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那一夜,我們一起貼街招


【撰文:五時四十八分】

六月十日晚上十一時四十五分,原本在床上的我已經準備關燈, 可是隨着六月十二號的迫近,加上昨晚(9日)的遊行結果,雖則數字華麗,可是不值一提。

民陣的遊行雖然能迫使市民對政府表達他們的不滿,可是這樣真的足夠嗎?大會沒有妥善的安排,到了金鐘大家都失去方向。是走或是留?由炮台山往銅鑼灣,雖然距離真的很短我們卻走了五個小時才能到達政府總部。沿途的口號都只是來來回回的林鄭下台、林鄭仆街、林鄭收皮。

說好的逃犯條例呢?二讀修訂案呢?話說到尾到頭來這場遊行都只是政黨的搖錢樹, 沿途的捐款箱比旗幟還要多,走到金鐘大家已經很累很累。最後我們到底敵不過疲勞與睡魔的煎熬,十點多便回家去,只剩下一班年輕人靜坐和等待。

到了十一點多時特區政府發了一份聲明大致內容是市民的意見、遊行人數,我們看到,可是逃犯條例會恢復二讀(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在此同時,在立法會煲底靜坐的年輕人們,因為民陣不反對通知書快將到期,他們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到了午夜,便是非法集會警方有權驅散他們。這時候看到政府這麼「支持」他們,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政府假裝聽不見,那麼暴力的呢?

照片來源: 美聯社
照片來源: 美聯社

一群中學生或大學生,八成人都只是二十五歲或以下,他們沒有裝備、只有熱血。他們沒有領導、群龍無首。他們很多更加沒有前線跟警方對峙的經驗,只有被警方狠狠的毆打。在數年前的雨傘運動,他們大多都只是初中甚至小學生。看見警方的87顆催淚彈向手無寸鐵的市民投擲,因他們還小,只能看着電視機。極其量置身於當時金鐘的室外自修室內,用雙眼自修着老師不能在課室裏任教的科目。

數年後的昨天,他們在立法會煲底內獻出他們的第一次「暴力」示威,身上的「暴力裝備」只有口罩,甚至連一把雨傘一支水也沒有,用汗水及疲勞換來的只有警方的窮追猛打以及步步進逼。那一夜看着電視直播的筆者,徹夜難眠。為學生們感到痛心的同時,更憎恨自己這麼早便離開立法會,未能與他們一起同行。更擔心的是香港的未來,難道真的是覆巢之下無完卵嗎?

到了六月十日,示威後的星期一大家如常上班上課。筆者整天都在網絡上看着新聞,對於昨天的遊行示威,和平理性非暴力,高官忽視,勇武行動、百夫指罵。這個大是大非的時候大家如何是好?晚上有市民在網上響起零零星星的行動,在家中嘆住冷氣的我,天使跟魔鬼正在對抗着。

天使:「做得幾多得幾多,係自己嘅範圍都做最多的事。」

魔鬼:「你做乜都冇用㗎啦,條例咪又係會通過,放棄啦!」

經過數十分鐘的思前想後,筆者還是落了街四周貼街招, 途中的數小時內看見了很多年輕的面孔,他們都很年輕, 而且都知道一個信念就是「今日唔出嚟, 可能我哋以後都永遠出唔到嚟。」這一夜原來真的沒有領隊、沒帶頭,大家都是要做該做的事而已。

網絡照片

在這個大是大非的年代,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事是最為重要。這晚大風又大雨,這幾十個人其實大可安在家中,享受著冷氣以及高床暖枕。可是為甚麼眾人要在黃色暴雨和時速70公里陣風下也要四處貼街招?難道真的是「得閒冇嘢做想搞事?」

其實我們想表達的是「多一個出嚟,真係多一個就差好遠㗎啦。」 雖然以後未來是個迷,可是我會記住今晚在街上遇上,去貼街招的每一位年輕人,這晚的月色份外明亮。星星之火,希望真的可以燎原。

又一個徹夜難眠的早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