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最後的燭光,最後的見證


【撰文:南秀】

如果隨便問身邊的朋友,童年時最早存有記憶的事情,答案會是甚麼呢?第一次上學?第一次旅行?還是第一次跌倒受傷?我的答案有點特別︰在一個烏天黑地的日子,跟著父親和哥哥,舉起一根類似是木條的東西,上方掛著一塊白布,不知寫了甚麼,在很多很多人的地方,走了很久很久的路。

然後,是父親拿著一個地拖把,在一塊大紅布上寫著一些不明所以的大字。再然後,是電視上不斷重複出現的新聞報導員,和鏡頭不斷震動的畫面。就是這些零碎模糊的片段,勾勒出我腦裡最早期的回憶。

那一年,我六歲。

有人說,童年時的經歷對人的影響最深,也最令人執著,一點沒錯。如果說新一代的政治啟蒙事件是反國教或佔中,那六四事件就絕對塑造了我今天的政治價值觀。可是,傳媒在報導六四事件三十周年的新聞時,往往會集中訪問當年已經成年的人,又或者還未出生的新生代。反而當年還是幼童的七十後或八十後,卻往往被人忽略了。

請在這輸入 Caption。如不需要caption, 請將此行文字移除

我曾經很糾結於這種介乎於曾親身經歷與未曾經歷的身份尷尬裡。像我出生於那個年代的人有甚麼理由或情感如此偏執地高喊「毋忘六四」?直到最近,我才終於意識到,原來我們這一代人在六四事件上的意義,是我們是最年輕的見證者,或許也是最後的見證者。若干年後,要是真相還是被邪惡所掩理,要是曾經在前線奔走的人都走了,我們就會是守護真相的最後力量。

我記得有一位德國籍的同事跟我分享,希望自己的婆婆能等到他的兒子長大,親身跟他分享二戰時的慘痛經歷,用見證人的身份令下一代人明白納粹的可怕。因為他覺得全因婆婆的影響,令他對二戰有更深的體會,徹底影響了他的一生,而自己卻擔心未能好好的向下一代做同樣的見證分享。這件事令我非常震撼,因為我突然明白,我們這一代人在六四事件上的歷史意義,就是要以見證人的身份,盡力向下一代傳承著這個使命—而我們恰恰就是最後的見證者。

七十後八十後的朋友們,我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會有自己的六四「童年回憶」。儘管這些回憶有點模糊,儘管這些回憶有點遙遠,但千萬不要低估它們的重要性。如果你認同這個運動的歷史意義,那麼就不要猶豫,請帶領自己的孩子出席燭光晚會,跟他們分享自己的經歷。不要看輕小朋友的理解能力,也不要低估自己對他們的影響力,就如同我在前文所分享的一樣。

若果你還猶豫於應否出席六四燭光晚會,那麼就請回想一下最近香港所發生的各種政治事件。在這風雨飄搖的日子,你有否想過,燭光不能再照亮維園的日子,是如此的接近?你有否想過,你今年點起的,或許是漫長黑暗前最後的燭光?如果你不屑於行禮如儀,又有否想過,或許日後連行禮的機會也被奪去?所以,請把握每一次出席晚會的機會,因為每一次都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晚會,最後一次點起的燭光, 最後一次跟孩子們一起的經歷。

出席六四晚會,不僅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選擇,更是我們這一代人的責任。不只為純粹悼念,更是以一個見證人的身份向世人作出莊嚴的見證,告訴世人遺忘不是我們的選擇,告訴後代堅守是我們的信念。日後若果真相不見天日,正義得不到申張, 我們就會是守護燭光最後的見證者。

這是時代賦予我們的光榮使命。

六四晚,維園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