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遊行聯署有咩用?」— 政治昏暗中如何悲觀地積極


一浪接一浪的聯署行動,有中學、大學、各個業界,甚至有自稱師奶的自發聯署,都在反對政府強推《逃犯條例》。民陣於六月九號發起遊行,號召市民上街反對惡法。這股熱潮一再被視為雨傘前夕的再現,眾志成城的氣勢一洗瀰漫著傘後公民社會的無力感。這幾星期不斷出現的零星自發行動,帶給我們甚麼的啟示?

【學界反送中條例聯署合集】

【反引渡修例聯署合集】互動專題

反思「成效論」的限制

對於集體行動的理解,「成效論」一直是社會的主流論述,我們可能都曾經聽過一些質疑反對修例的行動會否成功的聲音:「遊行有咩用」、「聯署然後呢?」。而現實上,很多市民都認知到即使聯署遍地開花,遊行人數再多,讓政府撤回修例的可能性還是很低,沒有政治博弈可言,更加不會感動到漠視民意的林鄭。從這一點上,我們馬上可以得出單以「效用」、「成敗」、「理性計算」理解政治參與有其限制,在絕望政治的格局中也難以給予個體動力參與其中。這不是完全否定「成效論」,參與抗爭必定帶有其目標,渴望帶來改變,抗爭的策略也應以較高成效的方式行動 。這裏質疑的,是以工具理性的計算作為參與集體行動唯一的動機。它的盲點在於,「為了改變某樣東西」意味存在一個相對的客體作為終極目標,行動自身只是一個工具。面對強權,若只論成敗得失,最理性合理的結果必定是不作任何行動。 面對無力的政治現實,我們究竟為何(Why)和如何(How)作出政治實踐?

肯定道德情感的位置

要走出成效論的惡性循環, 需要恢復非理性政治情感的位置,透過一種集體的抗爭情感氛圍和敍事,使得更多人願意上街。恢復政治情感,首先要肯定道德情感的動員是重要的。以這次修例看,社會上的集體氛圍,是一種非理性的政治情感-義憤、熱情、悲壯,一種內在需要,自發的,「我想出來」的動力。當我們深刻感受到不公義,隨之而來的憤怒、難過等情緒可以挑動個體內在的熱情,從而轉化成參與政治的行動力。道德情感也是思想的推動力,能達至認知上的解放,成為一種道德指標,肯定和彰顯背後的道德價值,在絕望政治當中悲觀地積極。而個人情感亦會透過彼此互動感染成為集體情感慣習,進一步激發集體行動。政治行動的價值並不止於成功失敗,而政治實踐自身已有其內在價值,即通過作為主體的內在衝動(inner urge)去作自我實現和自我決定。當「連登仔」自發的去派傳單,連結彼此共同介入事態,成就自我探索和自省的過程,正呼應「命運自主」的意涵。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傳單自己派,為的是要做一些符合自己價值觀的事,以身體介入事態,創造政治參與的可能性。 

重構「希望」- 民主作為實踐

許寶強在《情感政治》中借人類學家Ghassan Hage提出的兩種希望的理解作分析,分別是目標導向的希望(hope of actuality),和希望的過程 (hope of potentiality)。目標導向的希望是計算成敗可能後對結果的期盼,可理解為渴望行動帶來即時效果 。香港人事事講求效率成效,然而這種對希望的理解容易讓人陷入絕望無力,尤其在威權政治當中。而希望的過程則強調耐性、等待,重視公民累積的發展和對生命力增長而感到滿足的力量。改變並非「to be or not to be」 的靜止狀態,而是「becoming」,不斷流變、持續累積的進程和存在 。

衝量抗爭的價值,標準可以不在於單次行動的成敗得失,而在民主公民的培育中反映,體現於參與抗爭的主體有沒有變得更願意積極投入去參與公共政治和社區事務,在不同範疇作日常生活的抵抗;有沒有勇氣展開自我抗衡強權;對政治信念的堅持能否延續;以及在互動過程中如何相互影響。而民主實踐的經驗自身正是建構主體性和政治行動力重要的基石,在這次修例中,更多政治素人踏出自己的舒適圈,自發的以不同形式反對修例,正是公民成長的過程。民主作為實踐,追求的不單是制度上的改變,而是人的轉化。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睇政
#講咁多都係想9/6見到你
#西西弗斯同大家講加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