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匿名七十後回應「 匿名七十後對〈一封來自九十後的匿名信〉回應」


本文作者「也是匿名七十後」按語:拜讀貴網2019-6-14的讀者來論:「匿名七十後對〈一封來自九十後的匿名信〉回應」> 後,氣憤不平,難以自已,深恐年輕人以為七十後都是犬儒之輩,自此鄙視吾等,特此撰文辯解一二。

編者按:黑色字是〈一封來自九十後的匿名信〉原文;紅色字是「匿名七十後」回應;藍色字是「也是匿名七十後」對「匿名七十後」的回應。

周滿鏗攝

我相信於這一刻,許多九十後以至零零後都面臨心理崩潰的狀態。因為我們又一次成為了備受社會各方責備的一群「暴徒」。

作為曾經年輕過的七十後,我們心裡也不好過,因為我們無法完全理解你們的各種行為。

不止是九十零零後,各年齡層各政見的市民心裡都不好過,自由社會的人民就是要承受另一方的意見,反對,甚至攻訐,雖然這有時令人沮喪,不過相比起深圳河以北的人民, 這就是另一種的幸運。

我明白社會各界對逃犯條例甚至昨天的集會有著不同的看法,但我懇請社會各界 停止對年輕人的責備,並稱呼我們為「暴徒」。這個稱呼對於我們的傷害難以想 像,特別是由香港行政長官的口中說出。若果你真的認為你是我們香港年輕人的 母親,懇請你三思這稱呼。因為我相信於這世界上,無論其兒女有多反叛或任性, 並沒有一個母親會以如此狠毒的言語來形容其兒女。

我也明白年輕人對逃犯條例的訴求,但以粗暴的方式堵塞佔據交通要道、自制各 種不同類型武器衝擊立法機關等場地,除了以「暴徒」來形容你們,我找不到一個更恰當的名詞。

如果暴徒是指進行粗暴行為和用武器衝擊的人,年輕人不用怕,相信全世界都看到十三號誰也是暴徒,很多全副武裝的暴徙無理由無預警攻擊明顯無攻擊行為的人,有人故意摔倒合作被截停的人,有人蜂湧拳打腳踢倒地捲縮的人,有人射擊幾十米外鐵馬後的人,有人不停用化學物噴射坐著但想離開的人。以上被錄影到的人士,都是披制服領公餉的支持政府的暴徒而已,所以年輕人們不是孤獨的。

這種暴力抗爭令社會年輕一代產生一種錯覺,就是訴求的終極手段只能透過暴力解決。

不要太攻治潔癖了,放眼世界回望歷史,有什麼向強權的訴求是一班人皆大歡喜大結局BBQ爭取得來?閣下多次叫人發揮創意,似乎你不是食腦之人,那麼不如做一做資料搜集吧,好讓搞創意的年輕人溫故知新。

至於特首的比喻,她是以母親的身份說出關愛孩子的行為,這是她的個人感受, 她沒有說過自己是全港七百萬人的母親。作為香港特區的最高決策人,她所作的 每一個決定肯定不能滿足所有人。面對你們「不守法、不合作、不討論」的行為,我認為決策者對你們已經相當包容。

你都說了「比喻」,林鄭月娥當然不「是」七百萬人母親, 正常的人看了她的訪問也不認為她想認子認女,你實在無需為她作出如此多餘的辯解。大家氣憤的就是她貴為國家欽點香港特區的最高決策人,竟然作出如此不論不類的比喻,大家都是成年人,在社會上各有角式,為何反對者就是子,支持者就是母?你覺得甘地是子嗎?馬丁路德金是子嗎?反對就是小朋友扭計嗎?政府法案就是母親的命令嗎?市民一定錯官員一定對嗎?你自稱七十後又識中文,引喻失義就是這情況。至於「不守法、 不合作、不討論」,到底是誰多次指責別人誤解而又不公開會面討論呢?

其實我們走出來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不單止要背負著家庭的壓力,還要面對著前途盡毀的風險,甚至政府和社會各界的指責。但是我們仍然要那麼愚蠢地走上街頭,承受著一切的風險和壓力,向政府作出我們的訴求,只因我們愛香港,只因我們在乎。

你們顛覆社會,影響大部分市民日常生活當然需要很大的勇氣。但請不要以「愛香港」作為藉口,大部分在社會默默工作、辛苦經營的人們卻因為你們的「愛」受到影響。你們的前途可以是一片光明,但你們卻選擇這種手段向政府表達訴求。你們是否一定要以暴力爭取不可?你們創意無限,能否整合一個社會大眾能夠接受的方法爭取?

顛覆社會側言重了,現在社會不是還好地地的運作嗎?1967年時又炸彈又燒車,之後英國人不是對香港人好了很多嗎?甚麼九年免費教育,十年建屋計劃,廉政公署等等不革命先烈們爭取得到嗎?到底閣下的安逸生活在十三號之後有什麼劇變呢?

