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2017年的香港


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接受《紫荆》雜誌訪問,談到中央對特首的四大條件: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有管治能力、港人擁護。王光亞是國務院系統的港澳事務主管,他說的話就是北京最高層要他講的話;值得注意的是,訪問裏王光亞提出「從中央角度看」的特首具體工作要求--準確貫徹落實基本法,要能全面、準確、客觀地向中央反映香港的情況,提出工作意見;也要用符合香港法律規定、符合香港情況的方法向巿民解釋中央的政策,落實中央的決策。 

先說四大條件,顯見是參選特首入閘要求,但是擁有這四項條件不等於一定平步青雲,這僅是入場門檻而已。至於「從中央角度看」的具體要求就說得很白了:不論誰當特首,都得百分百遵從這些工作要求。事實上北京不可能長盯着香港的一切,於是特首就得「 要能全面、準確、客觀」向中央反映香港情況。王光亞在《紫荆》的長篇訪問,大方向談得不少,我覺得最棉裏藏針要數這一段,他實是是拐了個彎說:匯報香港情況不容剋扣兌水加鹽添醬,釘是釘鉚是 鉚,做事要老實。 

北京要求通盤掌握香港實況,是不是等於過去做不到或是沒有做,這次要通過王光亞說出來?背後真相無人知曉,不過看來北京對這一硬指標不會讓步,因為王光亞用的字眼是「要能全面、準確、 客觀向中央反映香港情況」,即是說,若特首「不能全面、準確、客觀向中央反映香港情況」,那就不必幹這差事,捲鋪蓋回家可以了 。

王光亞是外交官出身,曾經長駐聯合國,外交官在國際舞台就是一國的代表,出來講話不會偷工減料更不會放大演繹,他對《紫荆》這部分的講話極其值得重視,顯示北京的底線是絕對不可謊報港情,以及要用在地的方法落實中央政策--「符合香港法律規定、符合香港情況的方法向巿民解釋中央的政策,落實中央的決策」,便是這段說話由來,同樣也是語氣極重。 

不可謊報港情的原因,與香港面對的情況有關,今年更是事關重大, 一、2017年是回歸二十周年;二、2017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從歷史維度觀之,六七暴動的肇因和結果,客觀上令到北京在八 十年代初處理香港問題時存在另一重考慮。這兩樁事件今年若然其中之一處理失去準頭,今年說不定對北京而言是頭大的一年。


文化大革命是中共建政後影響最廣、最深遠的人禍,全國上下連同那 時仍在英葡殖民治下的香港澳門都受衝擊;文革結束已四十年, 可是餘毒在大陸各層面苟延殘喘。香港的六七暴動雖然有稱貧富懸殊、殖民統治是誘因之一,但是毋庸諱言與神州大地的火紅文革有更大 關係。在激烈衝突的1967年躁動夏天,老一輩港人應仍記得,遊行示威家常便飯,真假土製炸彈滿街,經濟凋敝一落千丈。於左派來 說,這場他們稱為「反英抗暴」的鬥爭,是殖民主義統治者對愛國人 士的打壓,是港英管治不當的結果,是對社會發展不均的反彈,套用毛澤東的話,「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 

文革結束後五年,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對毛澤東及文革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儘管史家批評《 決議》在批毛一事留有尾巴,可是對文革卻是清清楚楚,「使黨、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毛澤東發動文革的論點「是完全錯誤的」,文革「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八十年代初剛從「階級鬥爭是綱」 氛圍存活下來的中國大陸,雖然未至於全面去毛化,但去文革化則是全國共識,也由於此,才可在中共的「同心同德」號召下埋首經濟發展。

中共對文革既有定論,而北京如何評價香港的六七暴動令人關切。六七暴動之後多年,昔日內情逐漸曝光,新華社內部極左派頭頭被點名 ,一場發生在香港、牽涉人命財產損失的政治運動,竟與遙遠北京的 中央文革小組有某種連繫,個人的政治利益與香港社會接頭,如今回看依然是莫名其妙的荒謬。近年香港社會對六七暴動越趨關注,平情而論,除了文革這一主因,六十年代香港社會矛盾嚴重, 此一因素不能抺殺,但抗爭其後發展成為武裝鬥爭,「菠蘿」遍地, 無辜巿民死傷,則是社會絕對無法接受的抗爭方式。

這場鬥爭的大輸家,是暴動前在社會擁有相當大空間的左派,不僅大批工人因罷工失業,還有為數不少的被判刑投獄。出獄之後,一身傷 疲,重投社會等於由頭做起。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有稱北京對六 七有暴動「定論」之說,重點是「韜光養晦,不爭出頭」云云。 然而,到底有無「定論」,外人難以得知,但事實是自此左派人士陸 續融入主流社會。這一過程不算漫長,心路歷程則是迢迢遠路。 八十年代中英談判後,左派人士開始進入港英代議政制系統,最為人 矚目是譚耀宗進入立法局。此時,六七暴動也好,反英抗暴也好, 一一在中英合力催生的前回歸氛圍輕輕放下。如今事隔三十年, 此刻重看香港前途會談歷史,六七暴動與前途談判兩者雖然相隔二十年,卻隱然存着一條歷史虛線。

長埋歷史的昔年往事,遇上近年中國大陸颳起「不能以改革開放後30年否定前30年」之說,朦朧之中隱約令人感到或會是一股為文革翻案潮流。這事非同小可,是因為中共中央早已通過否定文革的決議,如今突現「不能否定前30年論」,平伏了的人心再見波動--是不是重新評價文革?若是,則是中共歷史最大的翻案風。「不能否定前30年論」在去年文革發動50周年一度令全國迷惘,到5月16 日深夜,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打破文宣系統的沉默,發表署名文 章〈以史為鑒是為了更好前進〉,「一定要牢牢記取文革的歷史教訓 ,牢牢堅持黨對文革的政治結論」。言下之意, 仍以1981年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的《決議》為對文革的評價。不過,這篇文章並非社評,以筆名發表是否另有含意? 是否對文革的看法與《決議》內容相比有更大迴轉空間?在大陸成為 人們心裏懸着的一個大大的問號。

如斯氛圍底下,香港六七暴動有否重新評價的可能,相信在個別圈子 已然成為話題,甚或尋且是未來工作或活動的方向。對北京來說, 六七暴動在此刻的香港相信仍是敏感議題,加上今年是回歸二十年,領導人必然來港參加活動,倘若任何事件掀起社會波動,肯定不為北京接受。然而,客觀是「不能否定前30年論」 仍然老神在在,於某些人心目中,重評六七暴動的機率並非全然堵死,仍有轉進空間。香港重大歷史事件半百周年前夕, 社會表面上風未動、旗未動,可是人心是否在動,一一茲事體大。 今年的香港,是北京金睛火眼盯着的地方,不容稍有閃失;尤其是對香港民情的掌握,一旦差之毫厘,便會謬以千里,往往便是出事的根源。

 

illustration by 玖拾伍

 


我們的眾籌活動已結束,謝謝你們的支持。你可以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