔唔擔心,即係如果過關嘅時候有咩問題你擔唔擔心,今次佢真係第一次講唔緊要,過唔到關,最多折返。不過,會訂唔使俾錢先嘅酒店。雖然呢個擔心好似太誇張,不過我覺得正正就係成件事令到大家都好憂慮。真係幾時有事,你點知啫?」

黃彩鳳兒子張悅,曾經跟媽媽一起設計上街道具,用膠紙在衣服貼上「不要專政」。資料圖片

雖然自家「老婆」不參與聯署,但朋友、社會反應熱烈,拓闊了一般對「師奶」的定義,譬如有人說:「我係男人,我可唔可以聯署,我都有幫個仔沖涼,都係雙職師奶」、「同志師奶,我湊我老公」。黃彩鳳認為,為家庭無償勞動的人,都是師奶。

她又提到:「我有個PhD嘅同學,佢無繼續做研究,佢就係喺屋企湊兩個,但佢平時未必係用師奶呢個名稱。佢好犀利,一個人湊兩個,突登唔請工人,亦都突登唔發展自己嘅事業,佢好想去做呢個角色,不過佢係比較中產以上嗰啲,今次令佢(想到)係喎我係師奶嚟架喎,亦都proud of 自己係師奶。」

「我個聯署係刻意寫709(中國大陸維權律師被大抓捕)嘅。」黃彩鳳在聯署寫道:「我地知道內地啲師奶,唔見左律師老公好耐好耐,千里尋夫不果,審訊無得睇,係監獄都不能探......除左敬佩和支持這些師奶外,我地盡量唔想成為下一個」、「無論是全職師奶、兼職師奶、傷殘師奶、老師奶、單親師奶、新來港師奶、不同種族師奶、任何階層要照顧老幼殘家居既師奶,互相呼籲,各盡所能。」

黃彩鳳認為:「而家社會撕裂嘅情況,就係一啲二元對立。譬如講緊反對中共、反對中國,好多時就等同咗反對內地人。但係倒番轉,如果佢都係一個師奶?」她想,同為師奶,可能有些事情並不因地域界線而對立。

中國大陸被捕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資料圖片

如今,黃彩鳳見到的不只是一個聯署行動,而是自發行動湧現。「有個朋友畀咗意見之後,就係咁喺自己Facebook講,話啲人攻擊彩鳳乜乜乜,佢自己又出一個post。大家都好野貓式,就住呢件事elaborate,我哋真係無組織。甚至乎我見有啲人留言話,不如印(聯署聲明)出嚟我哋擺街站啦,我唔知會唔會咁樣做。就係大家自己再演繹,全部都係一個網絡咁散出去。」

「我出咗之後有朋友問我,好搞笑嗰個,話工聯會校友(聯署),佢唔係玩。工聯會好多course,任何一個界別嘅人都會報過。我覺得佢唔係玩嘅,因為佢真係有報過,真係遍地開花。跟住有個朋友係殘障,佢自己寫咗一段好短嘅,跟住就發俾自己嘅殘障朋友。」黃彩鳳道。

傘運後,大家都問還有甚麼可以做;修例當前,人們會說聯署、遊行,作用可能好有限,但為何不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