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六四・三零・誌


【撰文:飄楊、小鳥】
 
人生幾個三十年。
三十載記憶延綿不滅,無非深刻、沉重;有揮之不去,有未敢忘卻。
歲月山河,有人濺血,有人淌淚。歷史,何竟都以血淚撰寫,也許,那是為了後來的、更多的人,不再流血,不用嗆淚。為了他們往後的路,走得容易一點。
 
我們這一代人,都曾直接或間接經歷過六四吧。在廣場上,在電視銀幕前,坦克軍隊槍林彈雨間屠城的驚怖,天安門一夜變了生死場。誰不捶胸嚎淘、悲憤震怒。

加拿大記者Arthur Kent拍攝影片:Tiananmen Square Massacre: Black Night In June (2019)

於是我們像清明祭祖、重陽掃墓般,年復年,在那夏日晚上,在星星燭火之間,重述歷史,為天安門母親減一點悽苦孤單,讓新生代認識歷史真相,更要告訴中共霸權:咱們不會放棄,向你追究屠城責任。
 
然而,可知這只是我們的想法,我們的經驗,我們的情感。在中國大陸,這件世界大事是隻字不可提的禁忌。2005年6月4日,有人在北京街頭問路人,今天是甚麼日子,幾乎人人都支吾以對,完全不敢說今天是6月4日!
看看這部叫《忘卻的一天》的短片,有些人看手錶假裝不知道,有些藉故離開。這是何等可怕的現象,到底中共政權做了甚麼,能夠使人民自我審查到如此地步?

A Day to Remember from Freewaves on Vimeo.

*《忘卻的一天》短片連結* https://vimeo.com/44078865
 
這三十年間,世界起了巨大變化,香港也回歸了。中國現在的調子是:中國已經強大起來,共產黨將國家由一窮二白做到富有強大,有人說中國以此作為對六四事件的回應,已經是一個交代。既然中國已經強大了,「六四」一事還要提嗎?中共如何自圓其說,自欺欺人,我們管不了,但對今天的香港人來說,平反六四還有意義嗎?
 
深深記得三十年前的震撼,香港人前所未見的同仇敵愾、團結一心。我相信當年的香港人是真心的,上街遊行不是因為懼怕中共,而是義憤填胸。那一刻,是非分明。三十年後,是甚麼改變了人心?
 
「平反六四」,近年爭議不斷。對支聯會以「建設民主中國」為目標,普遍更覺與港無干。香港人對自以為是、恃勢凌人的霸權中共深惡痛絕,中國如何已經不重要,所謂「你死你事,關我屁事」。
 
事實上香港已到了一個臨界點。往後望,香港是神州大地的一部份,即使曾經是英國殖民地,香港的過去與中國從來沒有分開。往前看,香港人需要作一個香港跟中國作何關係的決定!

無論何去何從,香港可能是唯一在中國以外對六四這件事最接近和最有關係的歷史見證者!無論願意不願意,香港已肩負了這歷史見證人的責任。就像「逆權司機」一樣,他不得已目睹韓國光州事件的發生,學生們知道他並不願意留下,設法幫他離開。結果他離開了槍林彈雨,回到平靜;但他曾親眼目睹的血淋淋真相,讓他看到平靜安穏不過假象。這醒覺就是他發覺無論他有多麼不願意,他也逃避不了這個歷史見證人的責任,逃避不了自己作為「人」的責任。

人性之兩面,醜陋和光明並存,然光明一面往往要在醜陋到了極致才被看見,所以歷史記載的都是人種種醜陋帶來的苦難,但為每段歴史作分段的,都是因為人性光輝一面得到彰顯。
 
香港養尊處優的日子已經過去,紀念六四,因為昔日屠殺自己人民的政權,今天繼續無止境的蹂躪香港的民主自由獨立法制,甚且藉通過修訂逃犯條例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萬丈深淵。
 
讓我們毋忘三十年前那段天安門血淚史,那超越身份認同、語言文化差異的糾結的普世人性和追求:尋求真理公義,渴望民主自由。
讓那片港式紀念六四的招牌浩瀚燭海,成為中共強權永遠的疙瘩和控訴:人民不會忘記。

2018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楊必興攝/P H Yang Photography
 

忘記是一種解脫,但忘記歷史,就是預先原諒了下毒手的原兇,既然早就被原諒,世界就沒有對錯了。這樣的解脫,就是Milan Kundera 說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為了不讓黑暗得逞,我們就不可以忘記。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