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殘酷的道別


照片由筆者拍攝

【撰文:古勒馬】

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是一個在「不惑」和「知天命」中忐忑的香港人。

2019年6月9日手拖兒女走到街上,盡量對兩個加起來也不足十八歲的小朋友解釋香港人的「可愛」,香港人不計結果的付出,但是,我不忍心對他們預測香港的厄運。

走到「遠東」時,天已黑,離我們大概一百米突然有人嘗試佔領夏慤道,警察馬上以胡椒噴霧把「佔鐘」的危機解決了。這時候,我很想走上前影相,但是手拖著小孩,這也就是我的牽掛,還是帶著小孩走反方向,決定不影相,不去政總算吧!

香港人實在好。面對一個偽民主,實質是極權政府時,仍然選擇用一個最崇高的民主方式表達,向政府說不。我相信百多萬人中,絕大部分是知道他們的耐性和汗水是不會改變極權政府的,但是他們仍然要表達心中的不滿。明知道沒有结果還要做,這不是最值得珍惜的嗎?百多萬人在炎熱潮濕的夏天,因為人多,花了數小時才行了五公里多的路,秩序井井有條,訴求統一,實在難得。香港人再一次在世界面前顯示出最高尚的公民質素。

遠離人群後,我跟兒女說,「你們要銘記這樣的一個香港。」

我本來是抱持完全絕望的心情上街的,但是我也短暫地被香港人的「真誠」動搖了我的理智。心想,世上真的有人可以冷血到一個地步,能視百萬人民的民意如糞土嗎?不可能吧!可能她終於會被真誠感動呢?順從阿爺換來的「只是」權力,但是臨危勒馬的話,會盡得香港人的心。

原來我也有 "Glass is half full" 的時候。愚蠢得令我有點尷尬。事實證明,現實是殘酷的。遊行完結不到一小時,政府作出了回應。

百多萬人的耐心和汗水,換來的是冷血無情傲慢的回應。

香港人還是認命吧。

香港人既具有無比的忍耐力,也是非常的愚蠢。溫水煮蛙,其實香港人已經有七成熟。自97,政府屢次「蝦到上心口」,香港人以不同程度,不同方式表示不滿。有政治熱血的,也有政治冷感的,但是其實我想,所有人的一個共通點就是我們都感到無止境的無奈。以純理性分析,其實只有兩條路。一是一走了之,不走的話,就要
Embrace,做個「勇敢的中國人」。別無它選。但是人非草木!正如倪匡先生所說,劏魚時把魚從水中拿出來,魚也要「撻幾撻」先至死啦!香港人就是要「撻幾撻」才甘心!

我沒有資格去評「一國兩制」是一個「偉大」還是一個「呃人」的政制。但我所感受到的「一國兩制」,是一個最消磨意志,令人受盡煎熬,最殘酷的道別方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