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從李蘭菊到葉菊蘭...


李蘭菊女士說:「三十年來,我記住每一個細節,記住他們每一個人的臉容,記住他們的聲音,記住他們的汗水和淚水,我甚至記住他們生命最後的體溫!」

三十年前,到底需要多少勇氣,才可以走過當時親身經歷的血和淚?三十年來,李蘭菊女士到底需要多少勇氣,才可要求自己記住當時的人和事?三十年後,到底需要多少勇氣,才可再次站於人前,訴說當時的人和事?在點點燭光下,李蘭菊女士如泣如訴的分享,令人想起台灣的葉菊蘭女士。這位擁有相似名字的女子,也在1989年,經歷一件驚心動魄的大事。除了改變她自己的人生發展,亦影響台灣這幾十年的發展!

葉菊蘭和丈夫鄭南榕。網絡照片

葉菊蘭的丈夫是鄭南榕先生,他在上世紀80年代創辦《自由時代周刊》批評時政。當時,他獲得不少台灣民眾支持,隨後亦多次發起要求台灣民主化改革的活動。1989年,鄭南榕因涉嫌叛亂被台灣當局傳召,但他因不滿指控,拒絕出庭應訊。1989年4月7日,鄭南榕為了「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留下一句「國民黨不能逮捕到我,只能夠抓到我的屍體」,自囚於雜誌社內自焚身亡。

葉菊蘭隨後決定繼承丈夫遺志,棄商從政,以「孩子,陪我打一場母親的聖戰!」為口號參選。自此,她擔任多屆立法委員,並多次揭發國民黨政府官員的貪腐,也致力推動釋放政治犯,以及平反二二八事件等社會議題。

她隨後加入民進黨政府,擔任交通部部長及行政院副院長等職位。2005年,她成為高雄市代理市長。她是台灣第一位女性直轄市長,任內重整市政府團隊,並提出將高雄市建設為「海洋首都」的願景。

葉菊蘭。台灣《蘋果日報》照片

2016年,鄭南榕逝世日被台灣當局定為「言論自由日」,以紀念鄭南榕為追求言論自由而奉獻犧牲的精神。
 
三十年來,葉菊蘭和李蘭菊,台灣和香港,在歷史的巨輪下,各自走著看似不同卻又有所相連的路。葉菊蘭和李蘭菊,可謂受盡如千錘萬鑿的試煉,面對如烈火焚燒的煎熬。她們無懼粉身碎骨地走下去,只為了「要留清白在人間」!這些年來,台灣也走過不少「驚濤駭浪」,逐漸成為不少香港人羨慕嚮住的地方。面對此刻的「風高浪急」,香港要如何走下去?

作為營營役役的小人物,或許我們不能理解鄭南榕的自盡明志,不能認同鄭氏夫婦的政治理念,不能體會李蘭菊這些年來的感受…即使我們沒有如「梅蘭菊竹」的君子情操,亦沒有如「石灰」的銅鐵意志;但有些道理不能忘記,有些責任不能逃避!小城大事,需要大家一起走出來!一起守護我們的家—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