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六四30周年】內地青年來港悼念:香港不要成為第二個廣州  


2019年6月4日下午,香港的六四紀念館盡是內地人,他們存活在真相的對岸,渴望在這個特別的日子,來到旺角這個小天地找尋那片被隱藏於高牆外的真相。記者向到訪的內地青年,了解他們為何對六四史實有興趣,獲告知他們平日會透過「翻牆」於網上閱讀香港新聞,培養獨立思考能力,他們因而與主流內地人的看法不同,成為神州大地特別的「異類」。

6月4日,六四紀念館內都是希望了解六四事件的內地人。黃思銘攝

來自廣州的「異類」:堅定

青澀的面容、專注而好奇的目光,在六四紀念館內一眼就察覺到他們的存在。兩個來自廣州的青年陳同學、楊同學自稱是「異類」,會急著搶答記者的提問。兩人讀高中時,在網上「翻牆」偶然看到《天安門》這套紀錄片,心情十分激動,此後成長的歲月,都有「翻牆」看港澳台新聞的習慣,希望尋求事實。

談及六四,他們的看法與內地同學截然不同:「10個同學人當中,或許有5個人知道六四事件,但認同六四需要平反的,可能只有2至3個人。」、「他們會說『血腥鎮壓是維持穩定的唯一方法』,這套論調植根在他們的腦裏。」22歲的陳同學不忿地說,但他也明白畢竟身處在一個洗腦國度,民眾容易相信官方的論調。

30年前的北京,令人難忘。黃思銘攝

兩人即日來回香港,到訪紀念館後,晚上到維園舉起燭光。他們有感香港是廣州的影子,無法不關注香港發生的事。他們對於香港的關懷源自文化共通,身處香港,他們有一種擁抱本土文化的感覺。

「我活在廣州,卻感覺我是一個被邊緣化的本地人。」不論是言語還是思想,他們都說無法融入廣州。兩人自小看港產片、唱廣東兒歌、堅持在日常生活中講廣東話、發手機訊息也會打廣東話。他們指,現在廣州的「00後」,有更多的娛樂選擇,看大陸、日本和韓國的,甚少人會追逐港產電影或廣東歌曲。
 
陳同學認為,香港和中國的民主扣連,中共沒有民主制度,自然不會容許香港有民主。他指,中共會用盡一切的措施去赤化香港,在其權力範圍內,容不了香港這個異類。「我不希望香港成為第二個廣州,很肉赤。你看見香港很多事情不斷被同化,你會感到婉惜,因為十多年前,廣州早已經歷過一次。」

六四30週年前夕,楊同學在朋友圈放了一張燭光相片,沒有人有反應。他感到灰心,比起官方禁言,他認為更是人們主動避而不談。陳同學說,共產黨在經濟上滿足了人們的慾望,人民就覺得政治與他們無關。但兩人認為,生活中所有事,都和政治有關。

問及六四對他們的意義,他們視為覺醒,亦是一份良知的承傳。他們深信,生而為人,沒有人想受壓迫。楊同學指:「六四事件還未能放低,未有平反的一日,我們都不應說放下。」他們說,要記住六四,兩人堅定不移的目光、清晰的表達,真的是「異類」。

記憶、公義、希望,是六四博物館的主題。黃思銘攝

來自深圳的少女:慚愧

「我今年23歲,直至去年才認識六四事件。」來自深圳的少女陳同學,為參與維園燭光晚會來港。她說,內地完全不談六四,去年無意中「翻牆」得知六四史實。她認為,事件對中國十分重要,期望來到六四紀念館了解更多。

陳指,內地青年要接受很多「思想教育」,例如大學一年級時需要參與軍訓,在學期間有很多必修的政治課,不修讀就無法畢業。陳說,大部分同學完全不知道有六四事件。部分有認知的同學,卻認同官方鎮壓,認為若當年不鎮壓學生,今天中國的走向就很不一樣、不可能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她續說,主流的內地同學都很認同執政黨,在他們眼中,國家各方面的監控都是合理,否則中國就亂了。

她的與別不同,則源於一次偶然的「翻牆」,從此明白,她是活在一種虛偽的資訊世界當中,資訊流動是何等重要。

陳同學在言談間,強調悼念的意義、承傳的必要。「歷史,需要人不斷去回憶,如果不再悼念,人民就會忘記。」對於香港的悼念活動,她相當感動,認為在中國難以了解六四事件,唯有香港每年堅持舉辦燭光晚會,令更多內地人認識六四。

她雖感到當年的北京學生是異想天開,用自己的性命和一個殘忍的政權對抗,但她更多是感到慚愧。「我自己做不到,我是有點慚愧。30年前,學生跟我年紀相約,他們參與運動去為個人的理念奮鬥、發聲,今天我不及他們。」問及六四對她的意義,她若有所思的回答:「公民的民族自由來之不易,希望每個人都會為此奮鬥。」柔弱的外表,溫婉的言調下,藏有她的堅持。她期望能在當年北京學生身上,學習到心懷勇氣、勇敢表達對自由的渴求。

6月4日,六四紀念館要排長龍才能入內。黃思銘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