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大學生因修例重返街頭:想再為社會發聲


自5年前的雨傘運動完結後,學界對於社會運動的參與一度陷入谷底,先後有退聯潮和大學斷莊潮。五年後的《逃犯條例》修訂,卻讓大學生重新走上街頭,共同反修例。

剛大學畢業的董晴認為,大學生願意再次投入社會運動,是因為現在要面對的不止是政治上的壓迫,更是生活上的壓迫:「雖然明白社運有開始,亦會有結束,但總希望達到初衷。」

剛大學畢業的董晴。區倩怡攝

就讀港大的董晴,2014年傘運時在金鐘佔領區做物資站,從928開始留守到清場。傘運完結後,她覺得見不到希望,有很重的無力感,在社運方面沉寂了很久:「覺得自己做甚麼都沒有用,香港人永遠都只會掛住明天的麵包,而不是更遠大的理想。」之後一段時間,她形容自己很麻木:「那種無力感是讓我(在有社會運動時)不想看Facebook、Instagram,甚至會覺得這麼努力做甚麼?」

董晴說,今次願意出來遊行,是因為見到佔中九子或入獄或負刑責:「對我來說,這象徵著我大學生涯的開始和結束,希望大學最後一年可以為香港做些事,用我作為學生的特權,再為社會發一次聲。」

教育大學三年級學生陳柏燊。區倩怡攝

5年前,還是中學生的陳柏燊曾在佔領區短暫留守,後來仍有繼續送水和物資到金鐘佔領區。清場後,他多次問自己為什麼沒有再為那場運動付出多點:「一直有無力的感覺,但後來讀副學士時反覆思考社運的意義,令我明白了更多。」

陳柏燊現於教育大學讀三年級,他認為這次修例激活了大家:「我從Facebook、連登和新聞看到有關反《逃犯條例》修訂的東西,越看我的滿腔熱血越浮現出來,希望這也能凝聚大家。」

青年人,因為香港人的身分,站出來。周滿鏗攝

現就讀港大三年級的陳同學,5年前傘運時,他一星期有三、四日會到金鐘佔領區。傘運的完結,確實令他無力:「後來發現可能方法錯了,又或者因為有人告發⋯⋯最後好多人都覺得過程中做錯很多事。」

與很多大學生一樣,陳同學在傘運結束後已較少參與社運,但今次修例令他意識到,已到了該重返社運的時候:「政府做了一些大家都接受不了的事時,公眾自然會出聲。」

以往港大學生會一向是學界社運代表,但今年港大學生會「斷莊」。陳同學認為,沒有學生會做領頭羊是最大的問題,但仍有不同系的幹事會,以及宿舍代表會號召同學參與。

至於今次遊行會否有成效,陳同學說:「就算今次遊行過後,條例還是照樣通過,我覺得最大的是國際影響力,這麼多人上街,歷史自然有公論。」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