我們年紀尚輕,或許與香港共同經歷的並沒有上一代那麼豐富。我們的這份愛並不建立於香港為我們帶來的財富或地位,而是建立於身邊的人和事。我們與社會的聯繫建基於一段段的關係和當中的感情。當我們發現香港人的聲音甚至生命不被尊重時,我們感到恐懼,同時亦感到我們心目中的香港正一步步地被改變。我們懷念暢所欲言的自由風氣,我們珍惜屬於香港的獨有文化,我們仍奢望擁有一個尊重香港人聲音的政府。

你說你們對香港的愛「並不建立於香港為我們帶來的財富或地位,而是建立於身邊的人和事」,我想每個人對愛的定義也不盡相同。如果徹底破壞年長一輩多年為香港建立的繁榮與穩定也算是愛的話,那麼社會與你們的關係似乎是互相排斥。我不禁想問你們與社會的聯繫和感情,是建基於何種關係?「 暢所欲言的自由風氣」在香港仍然存在,但在任何一個文明社會也不會接受以暴力行為來表達自由。請你們不要把自由無限擴大,如果自由不受約束,社會的秩序就蕩然無存。

承上,「徹底破壞年長一輩多年為香港建立的繁榮與穩定」,香港今天不是馬照跑舞照跳股照炒樓照起嗎?香港二百年前開埠以來,經歷多少天災人禍,戰亂戕害,騰籠換鳥,不仍然勃勃發展嗎?這次春夏之交小小小風波算老幾?請問你是否住在金鐘道天橋底?如果不是你的安樂窩剛好被拆,應該就是剛好刺痛你的政治神經而已。我勸你不要小看港人的韌性和國家機器的維穩力度,給國家給建制多一點信心,只要能開會,條例一定夠票通過,至於失去的幾天會期,只要各建制議員遲幾日放暑假就可以追回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惜一切,都要走上街頭,捍衛屬於我們的家。

請不要把影響社會安寧說成捍衛,你的所謂「捍衛屬於我們的家」,某程度上是在破獲大家一起辛苦建立的家園,摧毀一切得來不易的成果。

政府連日來的態度、言語、咀臉,都令我們厭惡。「沒有半點心虛」 這一切只令我們不寒而慄。

年輕人對持不同意見人們的指罵、行為、意識形勢都令我們作為年長一輩感到失望。我們反思我們的過失,嘗試理解你們的控訴,換來的卻是一連串對社會各階層構成實質及精神層面的破壞。你們行動前也「沒有半點心虛」, 因為你們把這些不被社會大部份人士認同的行為, 包裝成對香港的愛。

建制人對持不同意見人們的指罵、行為、意識形勢都令我們作為非建制一輩感到失望。我們反思我們的過失,嘗試理解你們的控訴,換來的卻是一連串對社會各階層構成實質及精神層面的破壞。你們行動前也「沒有半點心虛」, 因為你們把這些不被社會大部份人士認同的行為, 包裝成對香港的愛。
彼此彼此,共勉之:)

其實,上一代的批評與指罵只會把我們帶來傷害甚至推向絕望,令到我們許多年輕人感到非常無力和孤獨,所以我再次懇請社會各界停止對我們的指責。就算你們多不同意我們的作為,亦懇請你們不要作質疑我們熱愛香港的心。二十來歲的我們,真的承受不起這個社會對我們的離棄。

誠然,我們從來也沒有離棄你們,我們嘗試以不同方法了解你們,希望能夠解決你們的訴求與煩惱。但熱愛香港是否非要透過這種上街暴力抗爭的方式不可? 更可悲的是,你們以為愛就可以無視一切法紀。現代文明社會的最大特質就是通過大眾討論達成共識。社會上具爭議性的議題從來都不會達至百份百的同意,政策施行者能夠做的就是權衡各方利益, 盡最大努力提供大部分人能夠接受的方法。

如果你同在而又了解,你應該明白警方廉署都引用的報告;世界正義工程二零一九年法治指數:香港16/126 vs 中國 82/126;Fraser Institute – Human Freedom Index: Hong Kong 3/162 vs China 135/162。
你真的了解嗎?你覺得可以袋住先嗎?

六月十三日早晨,香港人如常上班上學,一切彷彿回復平靜。 這就是一天的抗爭所換來的嗎?

經過六月十二日漫長的一日,香港的撕裂已經達至極點。你們帶來的所謂抗爭,不單影響在周遭工作及生活的人,更令大部分在這片彈丸之地營營役役, 沉默不語生活的人們感到更加無力。 因為你們把大家辛苦建立的價值一手摧毀。

我不知道有什麼價值被摧毀,唯唯諾諾?盲從權威?高拜低踩?金錢掛帥?漠不關心?息事寧人?營營役役?沉默不語?你口中所謂的大家,只不過是我一開始所講的另一半意見,很多人的價值觀不是你那一套的。

我不求什麼,只希望廣大市民若果於今天在街道上碰見任何身心疲累的年輕人,希望你們能跟他們說一聲加油。就算你多不同意年青人的行為,至少讓他們感受到這個家的溫暖。這聲「加油」對我們來說, 真的意義非凡。

如果我有機會碰見年輕人,我會向他們說「辛苦了,但請不要破壞我們的香港。」我們對你們的愛,從來沒有減少。

如果我有機會碰見你,我會向你說「辛苦了,但請不要破壞我們的香港。」我對你的愛,從來沒有。

至少,你還在乎。
加油,共勉之。

大家咁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