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外國人愛香港 烏克蘭青年:對家有種責任 日本女生:與中國不一樣


 

香港人,是他也是你和我。

周日反送中大遊行的人海中,同樣穿著的白衣,有不同膚色、不同種族的人,他們都視香港為家,是香港人的一份子。雖然不是生於香港,但此刻同呼吸香港的自由空氣,他們不想香港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他們選擇頂著炎夏上街表態,與一眾香港人並肩而行。

Vladi(左)與從事自由創作的女朋友阿靜(右)一同遊行。生於香港的阿靜表示:「佢(男友)鍾意香港多過我。」她坦言,早幾年一直很想出國讀書,不願留在香港,「自從遇到佢之後,我就覺得,其實香港都係我屋企。連佢一個外國人都覺得香港係佢屋企,佢想留喺度,咁我……其實今次都係我咁大個女第一次遊行。」吳婉英攝

白衣人潮中,有一個舉著手寫字「CHINA HANDS OFF OUR HOME」紙牌、留有一頭棕色卷髮的青年。他是28歲、從事電腦研究工作的Vladi,來自烏克蘭。

Vladi向記者表示,他在香港生活短短一年,已愛上這個城市的動力和自由,有意留港定居,惟今次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令他感到難過,「我認為香港正失去其自由,隨著時間愈失愈多。我不想住在一個地方,在那裡,我的自由在一段時間後會通通被奪走。遊行是其中一種方式去表達我的不開心。」Vladi指,這是他首次上街,即使以前在烏克蘭,他亦未曾參與過遊行。這次站出來,因為他已認定香港是他的家,「我想在這裡定居,我覺得對我的家有種責任。」

Vladi形容,他與香港有很親近的感覺,「對我而言,這是一個對的地方,因為香港人很有動力,我認為香港人比很多西方人都更有動力。生活在香港較有壓力,你要更努力,但你也更容易看到努力的成果。我喜歡香港,因為她推動我更加努力。」Vladi續指,在歐洲生活較亞洲輕鬆,歐洲人不用非常努力工作,都可以有相當舒適的生活,「我不喜歡這樣,我想在生命裡達成最多的事。」他有很多事想達成,其中一件是開設一間研究機構。他表示,在烏克蘭開設研究機構比香港困難,「因為烏克蘭較少人對創新有興趣。」

Vladi知道,香港不是一般的中國城市,因為他過去多次到中國旅行,試過個人權利被剝削,對中國國情有切身的體會。Vladi舉例指,他兩、三年前到新疆旅行,曾被限制遊覽一些地方,連電話sim卡也被終斷,他當時向官員投訴,惟他形容,官員只給他一些網絡情況不佳等「虛假的理由」。

港府擬修訂《逃犯條例》,他的憂慮都是基於中國,「如果我留在這裡,我不想最終會是在中國,因為某些事而在全國廣播的電視上道歉。」從事電腦研究工作,為何擔心被移交?Vladi回應指,他認為中國對於罪行的界定並不清晰,「不認為中國的法律對所有人都公平。」

來自日本的增田佳苗,背著紅白藍tote bag,手持《蘋果日報》雨傘,與數名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朋友一同參加反送中遊行。吳婉英攝

來自日本的增田佳苗,背著紅白藍tote bag、《蘋果日報》雨傘,與數名香港土生土長的朋友一同參加反送中遊行。

增田從事日本雜誌出版,因工作關係在年半前來到香港,旋即迷上香港的語言、文化,「我好喜歡廣東話。」增田希望留在香港,去年起學習廣東話,她表示,廣東話有很多香港本地元素,很特別,「我公司同事告訴我,香港愈來愈似中國,30年後,或者香港都變成中國(一部份),香港人不會再說廣東話。我不想這樣,所以我學廣東話。」

增田提到,在日本,很多人都會學中文,但通常都是學普通話,而非廣東話。不少日本人也會到中國工作、居留,但他們一般對香港所知不多。增田又指,即使在香港生活的日本人,往往亦不知道香港發生的大事。增田來港後結交了不少本地朋友,從他們口中了解到香港的時政大事,她知道香港與中國不一樣,為了向日本朋友解釋香港發生的事,她開設facebook page「Kanatin in Hong Kong」,用日文講香港的大小事。

增田表示,剛過去的六四,她也到維園參加燭光集會,並發文向日本人講解六四為何重要。增田提到,香港是中國國內唯一可以舉行公開集會悼念六四的地方,她知道中、港之別,在於言論自由,故她出來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很多日本人都不知道今次遊行,所以我覺得我代表日本人參加。」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