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是記者─六四印記》向讀者致敬


《我是記者—六四印記》一書6月4日下午在維多利亞公園首次公開發售,在集會舉行前15分鐘,3000本全部售罄,我謹代表編委會向讀者致謝,並對向隅者表示歉意。我們在6月5日早上已經安排加印,月中應該有新書供應,請各位讀者稍候。

編者按:眾新聞七一遊行會擺設街站,售賣本書,讀者也可透過預訂郵購,郵費自付。預訂表格:https://forms.gle/PUfuQa4N6XgtJUcq8

兩位作者張結鳳和區家麟為買書的讀者簽名。照片由筆者提供

今次是繼當年《人民不會忘記》一書熱賣後又一次的紀錄,香港人對記者的支持,我們永記在心;一如北京市民和中國大學生1989年對我們的囑咐──要把真相告訴全世界人── 我們一生都不會忘記。

民心不死,良知也不死。歷史是由人民及歷史學者撰寫的,不是當權者。

香港人心中有把尺,有需要的時候都會走出來。

這是我們其中一位作者、電視台攝影師何展鵬對當年百萬港人上街的描述。

我們都以香港人為榮,趁此機會也讓我講講故事。

2018年夏天,我們一班老記者在一次聚會中提到,明年是「六四」三十年了,北京政府還是不肯面對1989年血洗北京的事件,既不認錯,拒絕向人民道歉;更想把事實改寫,淡化甚至歪曲;我們覺得如果要做點事,是時候要好好計劃一下。大家一呼百應,舉手支持。

於是在去年秋天,「六四」三十年這個項目的記者工作組組成,大家坐下來,就行家提出的意見進行討論,包括除了出書外,也要考慮拍片以吸引年輕人的注意。工作組後來成為了「我是記者—我的六四故事」及《我是記者—六四印記》製作組。成員包括本人、郭達俊、張結鳳、楊健興、陳伯添以及林祺娟。

製作組幾位成員:(左起)筆者、陳伯添和郭達俊。照片由筆者提供

之後我們決定向「人民不會忘記基金」遞交計劃書,申請撥款,以資助拍片和出書,所有收益撥回基金。由於大部份人士都是義工,被訪者和作者都不收分文,我們很有信心可以收回成本,現在從新書的暢銷情況看,估計問題不大。

首先是拍片,製作組很快就找到20多位1989年曾直接採訪過六四的記者錄影短片,當中包括曾經拍攝坦克人的攝影師曾顯華,後來經前亞視的行家聯絡,又找到了當年的攝影師勞家輝,他當天錄影前我們還閒話當年,豈料一開機錄影,他竟忍不住痛哭起來:

 我和所有香港人一樣,
若不提起,便覺得沒有事了。
但若你要提,你要講得清楚,
便要想得清楚,你要想得清楚,
自己又會經歷多一次,
當你經歷多一次的時候,
你便會想起那些槍聲......那些槍聲……
槍聲你聽到了,
那麼,那顆子彈究竟往哪裡去了?

勞家輝這一段自白很震撼,製作組開始感到有點歉意,因為今次的計劃,每一位受訪者和作者都要回家翻箱倒筴去找文件和相片;更痛苦的是要他們重整當年可怕的經歷,再次打開那個仍未完全癒合的傷口。其實不單記者行家哭了,連為我們寫字幕的年輕人也哭了。

最後的30人名單有在廣場寫下遺書的蔡淑芳及在天安門城樓前中槍的張結鳳;還有遠在加拿大的前無綫主播蘇凌峰,專程由英國趕回香港的謝志峰。梁慧珉親眼目賭開槍及死傷無數,更是鐵的證據。現身說法的記者有部份沒有上京,他們當年分別在香港及海外報導這事,同樣感人。這三十條錄影片全部都放上YouTube,免費供大家觀看,並為歷史留下一個紀錄。

同期,製作組也構思新書的內容,我們希望把新聞工作的精神承傳下去,於是也邀請了一些89年後才入行的記者參與其事,當中包括在趙紫陽逝世後到其家鄉採訪的呂秉權、報導李旺陽事件的林健誠及採訪天安門母親的呂熙等,令書的內容由三十年前接到今天。最後,我們把60位記者的文章分成四個部份,每篇都有其可讀性。

再次多謝大家,多謝60位記者挺身而出,也多謝各方友好的支持。這是最需要說真話,講真相的年代,不能逃避,不可逃避。只有堅持,不斷詰問,真相才有機會大白!

《我是記者─六四印記》部分作者。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